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二十五)

大学是个充满巧合的地方。

Root加入了Harold所在的小组,研究一些人工智能方面的议题;她没有住宿舍,而是选择了居住在个人隐私保护较好的高级公寓,Harold就恰好住在她的对面;最最有趣的是,Shaw发来的邮件,经过Root调查之后,这位“鸟”先生,毫无疑问地指向了Harold Finch。


Root原先还以为大学会和高中一样无聊呢。

她最后选择瞒下了他的信息,给了Shaw部分调查结果,隐瞒了Harold和她认识的事实;然后借助便利接近,监视他。

就像是Harold可能对她做的一样。


Harold是个挺好的人,在他身上有很多品质,坚持,善良,温和,聪慧。最重要的是,他还很有招女孩子喜欢的魅力。

Root喜欢他轻拍自己的肩膀,然后指出她代码上可以改善的地方。


在她和Shaw打电话说起这一点时,Shaw似乎隔空翻了个白眼,并且毫不留情地把Root这样的表现归于“恋父情结”。

Root在电话亭里头笑,手上玩着硬币,时间快到的时候继续投币。


她不得不保持和Shaw联系的谨慎,准备了数个一次性电话,如果要时间久一点,就随机找公共电话亭。

Root从中找到了几分偷情的乐趣。


Harold的生活很是规律,工作日在小组研究项目,非工作日则在咖啡厅打工,他不缺钱,因此这份打工的工作就显得相当奇怪。

Root本以为这和他的“鸟”先生的身份有关,但在观察了几次后,她发现Harold确确实实是在做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于是她打算在午餐时直接问Harold。

研究组的午餐通常是外卖,只有日本籍的Daizo会带便当过来,但Root不太喜欢吃生冷的东西,所以她拒绝了分享他的食物。Harold通常会给自己泡一杯煎绿茶,Root平常喝果汁或者咖啡,最近喜欢上了奶茶。Harold对Root这一行为不太赞同,并且非常委婉地,用手机发了一份关于奶茶热量值的邮件给她。


“我的运动量很大,不多喝一点,很容易撑不住。”

Root替自己辩解。这并不是撒谎,身为明星的压力就在这里,她最近都被健身教练勒令吃肉了。

“说回到你,Harry,为什么你要在那家咖啡厅打工?”


“我是在体验生活,Root。”

Harold说道,并不意外或者感到冒犯,Root对他表现出来的好奇心和兴趣十分明显,以至于他已经把这当作了Root本身的一种特质。

“另外,咖啡厅的薪水也不错。”


“我不理解。”

Root耸了耸肩,放下了奶茶,开始给自己的嘴里塞一堆草。她皱着眉,这个沙拉的味道真的是太垃圾了。


“服务员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很有规律。在他们之间,我会有一种同样是普通人的感受。”

Harold Finch尽可能地解释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我们是一群怪胎。”

Root挑了挑眉,她选择的言语有一点儿攻击性,招来了Harold有些歉疚的一瞥。Root顿了顿,把气氛调节得更加轻松一些。

“平均智商超过140的那种怪胎。”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Harold引用了一句蜘蛛侠的名言。


“能力越大,乐趣越大。”

Root偏偏要和他对着干。

“和普通人在一起有什么好玩的,在你眼里,他们和一群猴子也没太大区别。”


“我们是一样的,Root,都是人。”

Harold Finch不悦地道,他稍稍板起脸,但那比起Shaw的冷面要好得多了,所以Root根本不怕他。

“当你攻击普通人的时候,他们会感到疼痛,当你被攻击的时候,你也会感到疼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智力或者任何能力的优越感只不过是一种标签,一场幻梦而已。在更大的东西面前,我们都是蝼蚁。”


“你是说共情能力。别那么看我,Harry,我不是什么没有同情心的怪物。”

Root露出一个受伤的表情。


“我无意让你难过......”

