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观测者(高考)

Shaw眨了眨眼睛。

一个陌生的棕发女人与她十指紧扣,用温柔专注的眼神望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


“你是谁?”

Shaw抽出了自己的手,戒备地从背后掏出枪,抵住女人的额头。


“Ms. Shaw......”

有一个陌生的男人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阻止。

他看上去像一只企鹅。


Sameen Shaw为自己的冷幽默扯了扯嘴角。


“没关系,Harold。”

陌生的女人摇了摇头,示意男人不要乱动。

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地注视着Shaw。


“Root。”

Root这么说道。


“这什么怪名字。”

Shaw翻了个白眼,冰冷的枪口从女人的额头挪到她的脖颈。

“Cole在哪里?”


“Michael已经死了。”

Root叹了口气。

“北极光也解散了。你加入了我们,然后你被敌人俘获了一段时间,造成了你的思绪混乱,现在你回来了。”


“证据。”

Sameen Shaw要求道。


砰——

枪声让陌生男人身体颤抖,他恐惧地看了Shaw一眼,发现并不是她开的枪之后松了口气。


“很快就会有追兵,我们没有时间做那个,亲爱的。”

Root抓住了Shaw持枪的手。

Shaw注意到枪口在那女人的肌肤上印下了一圈淡淡的痕迹。


她为什么要注意这种事情?


“开枪,或者听话。”

Root显然有些烦躁,语带威胁,可声调却算得上小心翼翼。

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Shaw真的开枪。


那个叫Harold的男人则以一种看待核武器的目光望着Shaw。


“到了安全的地方,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

Shaw收回了枪。

Root勾了勾唇角,道了声当然。


Sameen Shaw护着Harold到了楼下,因为显然,他是不善枪械且体力差的那个——Shaw曾经递给他一把枪,但那个男人害怕地缩回了手。

Shaw猜测他大概是这支队伍的首领。


“我需要你跟随着指示回到安全的地方,我会保护Harold离开这里。”

Root说道,她指了指Shaw的耳机。


“我不相信你。”

Shaw拒绝了。

Root持着枪从车后攻击敌人,对方的人手正在增加。Shaw也看的出,现在需要有人留下来拖住他们。


“这个小队就我们三个人吗?”

Shaw冷静地问道。


“显然不是。”

有男人持枪杀入,他很高,脸色有些苍白,但看上去还活着。


“你保护他离开。”

Shaw指了指Harold。


那个男人一句话没说,拉起了Harold,开车走了。


“看来只剩我们两个了。”

Root舔了舔唇。

Shaw瞥了她一眼。


好看。

Sameen Shaw惊讶于自己居然堕落成了一个看脸的女人。

她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


“你能开始解释了吗?”


“你相信身体记忆吗?”

Root抓着她的手,一面防御似地射击,一面给她们找到了一辆车。

Shaw坐上车,下意识地敲击了一下窗户。


防弹玻璃。

她松了口气。


“我不认为我给你展示图片,或者视频资料能让你相信我说的话。”

Root坐在驾驶位上,踩下油门。

Shaw不是很喜欢坐在副驾驶,但她暂且忍受下来。


“我对你能有什么身体记忆?”

Shaw唔了一声。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她什么时候开始吃窝边草了?


“我从来没有说是对我的身体记忆。”

Root朝她歪了歪头,露出了相当可恶狡猾的微笑。

“但之后我们可以试试,Sameen。”


“......”

Sameen Shaw看着反光镜,不太想和这个女人说话。

她才不好看呢。


“Harold现在的情况?”

Root突然问道。


Shaw翻了个白眼,她怎么知道?


“警察局?没问题。John呢?”

Root皱了皱眉。


“所以我们小队还有第五个人?”

Sameen Shaw意识到在耳机的另一边还有一个人。


“你可以这么说。”

Root分心回了她一句。

“哇哦,他的开车技巧真的很有用是不是?CIA不全是废物。或许我也应该学一学。”


那个男人是CIA的人,擅长开车,名字叫John。

Shaw暗自记了下来。


Harold,疑似首脑;John,打手;Root,打手;还有一个神秘的人,可能是负责提供情报。

......Shaw不是加入了什么奇怪的组织吧?


“我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让Shaw呆着。”

Root说道。

“她的记忆产生了混乱,我不认为她可以出任务或者做其他事情。”


“嘿,别擅自给我下定义。”

Shaw警告式地瞥了Root一眼。


“多少次了?”

“不行,我不能让你冒险,一旦你输了,我们就都完了。”

“Harold那里我会去说,不管用什么方式,我不会让他把你关掉。”

“......我不在乎。”

“你得活着,你得使用任何你能找得到的帮手,我们没有多少人剩下了。”


Shaw不是很喜欢这种Root和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人吵架的氛围。


“我们会赢的。”

Root停了车,和Shaw一块儿往巷子里走。

Shaw注意到这里没有任何监控摄像。


“我们输不起。”

Root看了一眼Shaw。


“安全了吗?”

Shaw和Root躲进了一个空置的公寓。

棕发的女人点了点头。


“Good。”

Shaw打晕了那个女人。

有一瞬间Shaw想就把这女人留在这里,然后自己跑路,但最终她把女人搬到床上,绑住她的双手双脚。


总觉得这画面有点熟悉?

Shaw思考着,伸手去摘Root的耳机。


......

没有耳机。


Shaw蹲下来,仔细观察Root的耳朵,在棕发掩盖下有一条伤痕。她伸手抚摸,发现镫骨不见了,但有植入手术的痕迹。

人工耳蜗。


这女人的人工耳蜗里面放了通讯器?

Shaw的胃感到沉重。


“我们没有时间玩这个,甜心。”

Root睁开了眼睛,她晃动着手腕,示意Shaw帮忙解开。

“忙着拯救世界呢。”


“信任问题。”

Shaw摇了摇头。


“......你问我答?”

Root叹了口气,她有点头疼,其中或许有一半是因为睡眠缺失的问题。

这种时候躺在床上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问你答。”

Shaw点了点头,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协调,最终给Root的脖子后面加了个枕头。

现在看上去正常多了。


TBC

我依稀记得Reese有特殊的开车技巧?好像是某种防御手段来着。第五季的剧情记得不太清楚但是也不想再看一遍了TAT如果有和原剧出入的地方就当是二设了吧......

评论(12)
热度(115)
  1.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3.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