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Marriage (十六)

Shaw掐着Root的脖子。

她的妻子艰难地呼吸着,脸上有瘀伤,长发散乱。

Shaw从来都想保护这个女人,但Root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惹怒她。


她到底想要什么?


Root挣扎着抓住了Shaw的项链。

套着她们婚戒的那一条。

她用力地扯着。


Shaw放了手。

Root还没来得及喘气,就揍了上来。

Shaw硬生生挨了两下,火辣辣地疼,她猛地抽出腿上绑着的军刀,横在Root脖子上。


“滚开。”

Shaw用力按了按。

Root的脖子出了血,混着汗流到锁骨那儿。


“绝不。”

Root抓住了Shaw的手腕。

她瞪着Shaw。


用那双棕色的、浸着蜜的、富有生气的眼睛。


“你企图杀了我。”

Shaw说道。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割了Root的喉咙。


就像她不知道为什么Root能从她手上抢走那把军刀。


“你居然敢提离婚。”

Root回击。

她用刀锋贴着Shaw的脸颊。


“我为什么不能提?你是个骗子。”

Shaw嗓子有些哑。

Root微微地瑟缩了一下。


“而你是个瞎子。”

Root深吸了一口气。

“我们结婚四年了,Shaw。”


“五年。”


“你从来不肯了解我。”

Root直视着Shaw。

“你就是那样,一厢情愿地把我当成什么普通的女人对待,不管我怎么暗示,怎么要求。”


“你知道有多少次我想直接对你开枪?”


“来啊。”

Shaw静静看着Root。

Root抿了抿唇。


“来啊!”

Shaw提高声音,骂了一句。


Root动了手。

她划伤了Shaw的脸颊,刀落在地上。

Shaw感到热热的舌头舔了下她的伤口,又疼又痒。


她轻易抓住了Root的长发。

软的,卷曲的,缠绕着她的手指的。

Shaw不得不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沾着血和火药味的空气。


Root的鼻尖莽撞地向下,比起蹭更像是撞,就那么摩挲Shaw的脖颈。

她感到Root的手臂扫向她的身后,空出一片安全的地域。

Shaw被用力地推搡。


“No.”

Shaw用力地扯了下Root的长发。

她甚至掐了下Root肩膀上还在流血的伤口。


God, that feels good.


“No need to be rude, sweetie.”

Root挑了下眉。

她看上去邪恶又高傲,但绝不脆弱。


Shaw舔了舔嘴唇。

她拽着Root的手臂,将她反推向那片干净的地方。

Root就咬她的耳朵,一下,两下。


Shaw甚至不需要撕她的裙子。


TBC

评论(23)
热度(231)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