Harold Finch连忙道,然后他眼睁睁看着Root迅速地收起了受伤的表情。这下他真的有点恼了,微微别过身子,不去看Root。


“你看,Harry,人类的情感是可以操控的。”

Root转到Harold面前,她撅起嘴。


“......我不是很想继续和你说下去,Root。”

Harold Finch吐出这么一句话。


“你太好了,Harold。”

Root笑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给Harold一点空间。

“但事实是,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尊重。”


Harold Finch张了张口,但是没有辩解,他还记得他这会儿不想和Root说话。


“你感受过来自其他人纯粹的恶意吗,Harry?”

Root继续道,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刀片,夹在两指之间。


Harold Finch受惊一样地后退了一步。


“如果有人,为了金钱,或者权力,或者感情,或者乐趣,用这给你划一道口子。”

Root歪了歪头。

“你认为这个人,值得尊重吗?”


“这不代表所有人。”

Harold Finch深吸了口气。


“我不认为这世界上有纯粹的好人,因此,没有人的生命值得尊重。”

Root收起了刀片。

“圣经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他’。”


“于是没有人拿起石头,因为所有人都有罪。”

Harold知道Root的意思,但他不赞同她的观点。

“即使是你自己的生命,也是一样吗?”


“即使是我的。”

Root用一种笃定的态度说道。


“那么,即使是Shaw的吗?”

Harold Finch的嘴唇抿紧,终于露出了一点儿尾巴。


“......”

Root的胸口一阵紧缩,她撑起一个邪恶的笑容。

“她不会在意的。”


“那么你呢?”

Harold Finch就像是在看落入网中的雀鸟。

Root比任何一刻都要憎恨他的眼神。


“你是否知道,你到底在帮助她做些什么?而这些事情,最终会给她带来怎样惨烈的结局?”

Harold Finch逼近了一步,又问了一遍。

“你真的知道吗?”


“你是什么?某种义警吗?”

Root没有后退,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嘲讽。


“有关的第三方罢了。”

Harold Finch推了推眼镜,他把奶茶递给Root。

“需要喝一点吗?”


Root接过了那杯奶茶。


TBC



 
 

Demon(二十四)

Root是搭夜班飞机离开的,她得参加新生的一些活动,以及那个叫Harold的男孩子约了她再次见面。从Shaw的角度来说,她不理解Root花费好几个小时在路上,从MIT跑到纽约城,到底有什么意义。

但她确实睡了个好觉。


Sameen Shaw在第二天醒过来,一手撑着床,一手划开手机,检阅消息。未读消息有五条,四条都是来自Root,多半又是些稀奇古怪的内容,Shaw就先点进了Reese发的那条。


“别忘了开会,Boss。”


Shaw向后靠,脑袋撞上床板,而那和昨天晚上撞的相比,完全是两种感受。

她越来越觉得她这个黑帮老大当的和公司总裁一样,说真的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管黑帮的破事儿,不管是谁又不守规矩贩毒了,谁又赖账不还了,还是谁又勾结警察打算来个窝里反了。


好吧,别的部分无所谓,如果她能开枪处决几个家伙,那Shaw大概还是很乐意的。

然后Shaw点开了Root的消息。


第一张是图片,Root偷拍的Shaw的熟睡的样子。

Shaw果断把它删掉了。


第二条是文字消息,很好认,莫斯电码,意思是“我差点走不动了”。

Shaw盯了它几秒钟,把它存了下来。


第三条是一串无意义的字符,直到Shaw把它倒过来,才发现是一只狗的图案。

Shaw翻了个白眼。


第四条显然是Root落地后发的,是一条网址,当Shaw点开,就跳转到了Root的ins主页,那儿发了一张Root本人的自拍照,配字是“期待我的大学生活”。

Shaw嗤笑一声,想这回Root会隔多久时间跑回来。


这很有趣,几乎就像是丢回旋镖的游戏。

Shaw知道Root会回来,只是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或者什么时候。某种意义上来说,Root一直在给她惊喜,这是她的一项优点。


