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Governess(六)

Shaw对于外界的变化总是十分敏感,所以当第一缕晨光透过窗帘爬上她的床角,Shaw就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她的房间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大片的白,使得晨光的每一点变化格外清楚,家具少到不能再少,而且离床很远,就好像她躺在一个四周无人的海岛上,这么布置能让Shaw感到宁静和舒适。


“Sameen小姐?”

门口传来了Hannah的声音,以及,更加重要的是,更远处的餐厅里飘来的食物香气。煎的正好的培根,酥脆的牛角面包和果酱,煎蛋和没有什么意义的蔬菜沙拉,还有Shaw最喜欢的桃子汁。

Shaw立刻精神地应了一声,让Hannah进来。


这次她没有穿束腰,在Hannah替她着装的同时洗漱,速度比之前要快许多。快到餐厅的时候,落地钟才慢慢地发出七下悠长的响。

Shaw下意识地吸了口气,挺起胸膛。


餐厅和往常是一样的,昨夜的混乱就停留在昨夜,新的一天里一切都是崭新又整齐的。长长的猩红窗帘被拉开,大量的太阳光射进来,把房间照耀的很是亮堂,只有挂在墙上的厚实画框挡住的地方、女仆又大又蓬的裙摆底下以及钢琴踏脚的位置,有一些阴影。Shaw爵士在他惯常的座位,手里拿着一份熨烫过的、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晨间报纸。


Root不在这里。

她应该在的,Root还没有结婚,所以她没有在床上享用早餐的权利。Shaw不认为她是个会赖床的人,不,Root是一位伯爵,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所以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那么,难道她是生病了吗?可是Shaw记得她昨天的脸色,红润又健康,难道是因为她没有关窗户,夜间着凉了吗?


“负责Root的女仆是谁?难道她不知道Root是一位伯爵,连早上的服侍都不能好好完成吗?你呆在这里,我很快就回来。”

Shaw语气不善地道,Hannah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自己的小主人转了身,往楼梯那里走。


Root的房门是开着的,Shaw有良好的教养,所以她没有偷看,而是敲了门。


“进来。”

是Root的声音,她听上去并没有生病。Shaw推开门,恍然间以为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看见暴//露在外的白皙的底色,以及洒在上面的光,这和她醒来看见的墙壁很相似,但不同的是,这种底色更加细腻,泛着淡淡的粉,而且并不是全然光滑的,中间是微微凹陷的,大概有Shaw的一指宽,光和影同时存在那里,不打架,也不侵占彼此的领地,好像都为这种美而震撼,以至于能够安稳下来。


那是Root光//裸的背脊。


“......你是裸着的。”

Shaw下意识地关上了门。她的说法其实并不准确,Root并不是全然没有遮挡物,在她脖颈和腰侧有两条很细的丝绸带子,在年长的女爵闻声转过身来的时候,那东西的全貌就展现在Shaw的眼里了。那应该是一种奇特的内衣,Root的胸口是被包裹好的,丝绸的衣料是珠光一样的白,很轻很薄,只需要小拇指一勾就能掉落下来。


“噢,我的亲爱的,你是来邀请我吃早餐的吗?”

Root站起来,她的动作很慢,先是脚趾,再是足弓,落在厚实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那让Shaw想起猫和芭蕾,Root的形象用这两者来衡量的话,比例大概是三比七,因为猫是种傲慢的生物,而Root要更......和软,这大概得归罪于她的嘴唇,有那么柔软的嘴唇的人,说出来的话当然也是软的。


“显然没有其他人来叫你。对于这一点,我很抱歉,Root。”

Shaw没有垂下视线,这里是她的家,而且Root并不羞涩,所以一切都理所当然。Shaw理所当然地欣赏着年长的家庭教师的身体,从肩膀的线条,到露出的小腹,再到短裤下两条又细又长的腿——Shaw发现自己没有那么讨厌裙子这种东西了,因为如果Root不利用它稍加遮掩,光是这两条腿就能把她现有的追求者数量加倍。而那......


“噢,事实上是我睡过头了,我记得有人来敲过门,但我让她走了。”

Root的言语打断了Shaw的思绪。


“睡过头?”

