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十七)

拍戏和Root想的不太一样。

但她适应的很快,就像是她很快学会了怎么真的去做一道奶油焗土豆,以及和Hannah在合适的时间视频通话。


她对Hannah的了解越发深入,她知道Hannah买了怎样的新裙子,听她喜欢的歌曲,给她的功课做辅导,也听Hannah讲她最近读到的故事有多激动人心或者令人生厌。这些琐碎又日常的东西组成了Hannah,她确实是个可爱的女孩儿,只是Root透过屏幕看她的头发染了色,或者换发型的时候,觉得一切都离她很远。


Root对那些东西确实没什么兴趣。


Hannah来过几次,Root带她兜风,悄无声息地把被地铁上的惯偷拿走的钱包,再偷回来,放回她的口袋(那倒是令Root十分兴奋),也陪她看歌剧或者画展。

Hannah是个好满足的女孩儿,很多时候,一个剧组演员的签名就让她非常开心了。


Root不一样。

她在Hannah看不到的地方冒险,她体内黑暗的那部分叫嚣着扩张势力,所以她飙车,喝Shaw的威士忌然后呕吐,从法国本地的黑帮那里偷枪,再一边练哭戏一边算好了时间,深夜三点给Shaw打电话,以至于Shaw当晚坐直升机带人过来帮她收拾残局。


Root觉得这才是乐趣。

她也读书看电影,并且喜欢复现里面的情景,于是她买了一大堆衣服,拍了各种照片,想起来就给Shaw发一张;她也唱歌,特别是给Shaw打电话的时候刻意瞎唱;她也了解绘画和歌剧,因为那样能够在别人谈论的时候内心讽刺他们。


Root玩的很畅快,戏拍的也很顺利,她喜欢沉浸在台词里,在各种不同的场景:比如在泳池里一边喝鸡尾酒,一边大声地背台词;又或者深夜走在树林里,低声念台词,假装自己在邀请撒旦降临;而且她还很喜欢给Shaw打视频电话,让Shaw能实时看着(尽管Shaw基本都不接)。


Zoe对她拍戏的要求很严苛,Root不介意那一点。Zoe说她有天赋,天生就懂得怎么在镜头前表现自己,操纵他人。Zoe教了她很多东西,像个合格的女性长辈,从穿衣打扮到礼仪姿态,甚至还有一些调情技巧。Root喜欢和她相处,特别是当她发现拍Zoe的照片可以从Reese那里一次又一次勒索到不同的东西的时候。


Root的身高拔起的很快,Shaw来看过她三次,第一次的时候,Root只比她高一点儿,到第二次已经要比她高出一个头了。


Shaw第一次是坐直升机来收拾烂摊子,那次她们闹得挺不愉快,Shaw还勒令她不许喝威士忌;第二次是坐飞机来的,因为Root有个“吻戏”危机,Root的本意是想和Shaw练习(她甚至已经准备好了针孔摄像,打算录下来以备后用),但Shaw直接和Zoe商量着把那段戏删掉了。Root还是偷偷拍了一段她的视频,反复看了很多遍Shaw生气的样子(那真的非常可爱)。


最后一次是Shaw自己来的。

她是一时的兴致,甚至还和Root一起喝了鸡尾酒,当晚就睡在Root的沙发上。Root半夜给自己煮咖啡的时候,怀着嫉妒和好玩的情绪在她的胸口画了只猫(Root也就是那时候确信自己确实没有绘画天赋)。


Shaw直到回到纽约了才发现,最后扣了Root一个月的零花钱。

Root觉得挺值。


总而言之,Root过得很开心,在给电影《大锤是最柔软的武器》宣传过后,她的工作告一段落,Zoe和她的工作室都很忙,Root则相对空闲,一边给MIT的教授Thornhill发邮件,展示她的学术能力,一边策划着过段时间回去,和Hannah度过一个完美的毕业舞会。