然后Shaw起床,准备去开会,这一切是很顺遂的,毕竟她接管这个帮派也有多年了。Shaw适应这个环境,适应Reese替她开车门,Anthony一边开车一边告诉她最新的进展。

Shaw顺口问了几句Root工作室的情况,听到收益的数字之后,差点想再多培养几个艺人出来。


该死的,娱乐产业比卖白粉还赚钱。


“或许我们该把Root叫回来。”

John Reese说道。

“暴露在公众视线下,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她玩得正高兴,别打扰她。”

Shaw滑动Ipad,记忆这场会议的重点,以及几张新面孔。

新人总是最麻烦的,说不定就有警方的卧底。


“这位‘鸟先生’,是个什么东西?”

Shaw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匿名头像,她点开,发现这是最近和帮派开始往来的一位神秘人物。做生意得谨慎,所以通常Cole会接手,把对方的身份调查清楚,像这种连照片都没有的,十分罕见。


“大人物。”

John Reese低着嗓子说道。


“停止扮演蝙蝠侠,你根本就没有他帅。”

Sameen Shaw吐槽了一句。


“噢,我以为我是在配合你,猫女小姐。”

John Reese露出一个龙猫笑。


“......所以,大人物?”

Sameen Shaw这回注意先把自己的音量调到正常了。她责怪Root,这完全就是Root的错。


“非常有钱,是个大主顾,购买了好几批枪械,而且对自己的隐私很看重。Cole认为他请专家消除过自己的痕迹。”

John Reese说道。

“大概是那种内敛的类型,有怪癖的富翁那样。”


“和警方有联系?”

Shaw总有点不太好的感觉,对这个黑影。

直觉救过她很多次的命。


“目前没能发现联系。或者你可以让Root帮个忙?Cole现在都开始问我要Root的签名了,所以我猜她真的很有能耐。”

John Reese建议道。


“可以。”

Shaw拿起手机,给Root打电话。


“想我了?”

Root活泼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背景音有些嘈杂,可能是在公共场合。


“是啊。”

John Reese咳嗽了一声,语气戏谑。


“噢,我就知道你总对我心软,Reese叔叔。”

Root惊讶了一瞬间,紧接着就用上了那种腻死人的口气。


于是John Reese被噎住了,回道。

“你Shaw阿姨有事找你。”


这可太过分了。

Shaw摇了摇头,伸出食指点了点Reese,意思是适可而止。

John Reese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亲爱的,你打算怎么用我呀?”

Root笑得很欢。


“有个家伙要你查一下。”

Shaw冷静地说道,照例无视了Root的双关语。

“资料我稍后给你发邮件。”


“没问题,宝贝,十万刀?”

Root吻了一下电话,对向她走来的Harold Finch做了个“我女朋友的电话”的口型。后者腼腆地笑了笑,然后自发地站住了,没有上前。

他手里拿着份社团的宣传册,朝Root挥了挥,显然是来拉人入伙的。


“......什么?”

Sameen Shaw眨了眨眼。


“已经给你打了半折,这年头消息可是很值钱的,甜心。”

Root理直气壮。


“......行。”

Shaw捏了捏鼻梁,然后挂断了电话。

John Reese露出好笑的表情,就连Anthony也微微翘起了嘴角。


这个小恶魔,嘴巴再甜,几句话换了几个昵称,还是手黑心更黑。


“小孩子,哈?总之问你要这要那的。”

John Reese挡了下嘴,给他的上司留了点面子。


“工作归工作。”

Shaw翻了个白眼。

“这叫做专业。”


“是,女士。”

John Reese已经不忍心再多说什么了。


“对了,你把Root的签名给Cole了?”

