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逆转世界2】

作者:精卫填海,nora填坑


Shaw很快意识到,Root是刻意引诱她这么做的。

她上了当,于是十几岁的Sameen Shaw一面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一面不服输又不得章法地亲吻着年长的Root。


她已经输了头一着,那么,不如借着势去征服那个女人。

Shaw是这么想的,或许她自己是知道的,Root不会被任何人征服,除非她心甘情愿,只是不甘心不去尝试;或许她是不知道的,只是凭着年轻的愚妄,试图在征服和满足她的偶像中,挣扎着找一个平衡点。


总而言之,Shaw叼着Root的嘴唇,不比拿着枪更容易。

Root的嘴唇比Shaw的要薄得多,就像她的身体也比Shaw要薄,这让她总有一种精致脆弱的气韵,很偶尔的,Shaw也见过那女人蹙着眉,忧愁地像一只金雀鸟,不知道能否逃出困着自己的牢笼。Root当时对她坦言,似乎所有人都想把她关起来。


Shaw也想。

她没有说,但是她想,她想得发疯,她恨不得把Root困在一个地方,好叫她把所有都向自己袒露,让Shaw把她的一切都吃进去,咀嚼个透彻。


于是Shaw现在得以这么对待Root的嘴唇。

她起先只是凭着怒气和不甘心粗暴地含吮,舌头肆无忌惮地勾进勾出,Root的呼吸急促又微弱,像是被她闹得要昏厥过去,但Shaw知道她只是在保持不动的状态观察罢了。等那阵子情绪过去,Shaw发觉Root的嘴唇隐隐有些发烫,几丝挥之不去的血腥味绕着她们的鼻尖,Shaw就张开口,轻轻舔着她的嘴,哄那女人把舌尖交出来。


Root没动。

Shaw舔了一会儿,咬了几下,稳稳地托着Root的后脑,以退为进地放过她的嘴唇,只钝钝地亲她两下,随后便用嘴唇摩挲她的耳根和脖颈。


“Say something.”

Root轻道,但那是一个命令,让Shaw不由得身体绷紧,生出一丝兴奋来。


“Teach me.”

Shaw直视Root的眼睛,Root当然是不会退的,反而上前亲了下Shaw的眼睛。

——这出乎Shaw的意料。


她认为Root会亲她,可能为了惹恼她去亲嘴角,也可能直接报复回来。但Root吻她的眼睛,用早被Shaw弄得又软又湿的嘴唇。

这是什么意思?


Shaw在困惑间迎接了Root的亲吻。

Root富有技巧地撬她的嘴,舔她的唇,有张有弛,有进有退,恍恍惚惚地,Shaw已经和她吻了很久,上衣被丢到一边,身体攀着Root,臀部在Root的掌间。


Root还穿着她土土的西装,领口因为Shaw紧紧攥着而开了许多,露出锁骨,和绕着脖颈的一条细细的银链来,就像被粗苯叶子托着的半开桃花。


“Now, try to undress me.”

Root后退一些,给Shaw喘息反思的空间,她的手掌慢慢握紧,指尖沿着Shaw的臀缝一下一下地划,拇指看似无意地落在Shaw的两腿之间,指甲摩擦着最嫩的一块肌肤。


Shaw回过去吻她,用上了Root的技巧,更多地还是她自己蛮横的路子——如果Shaw全部模仿了Root,她恐怕就没有多余的心力来执行Root布置的任务。Root也很受用,不介意地让Shaw把她平置在床上,也不介意Shaw吻着吻着就开始向下,咬她的脖子,沿着那条银链留下红色的瘀痕。


“最好别留下痕迹,有些人很是担忧别人的看法,会导致他们放不开;更重要的是,这对你自己隐匿痕迹不利。”

Root评点道,手往上,刺激Shaw的腰部。


“It's just you and me now.”

Shaw坚定地看着Root,这让那女人成功地晃了下神。

Shaw在同一刻撕毁了她的衬衫。


“Naughty.”

Root笑了起来,她的肩膀上仍旧压着西装和衬衫的一部分,显得累赘,但她的胸口近乎luo露,白白的肌肤甚至是有些晃眼睛的,或许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穿了黑色的胸衣来压着。Shaw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的胸部,她自己的,不夸张地说,比Root的要丰满,甚至更挺翘。


但那是属于Root的一部分。

Shaw这么想着,就觉腿间一股热流,同时耳边传来Root的轻笑,反过来被那女人压住,双腿被顶开,成了背对女人的臣服姿势,而那Root自己呢,从Shaw的余光来看,直直地挺起腰来,无一处不骄傲,无一处不熠熠发光。


“Punishment.”

Root这么宣告着,于是巴掌高高扬起又高高落下。

Shaw感到疼痛,她理当也感到羞耻,可惜没有,反而身体兴奋地颤抖。


Shaw把脸埋进枕头。

她倒是有些为自己不羞耻而感到羞耻。


Shaw的臀火辣辣的,然后感到不同于之前的疼痛。

Root在咬她,她的运动短裤被扒下去,她的内裤也被扒下去,Root简单地宣告了她的位置,然后就开始新一轮的舔舐亲吻。


Shaw并没有想到Root会为她kou交。

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会好好享受一番Root的身体,也没有忽略自己被狠狠折腾的可能性,但她没有想到Root会在一开始就满足她的身体。


联想之前落在她眼睛的吻,Shaw握紧了拳,压抑着喉咙的痒。

Root这样亲吻过别人吗?


答案是肯定的,Shaw想也不用想,她应该为此感到愉悦——把她捡回来的Root的确是个极有魅力和经历的女人。

可是,她亲吻过别的女人或者男人的眼睛吗?


Root,有没有长久地凝视着别人的双目,用满是好奇、赞叹和打量的眼神?


“有些人更喜欢自己的女伴发出声音。”

Root道。


Shaw张了张口。


“我不需要。”

Root轻飘飘地说道,朝Shaw舔了舔嘴角。


这是不是在回应她说的,It's just you and me now?


TBC

评论(11)
热度(155)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