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观测者(中)

“炼金人偶?”

Sameen Shaw非常自然地用手撑地,打了个潇洒的滚站起来,目光落在开门的家伙身上,面上就露出一个‘又是这样’的表情。


“我不是炼金人偶。”

Shaw说道。

她望向Root,那个女人正泡在浴缸里,细腻的泡沫遮掩了一切,但这种日常景象是Shaw从来没有见过的——她见过Root受伤,见过Root痛哭,见过Root崩溃,属于她的Root仿佛永远在寻找快乐,但也永远头上悬着利剑。

这个Root不同,她看上去是真的轻松愉快,没有压力。


这不是她的Root。

Shaw的心脏因为这个事实而紧缩,她以为自己不在意Root是什么样子,也不介意Root和其他人在一起,是的,Shaw会因此生气,但她没有那么在意。Shaw一直以为,她只是希望Root活着,如果除此以外,Root还和她在一起,那就是额外福利了。


直到此刻。

Shaw意识到她很愤怒,她对这个Root的观感是全然的愤怒,愤怒她不是自己想要的模样,也愤怒她身上活泼的气息。

该死的,她介意,她只是想要自己的Root,想要Root和她在一起,安全地在一起。


“哦,Shaw你有个双胞胎或者克隆人。”

Root耸耸肩,项链上的指环微微发出蓝光,就像Sameen Shaw的指环一样。这种光明正大的相配,让Shaw喉头干涩。


与此同时,Root露出水面的肌肤小幅度地颤动,就像一只水鸟随意地觅食,翅膀会做出的动作那样。仿佛是一种召唤,Sameen Shaw翻着白眼向Root走去。但Shaw能察觉到她的快乐,或者说是她们的快乐。


Shaw依旧被不知名的力量定在原地,她试图说话,但是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只是挥挥手,她就做不到了。


“我没有双胞胎,克隆人倒是有可能。”

Sameen Shaw手撑在浴缸两侧,低下头亲吻着Root,她的动作自然而粗暴,胸口的拉链被Root拉到最低,很快她的全身就就浸入水中,和Root紧紧相贴。


Shaw无法形容她的感受。

一方面,她的大脑饶有兴致地欣赏这个画面,像个全然的旁观者;一方面,她感到荒谬的愤怒,这使她更乐意相信这是Samaritan的惩罚模拟。

即使这不是她的Root,即使另一个人长着她本人的脸,Shaw也无法泰然处之。


“我觉得不是,克隆人的性格不会和你完全一致,长相也会有微妙的不同。”

Root扬起脖子,用一种骄傲和温柔的神情注视着Sameen Shaw,后者正忙着亲吻她的耳后,只是以很轻的哼哼声回应。

那几乎算是Shaw表示温柔的方式了。


“这个家伙......”

Root的目光落在Shaw握紧的拳头上,突然撤去了对Shaw的限制。

她的手指顺着插入Sameen Shaw的发丝间,抚摸着底下的肌肤,微微眯着眼,似乎享受的要命。


Shaw知道她在看自己会有什么反应。

她觉得这很有趣,说不定她还思考着一些相当下流的东西——就Shaw对Root的了解来看,她的确没有很多矜持或者羞耻感。


“想加入吗?”

Root挑逗地笑了一下。

Sameen Shaw叹了口气,也望向Shaw,只不过是以一种审视警惕的态度。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Shaw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哇哦,那可真是个有趣的回答。”

Root的眼睛忽地亮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就戴上了一副像是飞行员眼镜的东西,而那上面漂浮着一些文字。

Sameen Shaw这会儿看上去有点恼怒了,显然对被打断,或者Root对和她一模一样的人产生了更多的兴趣而不满,但她只是站起来,挥手弄干自己,双手交叉地站在那儿,像个护卫。


“试试这个。”

Root唔了一声,做了个手势,隔空打开一个柜子,找了找,丢给Shaw一个透明的水晶球。

“把你想要展示给我们看的记忆放进去,然后我就可以确认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真假有那么重要吗?”