Shaw问道。


“还没。”

John Reese耸耸肩。

“Zoe说在ebay上能卖几十刀呢。”


“很好,别给他。”

Sameen Shaw扯了扯嘴角。

“顺便从他工资里扣十万刀。”


TBC

 
 

预知梦

发布了长文章:预知梦

点击查看

 
 

Demon(二十三)

Root翻窗而进的时候,恰好看见Shaw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有洁白的浴巾裹着她的黑发,有水珠从她的脖颈落到锁骨。如果这些还不够,那么,Shaw最喜欢的黑色背心下摆自然地上卷,露出她的腹肌和漂亮的胯骨,以及往下,三角短裤包着的臀,笔直的双腿......

坦白地说,Root差一点就没扶稳窗台,掉下去了。


“你特地为我打扮的吗,亲爱的?”

Root关上窗,靠着玻璃,一边偷笑一边咬着嘴唇。


Shaw对此的反应是把毛巾整团砸她脸上,然后无视她,自己随意跨坐在沙发上,打开体育频道,还有威士忌的瓶盖。


“噢,那么,女士,请允许我......”

Root摊开有些湿润的毛巾,走到Shaw身后,仔仔细细地给她擦干。Root是头一次做这种活计,她模仿着发型师对她会做的那样,但更小心,也更温和,像是在给一只小动物安抚——某种程度上来说,Shaw确实更像野兽,而且她也确实很容易受到刺激而一口气跑得远远的。


她们共同沉默了一会儿,只有电视里的声音在嗡嗡作响。

Root擦完了,她把毛巾折叠好放在一边。


“我以为今天是你入学的第一天?”

Sameen Shaw懒懒地问,Root的手指现在开始给她按摩肩膀了,这可真有趣。来自恶魔的讨好是Shaw所不熟悉的,但这不妨碍她享受,或者,同时兴师问罪。


“确实如此,我还认识了个新朋友,Harold,他是个不错的家伙,你会喜欢他的。他大概是我到现在为止,认识的最聪明的家伙了。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Root松了手,翻过沙发,非常老练地脱掉沾着灰的外套,坐在Shaw旁边,然后递过来一本封面像是上个世纪的口袋书,像在献宝。


“垃圾借口。”

Shaw嗤笑了一声,微妙地放下了Root会在MIT呆够四年才跑回来的想法(之前在法国,这个家伙就是这么做的)。她从Root手里接过书,那是《理智与情感》,她早在高中就读过了,没什么新鲜的。


Root一点儿也不为她的言语恼怒,反而好整以暇地拿手托着脸,做口型让Shaw翻开看看。


Shaw翻开了。

里面是一枚钻石戒指。


说真的Shaw被吓到了,但很快她发现这枚戒指显然是偷来的,尺寸比她的要大上一圈,戒圈内侧还刻着什么“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的惯常话。

Root已经笑开了,她一面摇头,一面说着“噢,你真的以为我这么快就会向你求婚吗?”这样的话。


Shaw现在是愤怒了。


“但我确实想你了。”

Root在此时又恰如其分地蹭过来,她的棕发还染着点儿奇怪的味道,或者那就是MIT的味道吧,毕竟听上去就是个怪咖的集结地。Shaw不快地咕哝着,在给Root一拳还是一个吻之间,最终选择了后者。


Root就这么被她压在沙发上,这只恶魔的小爪子扣着Shaw的背,挑逗般地用爪子尖勾着她的腰。Root亲吻起来当然是很棒的,这不在于她嘴上高价的唇膏香气,或者是刚吃过黑森林巧克力蛋糕,而在于她对Shaw的热情和渴望。


Shaw已经知道她在为自己融化了,而这很好。


“我讨厌学校。”

Root咬着Shaw的耳朵,她这完全就是在任性了。Shaw对此翻了个白眼,挑起那枚戒指,拿钻石冰冷的光面蹭过Root的胸口。

Root立刻就颤抖了,脸颊泛起一丁点儿红色。


“学校对你有好处。”

Shaw这么说道,然后低头吻了一下钻石碰过的地方,把那儿变得火热一点儿。


“你对我才有好处。”

