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观测者(大一)

Root打量着她的女孩儿。

Shaw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直白又冷静,几乎没有情感波动——老实说,她甚至有一点怀念这个,在从撒玛利亚人那里逃出后,她的Sameen要“多愁善感”的多,并不是说那样不好,只是面对那样的Shaw,Root内心的负疚感翻涌的太厉害了。


最可怕的是,Root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之前专注了,她害怕,害怕Shaw会出事,这种惊慌的状态不适合Root,她从来不擅长这个。


“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Shaw提问了,单刀直入,干脆果决。


Root想笑,于是她就真的笑了,她的Sameen皱起眉,但没有催促她,也没有揍她,所以Root觉得很幸运。

可是,到底该怎么定义她们之间的关系呢?


Root不知道对Shaw来说,她们到底算是什么,队友,朋友,情人,还是更深一层的关系?

她知道的是,对Root来说,Shaw是她百分之九十九点六的命。

没了她,Root照样完成TM的任务,照样保护Harold,保护世界,照样调情,但她只不过是在等待某次巧合导致的死亡而已。


这和Reese的求死之心不同,他能再次找到目标,和人约会,在可能的情况下,他可以好好活着;Root不行,世界上只有那么一个Sameen Shaw,也只有一个为了她而努力活着的Root。


“同事。”

Root最终这么回答,她的Sameen对这个答案似乎不是很满意,但也想不出词语来反驳。

......Root并不意外。


这个Shaw还没有被她软化,被她黑入,也没有和她生过死过,更没有为了她死而复生。


“我们上过床吗?”

Shaw继续问道。


“我们亲热过,但没有。”

Root歪了歪头,枕头很舒服,TM在可能的情况下,会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待遇,能遇到这样的信仰是她的荣幸。


“我觉得我们上过。”

Shaw犹豫地摇了摇头。


Root有点疑惑了。

她脑袋里浮现出一点荒谬的念头——Shaw不会把她和其他人上床的记忆搞混了吧?这种思绪导致她怒火上浮,胸口稍显激烈地起伏了一下。


“我觉得......”

Shaw低下头,用手指拨开Root的衣襟,非常小心、非常犹豫、非常纠结地亲吻了她的肩膀,准确来说,是Root肩膀上那道旧伤痕。


“我亲过这里。”


Root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Shaw从来没有具体和她说过撒玛利亚人对她做的思维实验,但是那些实验的虚假记忆,有很大可能依旧存在于Shaw的脑海。这是Shaw起先不肯回来的原因,她比任何人都知道,最难根除的东西,就是人类的念头。


“我觉得......”

Shaw伸出舌尖,轻轻描绘着,以最仔细地态度向上舔舐,直到Root的耳廓。

她的声音听上去比平常要低沉的多。


Root的身体不争气地发了软。


“你爱我。”

Shaw的嗓音像是一个鬼魂,反复在Root的耳边徘徊,让她感到一阵寒冷与温热的交替。Root想要颤抖,但她的身体已经在颤抖了。


“回答我,Root。”

Shaw轻轻地问。


Root的头脑发出警报,这已经超出了她对Shaw的认知,她所知道的Shaw不会这样拷问一个可疑的犯人,更不可能把那个字放在嘴边。

Shaw是从来不说的,一个“在乎”对她而言,理当是极限了。


“是的。”

Root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唇舌,她可以轻易挣脱那些束缚,她也可以利用Shaw身上的武器将她反制,但是Root做不到。

她不可能对Shaw动手,也不可能真的违反她的意志(在Shaw安全的时候)。


“所以,单相思?”

Shaw抬起头,她的手指抚摸着Root的后颈,偶尔轻轻地用指腹按压。


如果要Root形容,这更像是按摩而不是恐吓。

她于是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


“你就是不能忍住不碰我,是吧?”


“......或许。”

Shaw愣了一下,但她没有收回手,也没有对Root的做派表现出嫌弃。

她只是吻住了Root。


Root说过,她们早就亲热过,尽管没有真的上床,但对于Shaw的吻,Root确实是不陌生的。她很清楚Shaw尝起来是什么气味,也很清楚她的牙齿排布,舌尖的力道。趁势地,Root挣脱了手上的束缚,转而捧住Shaw的脸,感受她女孩儿肌肤的柔软。


Shaw的吻算不上温柔。

Root很清楚,她在亲吻上其实是有点笨拙的,所以Root恰到好处地引导她,控制力道抓着Shaw的长发,把自己毫无保留地贴近。


“你尝起来像是迈阿密的阳光。”

Shaw喘息着,完全不明白自己哪里来的比方。

Root翻身骑在她上方,眼里有一点儿笑意,她的衣襟散乱,肩头还有Shaw的吻痕。


Shaw忽然就觉得,这就是她应得的奖赏,所以Shaw残暴地把她捉过来,手指飞快地探入她的上衣,扯断那条狡猾的内衣带子。

Root居高临下地吻着她,还在笑,以至于Shaw很轻易地就能撬开她的嘴,把她的灵魂从嘴里勾出来,吞进身体里。


“Sameen。”

Root叫她的名字。

Shaw觉得她不能要求更多了。


TBC

虽然短,但是有肉渣啊

评论(17)
热度(143)
  1.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3.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