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时尚顾问(四)

“待会儿会有个女人从门口走出来,问她要电话号码。”

Shaw抓住送完餐打算离开的男人,塞给他两张绿钞。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长相还可以,由于长期奔波,肌肤是古铜色,这一点很不错;衣着方面,如果是和Root对比,倒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但Shaw还是忍不住整理了一下男人的衣领和头发。


男人脸红了一下,点了点头。

Shaw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她往门口走,打算把Root叫出来。


“是她吗?”

男人小声问道,目光投向门口。

Shaw瞪了他一眼,让他闭嘴,然后直接把他拽到了一边,靠墙掩饰着。


“......小姐?”

男人低头看着Shaw,呼吸有些急促。

可不是每一天都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把他压在墙边的。


或许这是某种暗示?


Shaw恍然大悟,从男人手里抽出预付的钞票,然后把他强硬地直接推走。

她没有发现男人生气又难堪地离开,因为Root在门口。


准确来说,是Root和一个穿休闲服饰的男人在门口。

她已经被精心修饰过了,撇除服装、发型和妆容的部分,皮肤几乎漂亮的在闪光;在她皱眉的时候,也没有明显的纹路,活像是回到了二十岁——Shaw不禁欣慰地点了点头。


男人显然不是送外卖的那种级别,他的皮鞋锃亮,几乎和头发一样黑,戴着金边的眼镜和价值几十万上下的表,衣服虽然随意,但价格也在几千美金左右。

他朝Root露出微笑,有一点轻佻,但鉴于Shaw只是想让Root体会一下修饰过后是有效果的,所以Shaw按捺着,没有上前阻止。


Root没有露出Frey式的微笑,而是嘴唇一抿,藏着嘲讽地朝男人偏过头,耳语了一句。

轻佻先生立刻脚底抹油,溜了。


Shaw从墙后走出来,手里提着外卖,慢慢走过去,尽管她很好奇Root说了什么。

Root立刻发现了她,头歪过来,就像一只猎犬发现了目标。


“你朋友?”

Shaw假装地问道。

Root朝她微微摇头,脸上写着“别装了”的表情。


Shaw想,这女人很聪明,这很糟糕,因为没有一个头脑好使又保守的女人会轻易进入一段恋爱关系,除非恰逢敌手。


“我知道你在看着我。”

Root伸手抹去Shaw脸上的白灰,那显然不是她补的妆。

“和那个送外卖的一起——他外套的袖标露出来了。你从他手里拿走了钱,显然那不是餐费,所以只可能是你打算让他做什么给的小费,但突然行动终止了,而且这件事很可能和我有关。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有那个人朝我搭讪,结合你的职业,一切就很明显了。”


“我请你吃外卖。”

Shaw投降地把食物递给Root。

“你那玩意儿是什么,电脑吗?”


“是啊,它还会咬人呢。”

Root说了个冷笑话,然后抢先笑了起来。

她笑起来很蠢,不是啦啦队员的那种过分无脑的蠢,而是吃到冰淇淋就会笑的小孩子的那种蠢,尽管都是毫无理由的笑,但没那么招人厌。


当然,作为专业人士,Shaw仔细检查了她的唇纹有没有因为笑容而特别明显。事实证明,贵有贵的道理,虽然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你说了什么刻薄话?”

Shaw转移了话题,她现在不想知道Root的嘴会不会咬人,那起码得是下个礼拜的课程。


“不是刻薄。”

Root依样画葫芦地凑过来,呼出的气几乎碰到Shaw的耳朵——Shaw下意识躲开了,她怀疑Root是想实践性地咬她一口。


“我只是告诉他我是Wendy的朋友。”


“谁是Wendy?”

Shaw挑起眉,她自然地仰起头看Root。

那女人似笑非笑,因为护理,嘴唇看上去格外柔软,连她天生自带的嘲讽看上去都像是另一种意味的挑逗。


“过去两个小时差点把我耳朵吵聋的女士。”

Root耸了耸肩。

“那个家伙显然是来等女伴的。很不巧的是,Wendy女士是个,客气来说,不介意分享自己私生活的人。我甚至知道,她上个月刚和他去某个度假村花掉了十二个套//套。”


“十二个!”

Root模仿着Wendy的语气说道,只是不是惊叹和炫耀,而是蔑视。

“从他的脸色和体格来说,我猜他常光顾的药房收入不少。”


“印象深刻。”

Shaw忍不住笑起来,她不得不说,脑子好使的人嘲讽起来非常有趣。

特别是现在的Root已经顺眼了许多。


“我明天还得上班,所以......”

Root的声线里有一种刻意的遗憾。

依旧表演拙劣,Shaw摇了摇头。


“你的发型师已经在等了,我会顺便给你化妆。”

Shaw看了一眼手机。

“一个小时后,我们会在最近的商场,你需要三十套衣服。”


“给我的一生吗?”

Root张了张口,头一次开始算自己的工资。


“不,这个季度的。”

Shaw拍了拍Root的肩膀,那儿的肌肉有些僵硬。

“买完衣服后,你需要见一下健身教练。放心,我会让你在十点半前回家。”


“其实我的工资买完房子之后所剩无几了。”

Root腿肚子已经开始疼了,她努力讨好地微笑。

这对Hannah或许有用,但在Shaw眼里是不及格的——起码低头看人就非常不真诚。


“我刚刚让一个朋友查了一下你的账户余额。”

Shaw笑起来。

“我从来不知道IT那么赚钱。”


要是其他人知道了,别说Root不修边幅,就算她是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也会有从纽约排队到迈阿密的人愿意娶她。


“你知道吗?杀一个人只要十万美金。”

Root突然道。

她认真地看着Shaw的眼睛。


“打一个电话给警察局大概要花十秒。”

Shaw同样认真地回答道,顺便从Root手里把外卖抢了回去。


“......我错了。”


TBC

评论(17)
热度(190)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