Root这么说,接着一边发出颤音,一边说着她偷窃的过程。她的身体一直都在颤抖,因为兴奋,因为刺激,Shaw其实觉得她挺烦的,但是Root到后来声音就变了调,夹着点哭腔,那倒是十分可以忍受的。


Shaw的头发这回是彻底干了。

Root名正言顺地躺在她怀里,还嫌不够,勾着Shaw的脖颈一下又一下地吻她。


“你要是真的想呆在这里,也一定有你的办法。”

Shaw不经思考地说,她摸着Root的背,指尖沿着脊柱线往下,抽取着Root的力气,直到那只恶魔停下那种黏糊糊的吻,乖乖地落回她怀里,眼睛里泛上迷乱的水光。


“你是在建议我留下来吗,甜心?”

Root笑起来,她看上去十分意动,脸上是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是的,Shaw在这里的时候,她确实什么都不在乎。


Sameen Shaw的心脏就好像被Root拽出来,狠狠地捏了一下。

她意识到自己之前失言了。


“不。”

Shaw说道,Root不满地开始咬她,噢,也可能是满意地咬,谁知道呢?

“我希望你有自己的人生。”


“要是帮派的其他人听到这句话,你的麻烦就大了。”

Root很快又变得支离破碎了,她开始吻Shaw的眼睛,还有鼻梁,还有嘴唇。

“我的‘审判官’阁下......”


Root的手指落在Shaw的胸口,敲击着,像是最精锐的勇士在攻击最坚固的城墙。


“你有一颗炽热的心,Sameen......”

Root单手搂着Shaw的脖颈,嘴唇贴着她的肌肤,下流地吐息着。

“太热了,你要把我融化到天堂去了,宝贝。”


她是在说Shaw是个好人吗?

Shaw有些不快。


“像这样?”

Shaw更深地进攻了,Root忍不住地惊叫起来,她显然意识到这是带有惩罚性质的,于是愈加兴奋起来。


“乖乖上学,乖乖工作,然后呢?”

Root显然是在挑衅Shaw了,用她扬起的眉毛,和晃动的臀。

“或许,吃点煮烂的菜,遵从一夫一妻制?”


“我可没说到那份上。”

Shaw摇了摇头,但她的脑里确实闪过了Root穿着蠢兮兮的碎花裙的样子。

上帝,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这些是你想要的吗?”

Root吻着Shaw的唇,指尖描绘她的下颔。

“你想要我成为你的继承人,所以让我学会洗钱,学会看账;还是想要我成为一个身份干净的漂亮宝贝,所以给我拍电影,把我放在公众的视野之中?”


Sameen Shaw被她问住了。


“没关系。”

Root开始低语,她吃吃地笑起来,露出洞悉人心的恶魔本相。

“我都可以。”


Sameen Shaw看着Root骑到她身上,低下头来,十指紧紧扣进她的。


“只要你想。”


TBC

 
 

Demon(二十二)

Root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

在她亲吻Shaw的时候,她就彻彻底底地知道了。


Root喜欢Shaw的亲吻,喜欢年长的、矮个的黑发女人无礼地将她抓过去,略带冰凉的嘴唇触碰过来,或许还有磕到Root的牙齿。但她喜欢这样,喜欢Shaw吻她,先是单纯地压过来,仿佛要把什么在她皮下躁动的东西一口气发泄出来,然后才用上她成年人的技巧,让Root昏头昏脑地栽进去。


有那么一点儿可怕的是,Root的心跳的很厉害,她可以真的听到肾上腺素在涌动的声音,也能听见自己在吞咽口水。


Root在那一霎那想要后撤,想要逃离,但她的手不听使唤,她的手,她的肩膀,她的胸口,她的心脏都想触碰Shaw,所以她没有退后,她进攻,在Shaw对她做任何事的时候都忍不住露出微笑,直到Shaw疑惑地看过来。


