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十四)

Root知道Shaw不安好心。

但Root喜爱挑战,所以她接受了监护人的“好意”,签下工作室,并让Reese出面,正式和Zoe定下合作关系。这个闻名的大导演,当然不会只是因为惜才这一个原因而就选择Root。


她的确推荐了Root去演那条广告,但是也得靠Root自身的表现得到了面试官肯定。准确来说,这条广告就是Zoe对她的一个考验,考验通过,她就会真的给Root拍电影,而搞到Shaw的出资则是Root对她的回应。


为什么不呢?

Root本身对演戏很有兴趣,这是一个正大光明地扮演其他人的机会,而且,对于Shaw这种黑帮分子来说,娱乐圈属于曝光在公众面前的讨厌东西。想到Shaw会讨厌,所以Root就更想要了。好吧,其实也是因为光是学校里的那些东西,已经让Root烦透了。


除了Hannah。

Root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但是她真的很喜欢Hannah,就像喜欢自己脸颊上的雀斑那样。她很乐意做一些事情,说一些好话,只为了让Hannah开心。


就比如现在,她们沿着学校的树荫底下走路。Root没觉得这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Hanna想要,所以Root就答应了。


“所以你现在是大明星了,Sam!”

就像现在,Hannah会因为她的事情而露出这种灿烂的笑容,那几乎亮的刺眼,因为里面蕴含的单纯和真实。Root就做不到这样,所以她就做自己,扬起那种散漫的,不经心的笑容,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好像随便一个十四岁大的孩子都能有自己的工作室,和顶级导演去法国拍电影的合约似的。


“说不定我最后以一个十八线的演员告终呢?你懂,就是只能演演女主角的妈妈的那种?”

Root绕着自己的头发,它们已经有些长了,靠近发根的地方,已经有些棕色。这让Root想起童话书里的那种无稽之谈,金色的发色代表魔力,而当金色褪去,也就从万事皆有可能的魔法世界回到了现实。


Root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那太远了,Sam。你接下来是要去法国吗?”

Hannah Frey摇摇头,她的内心有欣喜,但当她提到法国这件事后,她突然意识到,这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她会看不到Sam。她当然为她开心,但是......


“我想我得征求一下你的意见,Hannah。”

Root突然凑近,她的小女朋友一下子就脸红了,漂亮的眼睛也不会像Shaw那样恼怒或者故作冷酷,Hannah的眼神总是温柔又羞涩的。棉花糖,Root想,Hannah的眼神就像是和焦糖一起融化的棉花糖。


她真是个天使般的姑娘。

Root想,有一瞬间觉得疼痛,因为她是个阴暗的家伙。但Root微笑,那些不重要,她可以维持好平衡,她可以保护好Hannah,也可以同时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Hannah当然是支持她的。

Root一点儿也不意外,也准备好了讨人欢心的小魔术来消解她可能有的顾虑。不过,在Root去法国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这部分就不是可爱的Hannah该了解的内容了。


Root得去抢辆车。

这件事的前期准备花了她三个月,Root用复习期末的借口轻易地应付了Hannah的疑问。但,这件事,做起来其实不难。Root只要打开手机,跟随光标来到特定的地点,就完成了第一步。接着,她从书包里拿出撬棍,算好位置,然后下手,车窗的玻璃应声而碎。


第二步,Root想,给自己戴上手套,避过可能会有的划伤(Zoe警告过她得把自己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都保护好)。Root从内打开了车门,用手套把玻璃渣子清理出去,再好整以暇地坐进去。她找出小刀,撬开内部,找出线路打上火,发动车子。


第三步,Root关上车门,把手机的界面切到监控画面。


最先进入她眼中的是一台老旧的电脑,Root不予置评,目光在电脑背面纽约警局的标记上转了一转。她的目标不在镜头前,Root觉得挺新鲜的,但她很耐心,等了十五分钟之后,一位胖胖的警官边吃三明治边拉开椅子坐下,打开邮件,检查新消息,“恰好”地发现了一封他绝对会感兴趣的某杂志推送。


Bingo。

Root笑起来,从书包里抽出笔记本电脑,顺利进入了纽约警局的内部网络,对着上面金融犯罪的数据包吹了声口哨。这可都是上好的学习素材。她设置好下载,然后把电脑收起来。


下一瞬间,车门被打开了。

那人瞬间拿出枪对准她的脑袋。


“这是给我的见面礼吗?”

