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SPN AU】SAMS (二)

迈阿密。

Shaw从小型飞机下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点恍惚。

她跟着Root,不到半天,就犯下抢劫、盗窃、伤人三项罪名。


Shaw什么感觉都没有。

像Reese说的,她才是那个应该继承家业的人,特别是这“家业”代表着无止境的杀戮。

但结果是Root。


那个上学会被人欺负,要Shaw课后一个个揍回来的书呆子。

天晓得她是怎么长到比Shaw高一个头的。

而且她还总是吃兔子的食物。


Shaw看向那个女人。

Root擦着猎刀的模样认真专注。

浅蓝色的丝巾衬得她肤色雪白干净。


很难想象她是一个杀手。

即使Root手里拿着刀。

难怪Harold从一开始就认为Root是那个摆脱猎人命运的人。


Shaw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Root在Harold面前把MIT的录取通知书烧掉。

为了Hanna,当然。


多少也有和Harold置气的成分,这女人有时候幼稚得很。


“是一群吸血鬼。”

Root把擦好的猎刀递给Shaw。

她用丝巾把头发绑成马尾。


Shaw的目光掠过她现在暴露在外的脖颈。

面对吸血鬼,这太不合适了。


“多少?”

Shaw的指尖拂过刀面。

她试验性地挥了几下,过去的肌肉记忆复苏了一点。


不多,但应该够用。

吸血鬼很好对付,砍下头就可以。


“够装满一个酒吧。”

Root歪着头。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了几下。


一张详细的地形图。

代表猎物的红色光点,一共是十个。

角落还有个代表吸血鬼的涂鸦。


“说真的?”

Shaw翻了个白眼。

她小时候学过一阵画,Root也跟着学,但每天最大的成就,只是把不同的颜料涂在Shaw脸上。


她说了,Root有时候相当幼稚。


“你还记得。”

Root反过来冲她笑了笑。

就是那种笑,Shaw想,让她想要把Root的嘴角扯到她笑不出来为止。


噢,她小时候真的这么干过,不止一次。


“你的武器呢?”

Shaw扫了眼Root的装备。

手机,腰后两把枪,两个弹匣,腿上绑着小刀。


吸血鬼可不怕那些。

猎人的基本常识。


“我是诱饵。”

Root耸了耸肩,补了点儿香水。

不浓,但对吸血鬼来说就不一样了。


“一个个杀?”

Shaw问道。

天色很亮,吸血鬼不太爱这时候活动,她们有足够的时间。


“那多不好玩。”

Root活动了一下手脚。

她眯着眼睛看太阳的傲慢样子,让Shaw想要踹她的屁//股。


“别担心,我在酒吧里放了点存货。”


“我没有担心这种情绪。”

Shaw条件反射地回道。

她真的没有。


那就是她能安然读五年大学,完全不去想Root在外狩猎会不会受伤的根本条件。

她不在意。


“好吧。”

Root对她做出一个‘你说什么都对’的表情。

真他//妈讨厌。


——Root说的存货指的是炸弹。

Shaw早该想到的。

所以她为什么要拿着砍刀傻兮兮地冲进去?


Shaw坐在酒吧的废墟里,狠狠吸了一口Root倒来的甜味鸡尾酒。

FUCK


“复健的感觉怎么样?”

Root用脚踢了踢她。

鼻尖拱过来,几乎蹭到Shaw的脸颊。


她是狗吗?

Shaw用鸡尾酒上的伞状装饰物挠了挠Root的鼻子。

后者意料之中地打了个打喷嚏。


Shaw起先咬着内腮,然后决定,去他妈的,大声笑了出来。

天,她想念这个。

犯罪、杀戮、捣乱的混蛋Root。


看来她们之间,即使发生了那种事,有些东西还是不变的。

Shaw把鸡尾酒一口气喝完了。


“Sam。”

Root不赞同地叹了口气。

装什么大人,明明就比她大两岁。


“Sam。”

Shaw面无表情地回道。

Root僵住了,少顷,她小小地勾了唇角。


“回酒店吧。”


TBC

评论(9)
热度(193)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