或许还有她们的初吻。


Hannah就是在这时候给Root打电话的,声音惶恐,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

Root出奇的冷静,她很快拼凑出了事实,有人跟踪Hannah,但Hannah没事,有路人帮忙将那个家伙打倒了。


Root连夜赶了回去,Hannah已经回家了,Root骑着摩托来到她家楼下,确认灯光关闭后,放弃了爬上去安慰她的想法,那会吓到Hannah的。

所以她径直去找Shaw。


Shaw当然是没有改变的,她依旧是那样,套着件黑色皮衣,坐在沙发上,即使她面前放着一个比她人还要高的铁笼子,而铁笼子里面装着一个成年男人,显然这就是罪犯先生了。

Reese不在,Anthony在把Root领进门之后就自己出去了。


房间就她们,以及这个男人。


“这家伙是谁?”

Root站在那儿,双手抱胸看着Shaw,不自觉地咬着下唇。

Shaw朝她招手,但是Root没有动。


她气坏了。


“惯犯,警方那里之前的记录不了了之,随机作案。”

Shaw耸耸肩。

“你打算怎么做?”


“我很愤怒。”

Root这么说道,她也不确定自己想怎么做。她的确干过不少偷窃的事情,也喜欢黑一些电子设备,制造些病毒,做一些简单的金融犯罪。

但她确实没有杀过人,或者拷打过什么人。


“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我替你做,或者你自己来。”

Shaw观察着Root的表情,她眼里有些犹豫,这让Shaw觉得很新鲜——Shaw还以为她会直接找把枪崩了这个人呢。

看来Root并不完全是个恶魔。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Root没有动,她在思索,越是思索,她就越是冷静。

Hannah并没有事,按照法律,这个男人顶多会在监狱里呆上一阵子。但那显然是不够的。Root很小的时候就明白罪恶这件事,依靠法律是不够的。


“没什么感觉,拷打只是手段,不过,如果你要是开枪的话,那确实很爽快。有些人会做噩梦,有些人会呕吐,也有再也不能碰枪的。”

Shaw说道。


Root点点头,她明白了。


“Hannah会希望你被绳之以法。”

Root低下头,手指扣着笼子上的铁丝。她打量这个男人,高大,面相普通,如果当时他得手了,Hannah不会有抵抗的机会。

男人被封住了嘴,但他的眼神里有一些恐惧。


没有后悔。

只是恐惧。


“我不想要那样。”

Root笑起来,亲吻了一下铁丝。

那个男人猛地扑过来,Root没有往后躲,只是看着他抓着铁丝,神情凶狠。


“我真的不想要那样。”

Root继续看他,她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是怎样的,但那个男人打了个颤,不自觉地开始后退,就像是地牢里的老鼠一样。


垃圾货色。

Root轻蔑地想。


“你想要怎么做?”

Shaw问道。

她确实好奇起来了。


“我很喜欢火,你知道的。”

Root耸了耸肩,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


“很传统。”

Shaw点评道,望见Root手腕上的链子时,突然顿住了。

Root发觉了Shaw的视线,她低头,再次想起Hannah,然后她深吸了口气,再吐出。


Hannah确实不会想要这样。

她是个大好人。


但Root不是。

从来不是。


Root把打火机放回口袋里,她的手很痒,心潮鼓噪,但她并不觉得迷茫。Root走到Shaw的面前,蹲下去,仰视她的监护人,然后伸出手。

Shaw用眼神向她确认意图。


“释放我。”

Root晃了晃那条链子,自嘲地道。

“你说的对,这确实像条狗链子。”


Shaw将链子解开,Root难耐地动了动手腕,有些不适应,也有些松快。

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


Root想,或许她就是这样的人吧。


“要一起玩吗?”

Root发出邀请,忍不住舔了舔唇。

这感觉真不错,有人可以拷打,有Shaw在这里。


“事实上,现在是凌晨三点,我要睡觉了。”

Shaw站起来,指了指沙发。

“你可以留在这儿,别让他太吵就行。”


“我想睡床。”

Root撅起嘴,看了一眼Shaw卧室的方向。

她这天可累坏了。


“没门。”


TBC

评论(15)
热度(88)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