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Governess(四)

“......Sameen是个不好对付的孩子。”

Shaw嚼着牛排,目光瞥过Root的侧脸。她在笑,当然了,因为Root就是这样的,对每一个人都笑,都能用她那种上扬又轻快的语气说话。而且那不是某种肤浅的迎合,不,Root是个狡猾的女爵,所以她擅长用专注的眼神,让你错觉她在认真聆听,这真是可怕的技能。为什么除了Shaw以外,就没有其他人看得出来呢?


“噢,您可太苛刻了,Sameen是个小甜饼。葡萄仁夹心的那种。”

Root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然后啜了口红酒。那绯红色的液体一点儿也没有沾上嘴角,没有弄糊那高昂的唇膏,而是乖顺地流入喉管,再进入食道,它唯一存在的证明,就是女爵轻轻吞咽的动作。


“我很高兴您和她合得来,但只要她犯了错误,请您不要太过宽慈,适当地落下惩罚。Sameen是个好士兵,她从小就是我训练的。”

Shaw公爵严肃地朝Root颔首,他腰背挺直,即使是握着刀叉的方式,也是一股军人的味道。面对他的目光,Shaw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对Root低下头颅。


“我会当一个好士兵的,我的女士。”


“女王陛下不会认同这一点,Shaw爵士。您的家族历代守卫着我们的国家,身为家族的继承人,Sameen得成为一个将军,而不是服从命令的士兵。”

Root的拇指、食指和无名指捏着杯脚,巧妙地运用力道晃动着。她的动作太过随意,身体放松式地后仰,那姿势使得胸口暴//露的白皙肌肤显得更加诱人。如果不是Root的言语里满是警告和不满,Shaw会以为她是在刻意勾引自己的父亲。


或许她真的是,因为即使用那种言辞,Root还是在散发着她的魅力。是的,Shaw十三岁了,她虽然懵懂,但还不至于愚蠢。


“Sameen是我的宝贝女儿,纪律是必要的,这能让她恭顺,成为一个好女子。但我不会让她真的进入军队,和那些浑身汗臭的小子们混在一块儿。即使是女王陛下,也不能苛求一位父亲。”

Shaw公爵皱起眉头,他的目光直直地刺向Root,分毫没有落在她那富有诱惑力的肌肤上。


Shaw不知道她应该为父亲不受诱惑而感到欣慰,还是因为他言语中对自己能力的天然蔑视而愤怒不已。


“噢,所以我们的小Sameen将来得有一位好丈夫。”

Root放下了酒杯,嘴角上扬,似乎并不在意Shaw公爵言语中的尖锐。她看向Shaw,因为醉意而朦胧的瞳孔有些涣散。从Shaw的角度,能看清她的卷曲的漂亮的长睫毛,但是看不清她到底是高兴还是愤怒。


“这是当然。”

Shaw公爵接话道。


“公爵阁下,您觉得我怎么样?是个不错的女人吗?”

Root笑了一下。


那是什么意思?Shaw捏着叉子,猛地站了起来,她动作的莽撞导致长长的桌布被带歪了一角,红酒瓶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蜡烛点燃了那块可怜的布,因为酒水的缘故,一瞬间就蔓延开来,滚烫的热度第一时间向Shaw的脸袭击过来。


Root立刻把Shaw抱了起来,远离火源,在Shaw的父亲能赶到之前——毕竟Root坐在Shaw的身边,而父亲在桌子的另一头。那块桌布已经变成了一条火龙,身体还在不断膨胀,父亲的贴身男仆第一时间往外跑去,寻找水源,其他的女仆慌张地躲开,往门外跑,或是向Root靠近,表情像一群无助的羔羊。


Shaw想,Root管Hannah叫“小羊羔”,并没有说错。


“她没事吗!Sameen,你还好吗!”

Shaw看见自己的父亲用手臂遮住眼睛,以免被火光燎伤,他往Shaw的方向摸索,大声问道。


“她没事。”

Root扬声道,随即因为呛入烟雾而咳嗽了两声,有生理性的泪水溢出她的眼眶,Shaw分外惊奇地盯着看,那是Root的手被划伤时都没有露出的模样,或许是火光的映衬,Root的美丽跟着炙热起来,光是看着,就让人感觉被灼伤。Root抚了一下Shaw的头发,用口型告诉她没事的。


