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二十三)

Root翻窗而进的时候,恰好看见Shaw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有洁白的浴巾裹着她的黑发,有水珠从她的脖颈落到锁骨。如果这些还不够,那么,Shaw最喜欢的黑色背心下摆自然地上卷,露出她的腹肌和漂亮的胯骨,以及往下,三角短裤包着的臀,笔直的双腿......

坦白地说,Root差一点就没扶稳窗台,掉下去了。


“你特地为我打扮的吗,亲爱的?”

Root关上窗,靠着玻璃,一边偷笑一边咬着嘴唇。


Shaw对此的反应是把毛巾整团砸她脸上,然后无视她,自己随意跨坐在沙发上,打开体育频道,还有威士忌的瓶盖。


“噢,那么,女士,请允许我......”

Root摊开有些湿润的毛巾,走到Shaw身后,仔仔细细地给她擦干。Root是头一次做这种活计,她模仿着发型师对她会做的那样,但更小心,也更温和,像是在给一只小动物安抚——某种程度上来说,Shaw确实更像野兽,而且她也确实很容易受到刺激而一口气跑得远远的。


她们共同沉默了一会儿,只有电视里的声音在嗡嗡作响。

Root擦完了,她把毛巾折叠好放在一边。


“我以为今天是你入学的第一天?”

Sameen Shaw懒懒地问,Root的手指现在开始给她按摩肩膀了,这可真有趣。来自恶魔的讨好是Shaw所不熟悉的,但这不妨碍她享受,或者,同时兴师问罪。


“确实如此,我还认识了个新朋友,Harold,他是个不错的家伙,你会喜欢他的。他大概是我到现在为止,认识的最聪明的家伙了。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Root松了手,翻过沙发,非常老练地脱掉沾着灰的外套,坐在Shaw旁边,然后递过来一本封面像是上个世纪的口袋书,像在献宝。


“垃圾借口。”

Shaw嗤笑了一声,微妙地放下了Root会在MIT呆够四年才跑回来的想法(之前在法国,这个家伙就是这么做的)。她从Root手里接过书,那是《理智与情感》,她早在高中就读过了,没什么新鲜的。


Root一点儿也不为她的言语恼怒,反而好整以暇地拿手托着脸,做口型让Shaw翻开看看。


Shaw翻开了。

里面是一枚钻石戒指。


说真的Shaw被吓到了,但很快她发现这枚戒指显然是偷来的,尺寸比她的要大上一圈,戒圈内侧还刻着什么“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的惯常话。

Root已经笑开了,她一面摇头,一面说着“噢,你真的以为我这么快就会向你求婚吗?”这样的话。


Shaw现在是愤怒了。


“但我确实想你了。”

Root在此时又恰如其分地蹭过来,她的棕发还染着点儿奇怪的味道,或者那就是MIT的味道吧,毕竟听上去就是个怪咖的集结地。Shaw不快地咕哝着,在给Root一拳还是一个吻之间,最终选择了后者。


Root就这么被她压在沙发上,这只恶魔的小爪子扣着Shaw的背,挑逗般地用爪子尖勾着她的腰。Root亲吻起来当然是很棒的,这不在于她嘴上高价的唇膏香气,或者是刚吃过黑森林巧克力蛋糕,而在于她对Shaw的热情和渴望。


Shaw已经知道她在为自己融化了,而这很好。


“我讨厌学校。”

Root咬着Shaw的耳朵,她这完全就是在任性了。Shaw对此翻了个白眼,挑起那枚戒指,拿钻石冰冷的光面蹭过Root的胸口。

Root立刻就颤抖了,脸颊泛起一丁点儿红色。


“学校对你有好处。”

Shaw这么说道,然后低头吻了一下钻石碰过的地方,把那儿变得火热一点儿。


“你对我才有好处。”

Root这么说,接着一边发出颤音,一边说着她偷窃的过程。她的身体一直都在颤抖,因为兴奋,因为刺激,Shaw其实觉得她挺烦的,但是Root到后来声音就变了调,夹着点哭腔,那倒是十分可以忍受的。


Shaw的头发这回是彻底干了。

Root名正言顺地躺在她怀里,还嫌不够,勾着Shaw的脖颈一下又一下地吻她。


“你要是真的想呆在这里,也一定有你的办法。”

Shaw不经思考地说,她摸着Root的背,指尖沿着脊柱线往下,抽取着Root的力气,直到那只恶魔停下那种黏糊糊的吻,乖乖地落回她怀里,眼睛里泛上迷乱的水光。


“你是在建议我留下来吗,甜心?”

Root笑起来,她看上去十分意动,脸上是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是的,Shaw在这里的时候,她确实什么都不在乎。


Sameen Shaw的心脏就好像被Root拽出来,狠狠地捏了一下。

她意识到自己之前失言了。


“不。”

Shaw说道,Root不满地开始咬她,噢,也可能是满意地咬,谁知道呢?

“我希望你有自己的人生。”


“要是帮派的其他人听到这句话,你的麻烦就大了。”

Root很快又变得支离破碎了,她开始吻Shaw的眼睛,还有鼻梁,还有嘴唇。

“我的‘审判官’阁下......”


Root的手指落在Shaw的胸口,敲击着,像是最精锐的勇士在攻击最坚固的城墙。


“你有一颗炽热的心,Sameen......”

Root单手搂着Shaw的脖颈,嘴唇贴着她的肌肤,下流地吐息着。

“太热了,你要把我融化到天堂去了,宝贝。”


她是在说Shaw是个好人吗?

Shaw有些不快。


“像这样?”

Shaw更深地进攻了,Root忍不住地惊叫起来,她显然意识到这是带有惩罚性质的,于是愈加兴奋起来。


“乖乖上学,乖乖工作,然后呢?”

Root显然是在挑衅Shaw了,用她扬起的眉毛,和晃动的臀。

“或许,吃点煮烂的菜,遵从一夫一妻制?”


“我可没说到那份上。”

Shaw摇了摇头,但她的脑里确实闪过了Root穿着蠢兮兮的碎花裙的样子。

上帝,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这些是你想要的吗?”

Root吻着Shaw的唇,指尖描绘她的下颔。

“你想要我成为你的继承人,所以让我学会洗钱,学会看账;还是想要我成为一个身份干净的漂亮宝贝,所以给我拍电影,把我放在公众的视野之中?”


Sameen Shaw被她问住了。


“没关系。”

Root开始低语,她吃吃地笑起来,露出洞悉人心的恶魔本相。

“我都可以。”


Sameen Shaw看着Root骑到她身上,低下头来,十指紧紧扣进她的。


“只要你想。”


TBC

评论(5)
热度(95)
  1.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