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十六)

“你真的想知道?”

Root直起背脊,学着Shaw的动作勾她的下颔骨。这动作没让她有什么成就感,Shaw的表情没有变化,她显然并不像Root那样觉得痒。但Root是个富有创意且不屈不挠的孩子,所以她凑近,混着可乐气味的呼吸代替了她的指尖,拍打在Shaw的肌肤上。


Shaw嗅起来是一股酒味。

于是Root对酒的滋味感到一阵蠢蠢欲动。


“没那么想。”

Shaw推开Root,这个孩子眼里有一样东西让她不快。Shaw不确定是什么,Root那种享乐主义的态度?不,Shaw本身也奉行及时行乐。或许是Root天然的好奇心理吧?Shaw一向不喜欢那个,过度的好奇总是没有好结果。


Root摇摇晃晃地站好,不甚在意地拿起一块披萨开始吃,并且用眼神催促Shaw去换裙子。

Shaw叹口气,抓着盒子出去了。


Shaw没有第一时间回去船舱,她呆在甲板上吹了会儿风,确保酒精的效力下去了,也确认她们现在确实在周围空无一人的海上。

Root真是个胆大的孩子。


“啊,你在这儿。”


而且是个粘人的孩子。

Shaw捏了捏鼻梁,转过头,恰好落入Root的眼中。


Root一直知道Shaw很好看。

不是Zoe给她买来的碟片中那些女影星的好看,她们太片面,有相当多的一部分的美都透露着人工气息,她们不会大笑,也不会像Shaw这样,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不耐烦,吊带偏了位置,衣摆因为靠着船,不仅褶皱还沾了点灰;也不是学校里惹人注目的啦啦队员的那种好看,她们太肤浅,还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别人向她们索取的时候该怎么给。


Shaw是不一样的,她现在就是有点惊讶,有点厌烦,还因为吹了风而很清醒。她穿着这条裙子,和穿着背心短裤没有区别。

但是她毕竟是美的,像好莱坞最不可追的一场梦。


“你看上去真漂亮。”

Root行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屈膝礼,这引起Shaw嘴角的一点上扬。

Root走过去,凑近Shaw,意识到她现在可能比Shaw还要高一点了。


“满意了?”

Shaw的双臂压在栏杆上,Root注意到她手臂上漂亮的刺青,还有她耳朵上的两点耳钉。有风把她的长发吹起一些,她们飘飘忽忽的,就像Root的心跳。


“你把头发放下来了。”

Root陈述这个事实,然后靠得更近,几乎能感受到Shaw身上的热度。她喜欢这样,她喜欢能够这样接近Shaw。


“我是个成熟女人,知道怎么穿衣打扮。”

Shaw耸耸肩。


“令人印象深刻。”

Root夸赞,舌尖在唇间一闪而没。

她的语气是温和而甜蜜的,不是那种刻意的伪装,Shaw觉得有点腻,所以瞪了她一眼。


Root于是笑,棕色的眼睛里满是畅快。

然后Shaw感到她的手腕被Root抓住了,Root没什么力气,她还小,但Root拽着Shaw,调整她的身体,将她按在栏杆的角落。


Shaw没挣扎,她看着Root,思考这个恶魔崽子到底要做什么。


“就像是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Root说道,她歪着头。

“曾经想过这种可能吗?”


“是啊,如果这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Shaw笑起来。

“那么一定是你做饭。”


“我应该顺势在法国学会怎么做菜。”

Root挑眉,开始报她知道的法国菜名,她的法语很零碎,听着有浓重的德州口音,这让Shaw觉得是一种对耳膜的折磨,但那同时又很有趣。


“你刚刚说了两遍奶油焗土豆。”

Shaw道。


“你居然真的在听。”

Root露出那种非常刻意的夸张表情,然后再顺理成章地近了一点,导致可乐和披萨味就在Shaw的唇边。


“我要揍你了。”

Shaw把Root按着她的手弄开。


“为什么?”

Root的手指按上了Shaw的嘴唇,这挺新鲜,对一个嘴硬的人来说,Shaw的唇竟然这么软。

“你不喜欢这条裙子?”


“因为你很烦人。”

Shaw翻了个白眼,还没来得及咬Root就把指尖收回了。

“真的很烦人。”


“你会来看我的吧?”

Root问道,有一点小心翼翼,Shaw不确定那是她伪装的一部分还是不是。

“我的意思是,法国并不是很远。”


“我给你的零花钱不够你买来往机票吗?”

Shaw反问道。


“不够。”

Root理直气壮地道,好像她真的穷到要这样和Shaw讨价还价。


“说个理由。”

Shaw最后说道。


“你是我的监护人。我拍戏的造型很好看。以及我会给你做法国菜。”

Root一口气说了三条。


“说个你需要我去看你的理由。”

Shaw没立刻松口。

“而且,法国菜耗时太久了,我讨厌那个。”


“我想要。”

Root歪头,她就是想要这个,Shaw不怎么需要她的存在,但是Root很喜欢和她玩。

“我猜如果我要把你绑架到法国,或者怎样,会比较麻烦。我真的不是很想和Reese打架,他还挺强壮的。”


“小孩子。”

Shaw摇了摇头,然后推开Root,往船舱里走。

她都快被外面的风吹傻了。


Root于是把这当作是一个约定了。


TBC

评论(8)
热度(91)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