Shaw眨了眨眼,确认这居然是真的。Root的形象扭曲了一下,Shaw得说她现在更像猫一点儿了,因为猫是十分嗜睡的娇贵生物。


“战争的后遗症之一。我得比平常人多睡一会儿,才有足够的精力。”

Root耸了耸肩,她的语气很平淡,不像是在谈论自己,而像是在陈述一个人人都知道的道理。这让Shaw感到不太舒服,但她还不至于感到气愤,但有一些情绪,低低地在她的胃里燃烧起来,像刚刚开始发热的壁炉。


“我替你把女仆叫进来。”

Shaw说道。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Root的脑袋一歪,没有同意,而是朝她招手。Shaw没有动,这回她可不欠Root什么了,当然也就不需要听话。


Root笑了一下。

她为什么要笑?Shaw的抵抗在她看来是什么可笑的行为吗?Shaw思索着,而年长的女伯爵朝她走来。Shaw没有躲,她没有做错事情。Root低下头,蹲下身体,和Shaw齐平,然后把她拉进一个拥抱。


这个拥抱持续了两秒钟吧,Root的手臂圈的不紧,散落在肩头的发丝也不招惹Shaw的鼻子,锁骨也不咯着Shaw的下巴。甚至,Shaw可以说,Root抱起来是很舒服的。她很瘦,Shaw能很容易感受到肌肤底下的骨骼,但皮肤的弹性和温暖补足了这一点。她嗅起来并不令人讨厌,她的呼吸中没有讨人厌的味道,声音不太大也不太小。


“我不需要其他人服侍,去餐厅吧,我一会儿就到。还有,你在早上看起来很漂亮,Sameen。”

Root放开Shaw,她没有解释这一个拥抱,所以这大概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Shaw好像应该更加抗拒一点,但是她并不想要那样,或许是因为Root现在穿着的衣物太少了,或许是因为Shaw不打算一早上就使用暴力。


Shaw离开了那间房间。

但她的耳边还是有Root的声音,这就像是昨晚她睡觉前一样,女爵的言语反复萦绕,像某种听上去不可怕的魔咒。其中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Root的声线很特殊,Shaw没有听过任何人说话像她那样,尾音是颤着的。


餐厅还是那个样子,但更加亮了,Shaw很确定那是因为时间的推移,以及太阳的上升。Shaw向父亲点头致意,然后开始享用她的早餐。在她纠结着把最后那份讨厌的蔬菜沙拉吃完的时候,父亲已经离开有十分钟了吧,Root在这个时候,终于来到了餐厅。


她说了一会儿的,显然Root的一会儿比Shaw想象的要长的多了。Shaw喝了一口桃子汁,把Root的形象再次往猫那里挪了一挪。


Root很安静地吃了早餐,她咀嚼的动作比Shaw见过的淑女们要大一些,也更自然,甚至有一种小孩子的憨态。但没有人会指责她,不仅是因为Root的地位,而且是因为她吃饭的时候,下巴微收,显得那双棕色的眼睛更大了一些。Shaw发现那双眼睛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能消解你的情绪,把那些鼓噪的、不安的、愤怒的全部安抚下去。


Shaw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然后又忍不住移回去,因为,Root的嘴角有一点奶白色的沙拉酱,不是很明显,也不至于狼狈或者失礼。那点颜色,大概停留了十几分钟,才被她用餐巾拭去。


“那么,去图书室吧,我的亲爱的。”

Root放下了餐具,朝收拾餐具的Hannah点了点头。

Shaw注意到她只吃了蔬菜沙拉和半个鸡蛋,喝了半杯左右的牛奶,这在Shaw看来几乎是不可思议的,Root长的很高,而光吃这些草怎么能够让她长的这么高呢?


Shaw怀着疑问跟在她的家庭教师身后,Root走的不快,她可以轻易跟上,但Shaw没有选择走在她的旁边,而是落后一步。这个角度让她能够更好地观察Root,也避免了Root和她聊天的可能。Root的走路姿态当然是无可挑剔的,她的肩膀很平,不弓着身体,长裙裹得有些紧,只在最底下才露出一截光洁的脚腕。


她们到了图书室。

这是一间Shaw很少踏足的地方,有厚重的、满满当当的书架,黑胡桃色的长桌,一套软软的沙发和两个单人扶手椅。图书室有一种天然的宁静,这种宁静是由地上的斜纹毛毯,仅有的一扇透气窗户外能望见的池塘,以及过分的整洁构成的。Shaw不喜欢这种宁静,她讨厌在这里,一个人,被罚禁足或是抄写。


现在Root在这里了。

Shaw站在她的家庭教师的身后,发现这间书房和以往有些不同,在长桌上,Root的身前,多了一个黑色的手提箱。那个手提箱应该有两层,第一层是打开的,所以Shaw很容易就看见里面的物件:十把漂亮的拇指宽的小刀,一叠人像。


Root随手拿起一把小刀,她的食指一顿一顿地点着刀背,黑色的指甲衬着银亮的刀片,让Shaw忍不住吸了口气。


TBC

今天的文有beta啦,感谢秦隐辛君的大力帮忙!

评论(11)
热度(114)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