Shaw反问。

她不喜欢别人窥探她的记忆,即使那是Root也不行。


“对她说谎,我就杀了你。”

Sameen Shaw挑了下眉。


“你要宠坏我了,亲爱的。”

Root笑了一声。

“如果你真的来自另一个世界,我可以帮你回去。”


Shaw的心猛然抽紧。


“我可能在骗你,可能不是,但你有什么选择呢?”

Root从浴缸中站起来,穿上浴袍,又找出一个同样的水晶球,只不过那水晶球是有色彩的,缤纷且明亮。

“为了展现我的诚意,我会先给你看我和Sameen的回忆。”


“......为什么不呢,反正你已经在全世界面前放过一次了。”

Sameen Shaw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介于讽刺与无奈之间。

“用未成年版本的那个。”


Root歪了歪头,又换了一个水晶球,这次的同样明亮斑斓,只是缺少了黄色的光芒。

Shaw对这里的一切都保持谨慎的态度,但她很快感觉到了熟悉之处。


这就像是Samaritan给她看到的模拟,但不同的是,Shaw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是个旁观者。

其他姑且不论,这个世界的科技或者按他们所说的炼金术,无疑比Shaw所了解的要高级的多——或许Root说把她送回去不是假话。


那么,她可以控制把她送回到什么时间节点吗?

Shaw尽力抑制着自己的希望,她知道这有多危险,在Root死亡过后,光是Root没死的陷阱就踩过数十次。


但她怎么可能不踩进去。

哪怕TM告诉她不可能。

Shaw不信她,有一部分为了Root才肯活下去的Shaw是不会信她的。


Root隐秘地扫了Shaw一眼,若有所思地摸着脖子里的项链。

Sameen Shaw碰了碰她的手背,不是很乐意自己的未婚妻盯着别的人看,即使那个人可能就是自己。


Root低笑了一声,咬住Sameen Shaw的耳朵。

“她看我的样子很奇怪,好像我已经死了。”


Sameen Shaw悚然一惊。

她不着痕迹地扣住Root的手腕,两人随即原地消失。



Shaw步入了回忆中。

这个世界的Sameen Shaw第一次遇见Root,是一个雨夜。

准确来说,Root就是这场雨的源头,Shaw看着她抢夺了一个云朵状的胸针,在被攻击后,捏碎了它——于是天空陡然变黑,下起大雨,她就在雨中消失了,然后出现在了Sameen Shaw的房间里。


“我需要点帮助。”

Root说道,她没有刻意地伪装或者示弱,也没有拿出任何武器。

她的伤口在于腹部,流血不止,看上去离死亡也就一步之遥。


“好。”

Sameen Shaw点了点头,找出了一瓶红色的药剂。

“二十个金币,现金交易。”


“医师协会的人啊。”

Root露出了一个很头疼的表情,随即掏出一个小袋子,丢给了对方。

钱货两清,Root喝下药剂,大概只有五分钟,伤口就不再流血,甚至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你可以在这个房间休息十五分钟,没有其他反应,你就可以走了。”

Sameen Shaw看了看怀表。

那是一块非常漂亮的金色物件,表盘上的数字字体不是Shaw认识的任何一种语言,但十分纤细,指针指到不同的数字的时候,每一种数字变成一种可爱的动物。


“谢谢。”

Root点了点头,呆足十五分钟,然后离开了。


老实说,这个相遇太普通了。

Shaw挑剔起来,除了这个世界本身的特异之处,她和Root的对话或是互动实在太过平淡,在十五分钟里,两个人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这就是她们吗?
Shaw想,她以为她和Root在一起永远不会无聊的,显然,换了一个宇宙,这件事也未必是真的。内心有一个很小的声音开始反驳,这个普通的世界里Root还活着,那就抵过一切了。


Shaw微微晃神,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另一幅画面蓦地闯入她的眼帘。

Root穿着一身黑袍,戴着长鸟嘴面具,只露出一截下巴,而在她身后,Sameen Shaw持着双刀,从天而降地向她攻击。


......

Shaw瞬间觉得这个世界正常了。


TBC

是的,这个世界的Root和Shaw就负责秀恩爱,秀到死那种。

评论(15)
热度(166)
  1.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