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Governess(一)

Sameen Shaw十三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决意为她再聘请一位家庭教师。

如果你认识Shaw的话,你就会知道,Shaw不是一个容易教养的孩子,和时下流行的淑女们不同,她喜爱马术,射击,在泥堆里打滚,对文学,礼仪,音乐却兴趣缺缺,唯一拿得出手的才艺就是画画。


要是Shaw只不过是个乡下地主家的女孩儿,或许这还没什么,但是Shaw的父亲是一位国王授勋过的爵士,而Sameen是他唯一的女儿。在她十六岁成人的时候,Shaw需要前往白金汉宫参见女王,别的不论,她的礼仪不能有半点出错。


但是就像之前提到的那样,Sameen不是个容易教养的孩子,她性格固执又冷淡,即使是父母的命令也经常违反,要找到一位合格的礼仪教师不难,但是一位能够制住Sameen的却不容易。Shaw爵士头疼了三个月,终于在老友Hersh的推荐下,聘请了一位叫做Sam Groves的家庭教师。


Sam Groves曾经为女王服务,这表明她自身的礼仪无可挑剔;更重要的是,她原先是一名厉害的军人,从事间谍工作而获得了嘉奖,自身就是一位伯爵,这表明她的才智过人,而Shaw也必须对她表示恭敬。


其实,要不是Sam女伯爵想要放松一段时日,度个假,又和Hersh的夫人Control有旧,她是不可能被聘请当家庭教师的。


可以想见,当Shaw听闻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是没有任何权力拒绝的,不管是对于最尊敬的父亲的命令,还是对于一位伯爵的来临和教育。十三岁的Sameen性格激烈,在Sam Groves伯爵来到的当天,她满怀怒火,干脆的跑出去玩了一整天。


等到她浑身泥点子的回来时,那位女伯爵翘着小拇指拈着茶杯,慢悠悠地坐在Shaw最喜欢的沙发椅上,咽下一口茶。


Sameen Shaw可以预见到她的恼怒,不高兴,带着鄙夷的审视,就和其他和她地位相当的“淑女”们那样。
但是她错了,Sam Groves女爵不是那样的,或者说,Root不是那样的。


“你好呀,我的小Sameen。”
那位女爵放下了手中的茶碗,优雅地起身,然后微微弯腰,用拇指擦掉了粘在Shaw脸颊上的污渍。她的眼睛在笑,真心实意的笑,不是嘲讽,也不是鄙视,而是充满兴趣的,或许有一点恶作剧的那种笑,这足以让Shaw不自在起来,所以她咳嗽一声,不太熟练的稍稍屈膝,往后退了一步。


“你可以称呼我为Root,这是我从军时候使用的名字,我发现它更加亲切也更加适合我。”
Root这么说道,她没有对Shaw那可怜不标准的屈膝礼做任何评点,似乎那并不重要,似乎Root并不是专门被请求来教授Shaw的礼仪。


“我累了。”
Sameen Shaw说道,她理直气壮地迈着步子往餐厅走,准备吃掉晚餐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至于现在看上去很好说话的女伯爵?

她要是不利用这女人的不作为好好逃课,那才叫傻呢。


“停下。”
Root说道,她的口吻是命令式的,这让在家一直接受父亲军事化教导的Sameen下意识地站住了。Shaw身体僵硬,后知后觉地在内心咒骂自己露出的破绽。


那位地位不比她父亲差的女伯爵不甚淑女地蹲下来,伸出干净又漂亮的食指点了点Shaw满是泥点的靴子。Shaw有一种想要把脚抬高,让这位奇怪的女爵亲吻到她的靴子的冲动,但她最终用理智制止了这种想法——这是受到TM女王嘉奖过的女爵,父亲已经反复提醒过Shaw,如果对她不敬,Shaw很有可能会让整个Shaw庄园受到灾祸。


“我可不能让你就这么出现在人前,我的小Sameen。”
Root抬起头,Shaw俯视着她,然后发现那女人有一张很小很小的脸。这很奇妙,Shaw现在长的不高,看到的大多数人都是高大的,让她像一个异类,但现在这个角度,就好像Root比她还要小,就像是她曾经拥有过但是束之高阁的洋娃娃,只不过Root比那个洋娃娃要好看的多了。


她的洋娃娃可没有这么灵动的、美丽的眼睛,也没有这样的鼻尖或是那样的嘴唇,Shaw现在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词汇量的缺乏,并为此感到气短。

或许她应该好好学习文学的。


Root女爵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握住了Shaw的手,稍一用力地让Shaw把手背转过来,然后落下一个响亮无比的、让Shaw几乎感到脸上发红(因为愤怒)的亲吻。

“你是个淑女,我的亲爱的。”


好像这就能解释她对自己手背做的事一样,Shaw愤愤地抽回手。她只听说过男士对女士行吻手礼的,而且,也是对已婚女士,前提还是女士主动示意,Root这个礼仪教师,显然一点都不称职。


“你显然不是。”
Sameen Shaw颇为讽刺地说道,然后转过脸去,下一瞬间她腾空而起——那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女爵将她抱了起来,温热的手臂垫在Shaw的臀部以下,让Shaw如坐针毡地扭了扭。Root的手臂比她父亲要瘦弱的多了,坐着Shaw都觉得不稳当,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即使是父亲,在她十岁过后,也以Shaw长大了为由,不再将她当小孩子对待,这个女人怎么敢这样!