Shaw是体会不到这些感觉的。

这些狂热的,躁动的,同时又忧郁的恨不得去死的激烈心情。老实说,Root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她猜测这就是“喜欢”,尽管这种“喜欢”和Root之前体验的感受不太一样,更加激烈,也更加深重。


但这没关系,Root从来不在意那个,她在意的是Shaw吻她的时候用了几分力气,以及Shaw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浅浅笑容。


几乎就像是Shaw也喜欢她。

Root想,心头没有半分苦涩。因为Shaw就是这个样子,Root早就知道她是个没有感情的人,知道Shaw和普通人不一样。


不一样,但更美好。

Root着迷地想,再一次沉迷在想象中Shaw的眼眸之中。那双眼睛是Root最喜欢Shaw的地方,作为一个黑帮头子,Shaw的眼睛实在是太明亮也太干净了一点。她做任何事都有一种专注和笃定的魅力,即使是她给旁人施加痛苦的时候。Root喜欢看她,喜欢Shaw的眼睛里印出的任何东西。


Root一面想,一面拖着行李箱,就这么慢悠悠地走,有的时候阳光透过树叶闪她的眼睛,Root也不恼,反而因为想起Shaw送她的钻石项链而笑起来。

她的Sameen呀。


此时此刻,MIT的吸引力也降低了。Root甚至在认真地规划,办完入学手续,就搭飞机回去,她想再给Shaw一个黏糊糊的告别吻。


但她得师出有名。

Root想着,把行李放在宿舍里,换了条裙子,戴上墨镜,路上有很多人对她注目,甚至还有几个人问她要了签名,自从她的电影上映以来,Root已经很习惯这种事了。但为免更多的麻烦,出了校园后,她挑了人少的地方,靠着地图,钻进了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这家咖啡厅的色调大体是橄榄绿,对眼睛十分友好的颜色,有很轻的音乐,和松散的卡座。这会儿新生大多数都在学校里参观,所以店里坐着的大多是年长一些的学生,有的抱着笔记本,有的拿着书,有的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各自为政。


Root给自己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然后窝进了一个位置正好的沙发,偷眼观察着店里书架上的藏书。


她思考着,偷走一本,然后送给Shaw,是不是个可以接受的借口。

运气好的话,Shaw说不定会揍一顿她的屁股呢。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穿着白衬衫,配一件西装马甲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Root瞥了他一眼,这个男孩儿走路很稳,气质沉静,而当他走到书架前,开始做整理工作时,眼睛里有痴迷的光一闪而过,这让Root想起了Hannah,Hannah很喜欢书。


Root因此多看了这个侍应生一会儿,他有一双棕绿色的眼睛,嘴唇很薄,没有什么攻击性,给人几分小动物的感觉,事实上,他还有些可爱。


如果她偷走了书,这个小侍应生说不准挺难过。


这样的思绪在Root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站起来,摘下墨镜,夹在衣襟上,自然地倚着书柜,撩动长发,目光先落在名牌上,然后朝那个侍应生打招呼。


“你好呀,Harold。”


“你好,女士。”

Harold点头示意,他露出一点腼腆的笑容。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我很喜欢一个人,想要问ta要个号码,你觉得你能帮我拿笔和纸过来吗?”

Root说道。她也笑,但出人意料的是,Harold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的笑容而像普通人一样放松警惕,被她支开。甚至,他居然上前了一步。


Harold与Root几乎一样高,透过眼镜,他那双眼睛显得有些大,像是某个夸张的卡通人物;他站得很近,所以Root等于被他圈在了那里,动弹不得;Harold的嘴唇微微绷紧,严肃而不赞同的模样没由来地让Root心里一动。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Root散漫地想,没有放弃偷书的动作,这很大胆,但也很刺激。

但是她的手被Harold抓住了。


那个男孩儿不着声色地分开她的手指,把她试图放进袖子里的口袋书勾出来,再大大方方地把她的手从臀后牵到明处。

最后,Harold的另一只手从胸口的口袋里摸出一只水笔,在Root掌心飞快地写了一串数字。


很痒,Root忍不住动了动手心,对这个男孩儿的兴趣更浓了。

是个心善又有洞察力的家伙。


“我的号码怎么样?”

