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Marriage (六)

“所以我们还需要去Zoe Morgan那里吗?”

Shaw懒懒地躺在沙发上。

她的目光瞥向在厨房那儿举着刀,切着甜点的Root。


“当然,我们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好,宝贝。”

Root笑了起来。

兔子拖鞋在地上摩擦了几下,伴随着她光//裸的双腿的挪动。


好极了,她在撒娇。

这代表着Root心情很好,但你一定得按照她的意思去做。


“如果你真的想‘解决’我们的问题,”

Shaw翻了个白眼。

“那就别那么烦人。”


“噢,亲爱的,永远不要惹怒一个手上拿着刀的女人。”

Root直起身子,恐吓式地晃了晃银亮的、沾着白色糖霜的武器。

她果不其然地听到了Shaw的笑声。


“拜托,我是个FBI特工,我可以在三秒之内将那把小刀夺过来,或者,横在你的脖子上。”


看,这就是她们之间需要解决的问题。

Shaw依旧对Root撒谎,声称自己在FBI而不是ISA工作,而且,她依旧没有发现她的妻子到底有多危险。

Root端着甜点走到Shaw的面前,唔了一声,坐在她的腿上。


Shaw像个孩子一样地抓了一块吃,另一只手稳稳地环在Root的腰上。


“三秒之内?”

Root舔了下Shaw沾着糖霜的嘴角。

她用刀尖承起另一块,递上Shaw的唇边。


Shaw点了点头,无比自然地张了口。

Root划伤了她的舌头。


“Fuck!”

Shaw猛地抓住了Root的手腕。

她尝到了血腥味,而盘子滑落在地,瞬间碎裂。


上帝,为什么她的妻子非得这么......

Shaw努力做着深呼吸,尽力把杀人的念头压下去。

Caroline有时候会不太对劲,但她只是个普通人,Shaw不能真的对她动手。


“好主意。”

Root挑了下眉。

她居然有脸凑上来,企图吻Shaw的嘴。


Shaw别过脸,Root的吻就落在她的耳廓上,又轻又黏。


“我知道你喜欢疼痛,Sameen。”

Root的嘴唇贴在Shaw的颈动脉上。

她的手指反复地、邀请地、鼓励地揉着Shaw的后颈。


“你的心跳刚刚加快了。”


“不,Caroline,这不是有趣的事情。”

Shaw抿着唇。

她的确感到兴奋,但这不是重点。


Root讨厌Shaw管她叫Caroline的时候,过度保护在刚开始的一年挺有趣的,但Root现在就只想抓着Shaw的头发,拿着枪逼她放弃那种愚蠢的念头。

最麻烦的是,Root是最开始撒谎的那个人,而Shaw讨厌别人对她撒谎。


“你可能会反过来弄伤自己。”

Shaw的手掌短暂地碰了一下Root的脸颊。

这代表她不生气了,但是没有下一次。


见鬼的。

Root咬着牙。


“我换了新的窗帘,巴洛克式的,你喜欢吗?”

Root转了话题。

她知道Shaw有多讨厌那些“多余”的装饰。


Shaw捏了捏鼻梁,叹出一口气,她露出了烦躁和不满的表情,但最终点了点头。


“很好,为了配窗帘,我们得换新的地毯还有灯具。”

Root扬起嘴角。

如果Shaw继续这么无知下去,她活该多受点折磨。


“或者我们不换窗帘。”

Shaw推了Root一把,抓起旁边屏幕陡然亮起的手机。

“那就什么都不用换了。”


“我得去见一趟上司,有新任务。”


“现在?你才刚回家,我们甚至没来得及去地下室......”

Root将发丝别至耳后,下意识地碰了一下那儿的皮肤。

“她”开始说话了。


“只是去拿个文件,不会立刻出发。”

Shaw覆上Root的手背。

她的妻子有这种碰耳朵的习惯,那还挺可爱的。


“我会在七点左右回来,参加社区篝火大会。最早的话,我会在凌晨出发,幸运的话,我甚至可以在家里过夜。”


Root的表情凝滞了一会儿。

Shaw发现她微微倾向一边,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好极了。我也要去公司一趟,差点忘记有个客户要见。”

Root说道。

她看向Shaw漂亮的眼睛,内心叹了口气。


Harry要见她,希望不是他宝贵的号码出了什么岔子。


“Goodbye kiss?”

Root抹了一把Shaw的脸颊。

她真的、真的很想和自己的妻子多处一会儿,现在却连跟踪的空闲时间也没有。


Shaw照做了,但没忘记咬回Root的舌头。


TBC

评论(19)
热度(287)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