Root踩下油门,车子立刻弹射出去,利落地在路口转弯,逃过后头追来的警笛声。枪口往前,用力顶了顶Root的太阳穴,硝烟味道让Root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尖。


“你应该在期末考的考场。”

Shaw不让步,反而把枪口移到小恶魔的脖颈,逼着她抬起头,露出一双居然还敢笑的眼。
“还有,是谁教你开车的?”


“我的高中。你出钱送我去的那所。顺便说一下,这是目前为止,我在学校学到的最有用的技能。是个叫Mike的男孩儿教我的。不,他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所以你可以不用找人去威胁他或者把他做掉。但Mike的爸爸是个混混,我觉得可能是个可造之才。”


“......闭嘴。”

Shaw按了按鼻梁,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她这会儿有些累,足够累到她不想听Root用那种闹人的语气讲话,但还没有累到不能享受一趟未知旅程的地步。

“期末考,一门低于A,你的工作室资金就扣一千万。”


“我接下来要去法国拍电影,你会有两年时间见不到我,所以,你应该对我语气好一点。这样我之后记得的就是你和善的样子。”

Root鼓了鼓脸颊,从口袋里摸出巧克力棒,塞给Shaw。


“不必了,我就是这个样子。”

Shaw撕开包装,开始嚼,一点也不收敛声音,因为她知道这很烦人,而Root活该。尽管,身为大人她不应该和Root计较,但,管他的,Shaw就没有把她当作普通孩子过。


“我申请了提前考试,全A通过,如果你担心的话。”

Root贴心地给Shaw递上一瓶水,以免她觉得渴。

外面的景色开始变化,她们已经开出了城市,在公路上狂奔。


“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Shaw刚打开,就发现瓶盖里的软糖落入汽水里,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小型喷泉,溅了她一裤子。

Root开始大笑,她的金发被风吹的很乱,那副模样简直就像是从疯人院刚跑出来的。


Shaw猛地朝Root的方向开了一枪。

公路上并没有人,但她的确吓到了一只咕咕叫的鸽子。


“嘿,这样这把枪就少了一颗子弹,你不应该这么对待我的礼物!”

Root抗议道,把油门踩得更欢实了。


“我不会给你这把枪。”

Shaw的语气很坚决,要不是她正忙着脱裤子的话,这大概能让Root严肃起来。

“该死的!居然还是黏的!”


“抱歉,Sameen,但你或许知道,前段时间有个叫Fusco的警探在调查我。花了我一番力气才摆脱他,差一点我去法国拍电影的事情就泡汤了。”

Root用那种故作低沉的语气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模仿蝙蝠侠。”

Shaw翻了个白眼,悻悻地把弄脏的裤子丢到后车座,恰好盖在Root的书包上。

Root搬出了Fusco的这件事,她显然是不能追究了。


“而且你学的一点都不像。”


“好消息是我们去的地方,你不需要穿裤子。”

Root歪了歪头,欣赏Shaw那副阴沉的样子——她显然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对付自己,那种模样非常可爱。


“我不穿裤子只会做一种事。”

Shaw突然笑了一下。


Root的表情僵住了。

大概花了她好几秒钟,Root才找回原来的表情。Shaw观察着她,确认Root这副震惊的模样她会记一辈子。


“哇哦,这是你第一回对我说这种话。”

Root拍拍胸口,似乎真的被吓到了,然后她点开了手机录音回放。


Shaw的表情彻底黑了。


TBC

评论(8)
热度(75)
  1.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