Harold抬起眼来,又是那副有点羞涩的模样了。

Root几乎要为他的魅力鼓掌了。


如果Root是单身,没准会愿意和他约会呢。但是这个人打扰了她飞回去亲Shaw的行动,Root于是小心眼儿地凑到他耳朵旁边,威胁地说了一句:

“我女朋友从过军。”


Harold于是就像个兔子一样地颤了颤,眼睛里却闪出几分兴趣来,要不是Root观察仔细,差点被那副偏老式的框架眼镜给蒙蔽了。


“我猜这一条消息可以卖个好价钱,Root女士。”

Harold不动声色地在Root面前晃了晃手机,上面的录音键十分刺眼。

Root的笑容僵住了,这个男孩儿从一开始就认出了她的身份?


更重要的是,录音这一招明明是她常用的。


“我请你喝杯咖啡?”

Root鼓了鼓脸颊,顺手整理了一下Harold的领带。她很清楚怎么发挥自己的魅力。

“你得对新学生友好点儿呀,是不是?”


“那么,我要一杯煎绿茶,女士。”

Harold有礼地点了点头,他并不因为Root这种拉近距离的举动而露出局促不安的神色,甚至反过来掌控了节奏。


Root歪了歪头,开始觉得大学或许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无聊。

但在Harold转身的时候,她还是偷了那本书。


Sameen还等着她的吻呢。


TBC

 
 

Demon(二十一)

Sameen Shaw醒的比Root要晚几分钟。

她的恶魔趁着这个机会爬到Shaw的身上,居高临下地、安安静静地望着她,唇角有莫名其妙的笑。银灰色的被单因为Root的动作而滑动,从Root的肩头落到腰间,掩下去,层层叠叠。Root长长的棕发触碰着Shaw的脸颊,痒的,以至于Shaw睁眼的时候,忍不住避了避。


于是Root被逗笑了,她低下头,虔诚地吻了吻Shaw的手,然后是Shaw的手臂上的刺青,再然后用舌尖一路舔到Shaw的肩头。


“Zoe会杀了你的。”

Shaw听见她的恶魔这么宣称,她的声音半黏不黏的,往往缀在最后的颤音放大,把音调向下拉,沉的紧,有那么些唬人的严肃。


如果她不是这么贴着Shaw,又或者她没有在笑的话,Shaw可能会把她的话当真。


“为什么?”

Shaw懒洋洋地说,手指沿着Root的脊背往下,挨个地,轻轻按着暗红色的痕迹。

“因为这个,还是这一个,还是......”


Root不时地躲着,她确实有点怕痒,Shaw再次确信了。


“那些都好掩饰,但这个......”

Root扬起了一点儿自然的笑,那种快乐的,小鸟儿或者小猫崽一样的笑。

她侧了侧脑袋,伸手撩开长发,露出脖颈上的掐痕和别的印子。


好吧,Shaw开始反思自己,她对于Root的脖子做的事情或许太糟糕了一点。但这完全是有理由的,比如,呃,好吧,Shaw想,她就是喜欢Root的脖子。

有谁会不喜欢呢?


“某种程度上,你也有份。”

Shaw笑起来,想起Root主动的怂恿和厮缠。


“某种程度上。”

Root舔了舔唇,一点儿也没有惭愧或者羞怯的表情。

“所以,一半一半?”


Shaw其实觉得大部分责任在Root身上,鉴于她昨天的表现,但Shaw是更年长的那个,所以她点了点头。

“一半一半。”


然后Shaw把Root按在自己的胸口,轻轻地吻她。Root的长发在她的手里,一缕一缕,很柔软,缠得很紧,就像那女人被单下的长腿所做的那样。


“你在清晨看起来真漂亮。”

Root吻着Shaw说道,她们在亲吻这件事上保持着默契,并不深切,只是触碰,或轻或重地。这大概是有点黏人的,Shaw想,然后发现自己并不怎么在乎。


“你看上去......”

