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二十二)

Root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

在她亲吻Shaw的时候,她就彻彻底底地知道了。


Root喜欢Shaw的亲吻,喜欢年长的、矮个的黑发女人无礼地将她抓过去,略带冰凉的嘴唇触碰过来,或许还有磕到Root的牙齿。但她喜欢这样,喜欢Shaw吻她,先是单纯地压过来,仿佛要把什么在她皮下躁动的东西一口气发泄出来,然后才用上她成年人的技巧,让Root昏头昏脑地栽进去。


有那么一点儿可怕的是,Root的心跳的很厉害,她可以真的听到肾上腺素在涌动的声音,也能听见自己在吞咽口水。


Root在那一霎那想要后撤,想要逃离,但她的手不听使唤,她的手,她的肩膀,她的胸口,她的心脏都想触碰Shaw,所以她没有退后,她进攻,在Shaw对她做任何事的时候都忍不住露出微笑,直到Shaw疑惑地看过来。


Shaw是体会不到这些感觉的。

这些狂热的,躁动的,同时又忧郁的恨不得去死的激烈心情。老实说,Root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她猜测这就是“喜欢”,尽管这种“喜欢”和Root之前体验的感受不太一样,更加激烈,也更加深重。


但这没关系,Root从来不在意那个,她在意的是Shaw吻她的时候用了几分力气,以及Shaw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浅浅笑容。


几乎就像是Shaw也喜欢她。

Root想,心头没有半分苦涩。因为Shaw就是这个样子,Root早就知道她是个没有感情的人,知道Shaw和普通人不一样。


不一样,但更美好。

Root着迷地想,再一次沉迷在想象中Shaw的眼眸之中。那双眼睛是Root最喜欢Shaw的地方,作为一个黑帮头子,Shaw的眼睛实在是太明亮也太干净了一点。她做任何事都有一种专注和笃定的魅力,即使是她给旁人施加痛苦的时候。Root喜欢看她,喜欢Shaw的眼睛里印出的任何东西。


Root一面想,一面拖着行李箱,就这么慢悠悠地走,有的时候阳光透过树叶闪她的眼睛,Root也不恼,反而因为想起Shaw送她的钻石项链而笑起来。

她的Sameen呀。


此时此刻,MIT的吸引力也降低了。Root甚至在认真地规划,办完入学手续,就搭飞机回去,她想再给Shaw一个黏糊糊的告别吻。


但她得师出有名。

Root想着,把行李放在宿舍里,换了条裙子,戴上墨镜,路上有很多人对她注目,甚至还有几个人问她要了签名,自从她的电影上映以来,Root已经很习惯这种事了。但为免更多的麻烦,出了校园后,她挑了人少的地方,靠着地图,钻进了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啡厅。


这家咖啡厅的色调大体是橄榄绿,对眼睛十分友好的颜色,有很轻的音乐,和松散的卡座。这会儿新生大多数都在学校里参观,所以店里坐着的大多是年长一些的学生,有的抱着笔记本,有的拿着书,有的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各自为政。


Root给自己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然后窝进了一个位置正好的沙发,偷眼观察着店里书架上的藏书。


她思考着,偷走一本,然后送给Shaw,是不是个可以接受的借口。

运气好的话,Shaw说不定会揍一顿她的屁股呢。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穿着白衬衫,配一件西装马甲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Root瞥了他一眼,这个男孩儿走路很稳,气质沉静,而当他走到书架前,开始做整理工作时,眼睛里有痴迷的光一闪而过,这让Root想起了Hannah,Hannah很喜欢书。


Root因此多看了这个侍应生一会儿,他有一双棕绿色的眼睛,嘴唇很薄,没有什么攻击性,给人几分小动物的感觉,事实上,他还有些可爱。


如果她偷走了书,这个小侍应生说不准挺难过。


这样的思绪在Root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站起来,摘下墨镜,夹在衣襟上,自然地倚着书柜,撩动长发,目光先落在名牌上,然后朝那个侍应生打招呼。


“你好呀,Harold。”


“你好,女士。”

Harold点头示意,他露出一点腼腆的笑容。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我很喜欢一个人,想要问ta要个号码,你觉得你能帮我拿笔和纸过来吗?”

Root说道。她也笑,但出人意料的是,Harold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的笑容而像普通人一样放松警惕,被她支开。甚至,他居然上前了一步。


Harold与Root几乎一样高,透过眼镜,他那双眼睛显得有些大,像是某个夸张的卡通人物;他站得很近,所以Root等于被他圈在了那里,动弹不得;Harold的嘴唇微微绷紧,严肃而不赞同的模样没由来地让Root心里一动。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Root散漫地想,没有放弃偷书的动作,这很大胆,但也很刺激。

但是她的手被Harold抓住了。


那个男孩儿不着声色地分开她的手指,把她试图放进袖子里的口袋书勾出来,再大大方方地把她的手从臀后牵到明处。

最后,Harold的另一只手从胸口的口袋里摸出一只水笔,在Root掌心飞快地写了一串数字。


很痒,Root忍不住动了动手心,对这个男孩儿的兴趣更浓了。

是个心善又有洞察力的家伙。


“我的号码怎么样?”

Harold抬起眼来,又是那副有点羞涩的模样了。

Root几乎要为他的魅力鼓掌了。


如果Root是单身,没准会愿意和他约会呢。但是这个人打扰了她飞回去亲Shaw的行动,Root于是小心眼儿地凑到他耳朵旁边,威胁地说了一句:

“我女朋友从过军。”


Harold于是就像个兔子一样地颤了颤,眼睛里却闪出几分兴趣来,要不是Root观察仔细,差点被那副偏老式的框架眼镜给蒙蔽了。


“我猜这一条消息可以卖个好价钱,Root女士。”

Harold不动声色地在Root面前晃了晃手机,上面的录音键十分刺眼。

Root的笑容僵住了,这个男孩儿从一开始就认出了她的身份?


更重要的是,录音这一招明明是她常用的。


“我请你喝杯咖啡?”

Root鼓了鼓脸颊,顺手整理了一下Harold的领带。她很清楚怎么发挥自己的魅力。

“你得对新学生友好点儿呀,是不是?”


“那么,我要一杯煎绿茶,女士。”

Harold有礼地点了点头,他并不因为Root这种拉近距离的举动而露出局促不安的神色,甚至反过来掌控了节奏。


Root歪了歪头,开始觉得大学或许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无聊。

但在Harold转身的时候,她还是偷了那本书。


Sameen还等着她的吻呢。


TBC

评论(12)
热度(93)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