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观测者(高二)

Shaw再睁开眼,发现她正坐在沙发上,和Root十指紧扣。

那女人,她的女人,朝着她的方向望来,缓慢地接近。

然后是枪声。


她还是没得到那个吻。


“混蛋撒玛利亚人。”

Shaw咒骂着,和Root快速准备把Harold送出去。

她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明晰,拯救Root的方案已经在头脑里演练了上千遍,不会出错。


......


“我带着Harold走,让TM和我联系,现在暴露也没关系了。”

Shaw深深看了Root一眼。

她的女人没有犹豫地接过了Shaw的位置。


......


Shaw开着车,TM在耳机中陡然示警——

她猛地转向,没有去挡Harold的枪,而是让整辆车翻了过来,安全气囊在一瞬间弹出,Shaw听见枪响,很清楚她得用最快的速度把Harold和自己弄出这辆车,否则会双双殒命在爆炸里。

远处有警车的汽笛声,所以他们或许还得躲开警察的视线。


“Sameen!”

耳机里是那个女人的声音。

Shaw用小刀割开阻碍,推搡着Harold,两个人以狼狈的姿势滚出了车厢。


看见蓝天的一瞬间,Shaw感到劫后余生的放松。

从这里开始,世界已经改变了。


“我没事,Root,保护好你自己。”

Shaw问道,她掩护着Harold逃亡。

他们朝着地铁站跑。


“TM,你在吗?”

Shaw呼吸急促,这不是因为她在逃跑。

只是因为她要问出口的问题。


“是的,执行人Shaw。”

谢天谢地,不是Root的声音。


“Root依旧活着,是不是?”

Shaw抿了抿唇,一旁的Harold投来略带意外的目光。

Shaw瞪回去,好像他们不知道她们在背地里是什么关系似的。


“是的,执行人Shaw。”


“看着她,不要让她出事。”

Shaw松了口气。

等她回到地铁站,她就要把那个女人绑在行军床上。


“或许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Harold的神情恍惚。

Shaw不甚理解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去多问一声,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Sameen Shaw不擅长安慰人,而且她不认为Harold需要那个。


“我不在乎,我们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Shaw扔掉了耳机,她不能再和TM联系,这样会暴露他们的位置,接下来她得靠着阴影地图的记忆,把Harold安全地带回去。


“你开始了这一切,你就要结束这一切。”

Shaw说道,她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严苛。

“就,一点,别让Root死掉。”


“我会尝试的。”

Harold向她承诺,尽管他看上去很糟糕,但Shaw自己也很糟糕,所以应该没关系。


他们终于回到了地铁站。

Shaw坐在电脑前,命令TM找到Root的位置。


她看见了Root的尸体。


“......你告诉我她还活着!”

Shaw陷入了暴怒,她不得不全力专注于呼吸,才没有砸烂那台电脑。

“你告诉过我!”


“交互界面是在我和你失去联系后,死亡的。”

“我救不了她。”

“我很抱歉,Shaw。”


“删除你的记忆。”

Shaw闭上眼,深呼吸。


“什么?”


“删除你这一天的记忆,Root没有死,你没有看见她死亡。”

Shaw的嗓子沙哑。


“删除我的记忆对局势没有帮助。”


“删除它,给我删除,或者我把你整个关掉!”

Shaw瞪着摄像头。

“我不在乎局势,我不在乎你听见了吗,把你这一天的所有记忆删除,我会救活她。”


“......是。”


Shaw握紧拳头,她还有时间,Root没有死,TM没有看见她死亡,就没有死——有谁比TM更符合观测者的定义?它是最初改变世界的变量。

Shaw往外跑,她记得Root在哪里,她还有机会救她。


“Shaw?”

Fusco在停尸间惊讶地喊出声,但随即,在看见Shaw的表情后,他把空间留给了她。


“Root,你没有死。”

Shaw轻轻碰了碰Root的脸。

在眼角那里有细纹,在肩膀上有伤,耳后的伤痕也在。


这是她的Root。

但是她的Root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


“......TM不是观测者。”

Shaw握住她的女人的手,把未能完成的亲吻完成。

“没关系,我还有两次机会,Root,你说观测者是谁啊?”


“Harold是吗?”

Shaw的声音很轻。

“嗯,我也这么觉得,下一次你就能活过来了。”


Shaw给自己头上来了一枪。


“欢迎回来。我恐怕我们没有多少时间聊天。”

另一个活生生的Root站在她面前。

Shaw没有看她,如果她有愧疚这种情绪的话,那么就是因为这个。可是她不懂愧疚,所以Shaw认为她只是太累了。


“我们得走了,有些人对去往别的时空十分执着。”

Root说道,Sameen Shaw站在她旁边,一把将Shaw拉起。

“走吧,我自己。”


“所以你们会陷入危险?”

Shaw觉得很累,有一些记忆在消失,但她不记得是什么,而她的双脚还在奔跑。

她的眼神落在眼前的棕发上。


......Root,她不应该在迈阿密吗?


“有一点,但我们会没事的。”

Root回头,手里牵着另一个Shaw。

Shaw感到头疼和奇怪,但她很快被推进一个空间。


“这是你的第二次机会。”

Root朝她大声地喊。

“如果你要救我的命,找到观测者,找到那个人,不要让ta看见我死亡。”


观测者?

什么观测者?

Shaw闭上眼睛,最后记得的场景是另一个Shaw身上爆发的金色光芒。


那是什么意思?


TBC

TM不是观测者哦。

评论(11)
热度(101)
  1.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