Shaw顿住,手指抚摸着Root的侧面,从她的手臂,到肋骨,再到胯骨,最后伸进被单里,轻轻地揉着那只恶魔的臀。

“像被人狠狠F过一样。”


Root歪了歪头,露出一点儿恼了的表情,嘴唇也离开Shaw的,任由长发挠Shaw的胸口,然后她开始恶意地朝Shaw的耳朵吹气。


“是、啊。”

Root这么说道,漂亮的牙齿紧紧压着唇。

“某个人就是停不下来。”


Shaw被她的说法一噎,悻悻地转过了脸。

Root于是又凑过来,像猫,像狗,像兔子,像软软的云彩,像一切又轻又小又可爱的东西那样,吻Shaw的嘴。


“难受吗?”

Shaw被她的讨好弄笑了,忍不住伸手抚摸Root的肌肤,从她的耳后到颈前,手掌依照惯性地收紧了一点。Root不自觉地咬住下唇,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好极了。”

Shaw说道,然后把这只恶魔抓下来,肆无忌惮地开始咬她的耳朵。Root很快被她反压在身下,但她也不怕,而是自如地调整位置,靠着柔软的枕头,活像个妖精那样发出诱人的笑。直到Shaw进攻她的要害时,这只恶魔才肯乖顺起来,拿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挠Shaw的背。


Root很快到了,她蹭进Shaw的怀里,安静了可能有两分钟吧,然后又开始用腿的内侧磨蹭Shaw的手。


“精力充沛的青少年。”

Shaw翻了个白眼,往下吻着Root的身体。

她这会儿感觉很怪,不像平常起床那样精力充沛,也没有太多的酸痛——不,她感觉有点懒,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Root又发出那种声音了。

Shaw想,趁着阳光,得以再仔细看这只恶魔的全部。Root显然是享受极了,她闭着眼,嘴唇微张,胸口那儿可爱极了,肌肤细的看不出任何瑕疵,再往下,则有一些淡色的软软的毛发,摆出被犁翻的样子,委委屈屈的。


Shaw吻了吻。

然后她听见手机铃声。


Root几乎是立刻复活了,伸着那条长手臂,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手机。Shaw这会儿有点后悔了,她最后不应该把Root抱回床上的,或许按在浴缸里才是更好的那个选择。

或者桌子,或者沙发,或者地板。


“继续,Sameen。”

Root晃了晃她的腰肢,当作命令。

她显然是个贪心不足的恶魔。


Shaw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她的动作,Root大腿内侧的肌肤于是被她糟蹋得尤其惨烈,一个又一个的复刻昨晚的印记。


“噢,Zoe,我就猜是你。”

Root的声调很自然,甚至还有力气用指尖挑逗Shaw的耳朵。


Shaw对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笑,然后动了动舌头。


“怎...么了?”

Root咬着牙,声音勉强回归了正常。

这挺令人惊艳,因为Shaw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其实在微微的颤动。


这只表里不一的恶魔。


“给我一个小时。”

Root思索道,她放慢了说话的速度,所以一点儿也听不出来,她到底在经受怎样的折磨。


“一个半小时。”

Shaw对她做口型,手指蹭了蹭Root的膝窝。


“不,两个小时。”

Root说道,然后不得不赶紧挂掉了电话。

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显然对刚才的刺激很满意,棕色的眼里充斥着兴奋。


“我们昨天是不是忘记了衣帽间?”

Root挑了挑眉。


TBC

作者:好了,接下来正式走黑帮大佬和她的明星情人的剧情。

 
 

Demon(二十)

我这辈子是搞不懂敏感词的了,走石墨吧。

石墨挂了,走AO3吧。

 
 
1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