所幸只需一桶水,这场小小的火灾就过去了。

他们没有了吃饭的兴趣,转移到了一旁的会议室,把混乱的房间留给仆人们收拾。Shaw在火灾结束时就从Root的怀里跳了下来,自发地跟在父亲的身后。她的父亲第一时间跪下来,仔细检查她的安全,确认她安然无恙后,朝Root投去感激的一瞥,然后把Shaw拉入怀抱。


那个拥抱维持了十秒钟,久到Shaw觉得,这比父亲这辈子拥抱她的时间都要长了。


“我没事,爸爸。”

Shaw窘迫地看了一眼Root,年长的女爵仪态与刚刚相比,几乎没有变化,除了她拥抱Shaw,导致那条挂在她脖颈上的红宝石项链,稍微挪了挪位置以外。


“我们要为此感谢上帝。但是,你也得受罚,不仅因为你没有好好的用餐,还因为你险些导致了一场祸事。”

Shaw公爵放开了自己的女儿,他正直的性格,导致他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很抱歉,父亲。”

Shaw下意识地站直了。她内心责怪Root,但这场火的确是因她而起。Shaw是个好士兵,她不会推卸责任,她会接受惩罚。但是,Shaw竖起了耳朵,她在想,Root会不会为她开脱一下。呃,不过,就算Root这么做了的话,Shaw也不会感激她的。


Root拉了张凳子坐下,她的双腿交叠着,姿态优雅地像是来参加一场读书会。


“禁足一个月。在我打猎回来之前,我要看见五份圣经的手抄本。”

Shaw公爵命令道。


“是,父亲。”

Shaw低下头,余光瞄着Root。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年长的女爵掩藏在裙摆下的小腿。Root说过要帮她参加打猎的。现在就是她开口的最佳时机了。Shaw会接受惩罚,但她绝对不想错过打猎,拜托,她真的很想去。


“噢,Shaw爵士,您接下来要去打猎是吗?”

Root总算开口了,Shaw忍不住跟着露出一丝笑容,但她没有抬头,很好地从父亲面前掩饰过去了。


“是的,几天后就去。是我们自己的领地,相对安全,大多数的猎物是鹿和兔子,那儿还有非常美丽的湖泊——您感兴趣的话,应当也来。我听说,您的骑射功夫相当不错?”

Shaw公爵邀请道。


“非常慷慨的提议,公爵。”

Root的目光扫过Shaw的身体,Shaw能感觉到,因为她的身体下意识地绷紧了。她在父亲看不到的地方冲Root打眼色。她现在才不在意Root到底对她有什么心思,是好奇还是觉得好玩,Shaw只需要人帮忙把她也带到猎场去。


“我很想去,但是作为Sameen的礼仪教师,我不能把我们的小宝贝放在这里不管。天知道她会做出些什么,您也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性格并不稳定。”

Root用指尖调整了一下项链,把宝石推回了正中间的位置,发出满意的哼声,然后话题一转。

“刚刚爵士还没有回答我,您觉得我怎么样,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吗?”


“您是深受尊重的女爵,所以,当然,您是个棒极了的女人。”

Shaw可以看出自己父亲的窘迫,他的回话一板一眼,但是他显然也意识到了Root的意图,以及她是个多么荒唐的女人。


“我可不是靠当个恭顺的‘好女子’来获得我的爵位的。我在Sameen身上看到的未来,不是她会成为一个怎样好的妻子,而是她会像您一样,忠诚地保护我们的王国。我相信女王陛下也会同意我的观点,鉴于她以往都是如此。”

Root的笑意慢慢扩大,但她的言语并不甜蜜,Shaw可以看见自己的父亲脸色因为气愤而涨红起来。


“Sameen是我的女儿......”


“当然,我无意从您手上抢走Sameen,我只是她的家庭教师,我会尽我所能给她展现尽可能多的未来,最终怎么选择,取决于她本人。”

Root话锋一转。

“让我们来打个赌吧,爵士,这次狩猎带着Sameen去,而我会让您看到她的天赋所在。”


“这太荒唐了!”

Shaw公爵转向自己的女儿。

“Sameen,你来告诉父亲,这个提议......”


“Please?”

Shaw抬头,回忆Root教导她的说话方式,她微微瞪大眼睛,盯着严肃的父亲。她的父亲一时失语,像是被蛊惑了那样低下了头,完成了点头的动作。在他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后,面色羞红,对Root撂下几句愤怒的“你绝对不会赢”的言语之后,就快步离开了。


噢天,Root说不定是一个女巫。

Shaw满意地想。


TBC

小锤第一次吃醋记录:

对象:自己老爸

结果:引起一场小型火灾

评论(9)
热度(127)
  1.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