“现在的孩子发育的这么快了吗?”
Root女爵笑了一下,Shaw意识到,她的视线正看向自己的胸部。Shaw愤怒地握起了拳头,但是在她挥出去的时候,没有掌握好平衡。于是Sameen Shaw陡然撞入一片软乎乎的境地,在淡淡的香味中,她感到Root的下巴在她的发丝间动了一下,让她痒痒的。


“好了小脏猫,我得带你先去洗个澡。”


“我才不是......”

Shaw卡了壳,她比起Root确实是小,这身打扮和干净也的确搭不上关系。关键是,Shaw眼前是一片黑色,Root的黑色,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声音透过蕾丝布料时被阻隔的样子。

“......猫。”


“噢,你更像是个狗狗类型的女孩儿,是吗?”

Root的手指抚过Shaw的后颈,十三岁的Sameen感到一阵冰凉和颤栗,忍不住僵住了身体,任由那只手包裹住她,像拎小狗那样把她拎起。Shaw本来想要挣扎,但她总不能用脸去蹭这位女爵阁下的胸吧,那也太奇怪了。


“......”

Shaw没有说话。


“那么就是这样了,小奶狗。”

Root女爵哼着歌把Shaw带进了浴室,Shaw忍不住用手捂住她的嘴,一半是因为Root的歌声实在太过不成调,一半是因为她不想让任何仆从看见自己的模样。Root女爵并没有因为被捂住而停止,她的嘴唇依旧不时动着,呼出暖暖的气流,让Shaw感到指间的肌肤发痒发烫。但至少没有其他人看见Shaw公爵家的小魔王,被这么对待。


“首先,我们得学会洗手。”

Root这么宣布道。

她打开金子制作的水龙头,放出适度的水,然后把Shaw放下来。在Shaw调整好自己的身体,没有摔跤或者绊倒后,Root朝同样金子做的水盆歪了歪脑袋。


Shaw哼了一声,洗手这种事情,她才不需要Root的教授,她已经十三岁了,是个大人了,和母亲几乎一样高。要不是这个奇怪的女爵穿了高跟的靴子的话,她才不会整整比Root矮一个头。


Shaw把双手浸入水中,不太耐烦地晃了晃。她示威一样地看向Root,发现Root正在用手轻轻地揉搓香皂,有细腻白色的泡沫从她的指间溢出来。


“你有一双很有力的手,亲爱的。”

Root低低地笑了一声,用缓慢但无法拒绝的动作将Shaw的双手包裹在她的掌心里。Root的手要比她有力的多,因为Shaw无法挣脱,这就让她的言语显得格外讽刺,Shaw怒气冲冲地瞪向Root的手,那双手要更大,手指更长也更细,像是弹钢琴的老师会乐于见到的那样。


Root先揉了揉,像两片柔软的蚌壳那样,直到Shaw的手背和手心都覆上一层泡沫了,她才细细的清洗起来,指缝当然是不会被放过的,连稍上一些的手腕也没有放过,她的指腹反复摩擦Shaw的肌肤,Shaw能感到肌肤底下血脉明显沸腾起来了,出于怒火(当然了,因为Shaw只懂得愤怒这一种情绪)。


在清水洗净之后,Root用柔软吸水的毛巾裹住她,这让Shaw撇撇嘴。所谓礼仪就是浪费时间,十三岁的Sameen想着,甩一甩再随便擦一下,比这效率要高得多了。她真不懂,这些大人明明一个个有大堆的事情要做,却乐意在这种事情上浪费那么多时间。


“那么,我的小Sameen,你会脱衣服吗?”

Root躬身,与Shaw平视,用她那种会让Shaw恼火的语气说道。Shaw讨厌她叫自己的名字,太讨厌了,以至于Shaw很直接地扯开了自己的上衣,又粗暴地扯开了腰带。


“噢,你并不会呀。”

Root女爵摇了摇头,非常无奈地按住了Shaw的手。她先替Shaw解开了领口的扣子,然后是下一颗,按着顺序,每一颗解开的时候连衣服的摩擦声都是最低的。Shaw咬住自己的口腔内//壁,目光直射入Root那头蓬松的棕发。


她能感受到Root的气息喷洒在胸口的肌肤上,Shaw觉得那很奇怪,因为她的头脑感到一阵晕眩,难道这个女爵身上的香水味,除了洋甘菊的清甜外,还有薰衣草或是别的什么催眠药草的气味吗?但Shaw又并不是想睡觉,她的心脏跃动着,很清醒。


Shaw的上衣被除去,在衣料摩擦过Shaw的肩膀时,Root女爵正在评点它的材质有什么样的作用,Shaw精神并不集中,所以她不知道Root到底具体说了那些词句,那些单词成为了Root声音的载体,反复地晃在Shaw的耳边,让她解析Root说话的音调和每每上扬的颤抖的尾音。


“你穿裤子的样子,很像美人鱼。”

Root抬起头说道,尽管她早就把Shaw的长裤扒了下来,已经在解Shaw的鞋带了。


“美人鱼没有腿。”

Shaw嗤之以鼻,她怀疑Root根本没有常识。但她的语气一定是太软和了,以至于Root还能笑出声,以至于Shaw自己懊恼地跺了跺脚。


“事实上,早期的一些绘画作品中,人鱼是有两条分开的长尾的。”

Root褪下了Shaw的袜子。现在,她的小美人鱼回归了原始状态,除了缺乏修剪的毛发外,没有一处不精致可爱。


TBC

作者:

这一篇是中世纪设定,但是中世纪作者根本不了解,所以基本上都是瞎写的,可以当平行世界看;这一篇会有奇怪的师生关系,但现实中请勿模仿;在微博上放了一部分,征求了意见,决定开的中篇,不会很长;然后其他的坑我会填的,嗯,就是这样。

评论(14)
热度(179)
  1.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