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观测者(大二)

Root这个怪名字的形象很快变得具体起来。

她不再是一个棕发的陌生女人,潜在的队友或敌人。

Root是一个女人,柔软的,美丽的,然而充满掌控欲,喜爱暴力的女人;她有凌乱但是并不毛躁的卷发,极度适合缠绕Shaw的手指;在她漂亮的五官中,宛如蜂蜜色的眼睛不是最特别的,如同大师雕刻的鼻尖也不是,而是那张嘴,准确来说是她湿润温暖的口腔和灵活有力的舌头。


Sameen Shaw发现很快自己成了被铐住的那个,但她并不想要反抗。

她能够反抗,但是她不想。


这,大概也许,真的不是Root一个人的单相思。

Shaw头晕目眩地想。


“我喜欢你的伤疤。”

Root抬起头,示意地舔了下Shaw的大腿内侧——那是一种宣告占有的姿势,甚至没多少挑逗的意味。


“军队的时候得来的。”

Shaw耸了耸肩,对Root能够分辨伤疤的新旧感到一丝满意。

她兴致勃勃地用脚蹭了下Root,暗示她爬上来一些,Root照做了,她的长手长脚在这种时候非常有用,有一种野兽爬行的美感,尽管,Shaw认为她大概是属于食草类的。


Shaw再次亲吻了Root肩膀的伤疤。

她对那儿可能有一点偏执,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你留给我的。”

Root笑了一下,那是有点纯真、腼腆的笑意,这种表情在她面上出现,并不违和,但她的言语让Shaw忍不住感到胃部下沉。


“精准,美丽,遵守承诺,就像你一样。”

Root吻了下Shaw的眼睛,对于Shaw因此不适地眨眼,报以不含恶意的嘲笑。

“你选择了肩膀,而不是其他致命或者难以恢复的地方,那时候我就知道,你给我留了一块儿柔软的地方。”


Sameen Shaw对这一点持保留态度,她可不是会一见钟情的类型。


“我想要你吻我。”

Root抿了下唇,Shaw不知道她的思维转到什么地方,但女人的语气让人无法拒绝。

于是Shaw照做,亲吻,再一次亲吻,从Root的眼睛(这是出于报复),再到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需要说明的是,Shaw并不是这种人,她对sex当然很感兴趣,但对他人的身体则兴趣不大,坦白来说,她自己的身体已经足够美了。

但女人拥有一把好嗓子,以及温暖的肌肤,再加上她是Root的话,似乎分量就到位了。


Shaw不怎么急切,她知道外面大概还有很多麻烦需要解决,但此时此刻,这是属于她们的。

Root偶尔会因为痒而伸出手,懒懒地挠她一下,但大多数时候,她很顺从,甚至乖巧,Shaw很满意她适时发出的声音,或是肌肤的些微颤抖。


“像我们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概率不超过十万分之一,你知道吗?”

Root望向Shaw。

“我做过算术。”


“那可太糟了。”

Shaw回答道,就她现在的记忆而言,她记得的大部分日子是没有Root的,但是那些日子并不重要,她抚摸着Root的肌肤,耐心地数着那上面的雀斑,觉得这比别的任何事情都要有趣。呃,当然,和射击或者是sex,相比,还要差一些,但是此时此刻,Shaw没有做别的事情的心情。


“我不知道,可能没那么糟,没遇见我之前你要幸运的多。”

Root的手指嵌入Shaw的长发中。

“起码,没有人能压制住你。”


“你的意思是像这样?”

Shaw稍一使劲儿,把Root置于自己身体上方,那个女人赤///裸着贴着她,呼出的气仿佛是潮湿的,招的Shaw口渴。

“那是因为我让着你。”


“嗯?”

Root不怀好意地咬了Shaw一口。

“所以是一见钟情?你第一次见我,可就被绑在椅子上呢。”


“我不记得了。”

Shaw理直气壮。

她才不会输给任何人。


“好的,我记住了,那就是一见钟情。”

Root吃吃地笑起来,伏在Shaw身上,像蝴蝶一样轻。

“噢,Sameen......”


“闭嘴。”

Shaw按住Root,从下向上地去抓她的嘴唇。

Root躲了一下,仿佛在幼稚地证明她比Shaw厉害,然后才骄矜地俯下去,让Shaw肆意亲吻。


“Sameen......”

Root又开始叫她的名字了。

Shaw有一瞬间的恍惚,她忍不住伸出手去碰Root眼角的细纹,去碰她的耳朵,去碰她的肩膀。


活着的。


“你还好吗?”

Root抓住了Shaw的手。

她看上去比Shaw要担心的多。


是的,因为Shaw从来不担心,她只做。


“我不希望你死掉。”

Shaw说道,相当直白。

“我希望你的身体是热的。我希望你呆在这里。”


“你不知道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局面,亲爱的。”

Root抿了抿唇。

“战争需要牺牲,我不会说一定是我,但是你得接受这种可能。”


但这个人绝对不会再是你了,或者Harold。

Root想。


“不行。”

Shaw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不在意战争,我需要你活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那对我而言就足够了,Sameen。”

Root尽力笑了笑。

她躺进Shaw怀里,亲吻Shaw的心窝。


“我需要你承诺。”

Shaw的手掌碰着Root的脸颊,她很认真。

“你说我曾经被捕获,但是我回来了;我需要你做同样的事情。”


“我......”

Root皱起眉,她没有办法承诺,也没有办法对Shaw撒谎。


“听着。”

Shaw抵着Root的额头。

“我对你没有多少记忆,你死了,或许我也不会伤心,我也绝对不可能哭;但是,你活着,我会好受很多。”


“你说了最甜蜜的话。”

Root露出一个苦笑。


“我不需要长长久久,也不需要别的,这个世界如何,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在乎。”

Shaw没有放过她,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焦急。

“我需要你活着。”


“如果我说不呢?”

Root咬住唇。

“我不能对你撒谎,Sameen,我的生命不由我控制,我得为了她奋战到底,这是为了保护你们所有人,包括你。”


“我保护人,不是你,Root。”

Shaw就那么脱口而出了,她随即抿紧唇,感到恼火和......无能为力。


“人人平等的法条到哪儿去了?”

Root故作轻松地扯了扯嘴角。


“别让我的回来毫无意义,Root。”

Shaw看着她。

“please.”


“Cute......”

Root抓住了她的手,有些紧。

“好。我不会死。”


至少不是在你面前,至少不会让你知道。

Root想。


那么接下来,她需要和TM做一个君子协定。


TBC

评论(8)
热度(111)
  1.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弈辛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AQ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
  4.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618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