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观测者(高一)

Shaw看完了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对她而言,故事的发展是很容易预测的,她知道不管在哪个世界,Root总会因为她的执着而陷入麻烦,并且乐于把Shaw也拽进去;她也知道Harold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会有一番成就——从人工智能之父,到炼金术之父,这几乎是毫无意外的。


令她惊讶的是结局,Root没有死,Shaw也没有死,Harold没有死,在Harold面具里的Reese虽然早就死了,但是灵魂还留着。

这像是个完美世界。


Shaw有一瞬间感到极度的不公平,为什么属于这个世界的Sameen Shaw什么都不用做,在反抗北极光的过程中,每次有危险,都可以用Root为她准备的炼金护符安然离开,她不用经历死亡,精神折磨,回到Root身边又失去对方。


她当然不会为这个世界无恙的Root感到不公平,Shaw只感到欣慰和快乐。


“看来我们的客人需要点食物。”

Root走了过来,这回她的着装正常许多,不像修理工,也不是在影像中的那种炼金师打扮,只是白衬衫配牛仔裤。

Shaw深深地看着她,把这个影像努力记住。


“别盯着别人的未婚妻看。”

Sameen Shaw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语调低沉地发出警告,Shaw并没有被吓到,但Root显然是被唬到了——她的瞳孔放大,嘴角上扬,发出唔的一声。

Shaw再熟悉不过了。


“我会告诉你,属于我的世界的事情。”


Root挑起眉,兴味盎然地凑过来,她低着头,领口开着,露出一点儿白皙的肌肤。

Shaw几乎就要伸手去看她的肩膀。

然而她想起,那里没有伤。


“Root。”

这回Sameen Shaw警告对了人,不属于Shaw的棕发女人双手上举,做出投降的模样,然后笑嘻嘻地递给Shaw一个透明的水晶球。


Shaw或许也应该瞪Root一眼,但她没有力气去那么做。

她没有“任性”的资格。


......


“Wow。”

Root舔着唇,魔法似的摸出两根巧克力棒递给两个Shaw。

“除了死亡的那部分,Wow。”


“并不好玩,Root。”

Sameen Shaw不太赞同,她扬着下巴,有一种Shaw没有的底气。

“我还是比较喜欢我们的世界。”


Shaw想,她也更喜欢这个世界。


“但我很帅啊。”

Root耸了耸肩,她看上去只是把那一切当作一个陌生的故事。

Sameen Shaw无奈地捏了捏鼻梁。


“所以你可以送我回去了吗?”

Shaw问道。

她看着Root,很清楚如果这是她的Root,不会这么给自己的一生做注脚,她的Root会觉得一切理所应当,会认为她有这样的结局,已经不错,至多有一点遗憾,没能和Shaw道别,但也就这样了。


她的Root和她一样,早就存了死志。

不,她们那个世界的队伍里,所有人都如此。


Shaw不认为那样的世界很糟糕,她们努力做正确的事,而且像英雄一样视死如归。

但她的内心有一部分,一小部分,最自私最兽性的一部分,憎恨那样的世界。


“我相信你不是炼金人偶。”

Root看上去有一点遗憾。

Sameen Shaw暗自警醒,默默在备忘录上注明要定期检查Root的炼金室,以防那里出现大量的炼金人偶。


“理论上来说,你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你的身上一定有另一个世界留下的坐标。我只需要找到那个坐标,然后用传送门把你送进去就行了。”

Root说道,她仔细打量着Shaw。

“亲爱的,你不会吃醋吧?”


“......那是什么东西。”

Sameen Shaw露出一个恶心的表情。


“我需要你把衣服脱掉。”

Root于是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朝Shaw说道。


“......让Hannah来做。”

Sameen Shaw假笑着抓住了Root的手。

“我记起来你欠我的炼金武器还没有造好。”


Shaw只想赶紧把这一切都弄结束。

再多呆一会儿,她怕是要被这个世界的Sameen Shaw给丢脸死。


“你能确定把我送回到哪里吗?”

Shaw咬了咬唇。

Root朝她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


“我不知道改变时间线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或许你什么都不记得,或许你只能按照既定的剧本走下去,或许一个微小的改变会导致世界毁灭,即使这样,你还想改变吗?”


“百分之一的机会?”

Shaw小心翼翼地问道。


“更小。”

Root叹了口气。

她的神情异常严肃。


“没关系。”

Shaw闭了闭眼。


“......我都不忍心作弄你了。”

Root笑出了声。

“鉴于一些原因,我不能和你说全,但是,当你回去的时候,你要找到一个人,只要改变那个人眼里的结局,一切就都会改变。”


“一个人?”

Shaw瞪了Sameen Shaw一眼——在她管辖范围内,Root怎么还是这么皮?


“观测者。”

Root认真地道。

“准确来说,每个世界都有一个观测者,只要是ta眼中看见的事情,就都是事实。观测者必须符合一个条件,ta和世界的命运紧紧相连。也就是说,ta有能力改变整个世界,毁灭或者重生。观测者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也没有检测的手段。”


“你有三次机会。”

Sameen Shaw补充道。

“我们可以帮助你来回三次,每一次你都会失去一部分记忆,到第四次,你会什么都不记得,也就没有办法改变结局。”


“好。”


TBC

评论(8)
热度(122)
  1.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