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十八)

Hanna Frey的一天相当简单。

她按时起床,在镜子面前刷牙,从衣柜里挑出合适的衣服,在桌子面前吃她的早餐,然后陶醉地看几秒她从Sam那里拿到的其他演员的签名,调整和Sam配对的手链,背上书包,最后踩着点去赶校车。


夏天是最好的,阳光从窗户洒下来,Hannah戴上耳机,身体随着车的移动而调整位置,然后她打开Kindle,从昨天睡前没看完的地方继续。


有一瞬间她的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Hannah想叫,但她觉得自己的嘴巴被捂住了,这不对,她想,恐惧从她的脚底升起,心跳加快,手心疯狂地出汗。


直到光再亮起。

Hannah Frey深深地呼吸,她告诉自己,没事的,刚刚只是幻觉。她慢半拍地把音乐开的更响一点,然后靠着座椅,摸出手机,点亮,确认没有Sam的消息,再关掉。


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脑子里徘徊,它尖酸,刻薄,自私。它大声嘲笑着Hannah,告诉她,Sam并不够在乎她,连一条短信都没有。

但Hannah甩头,把那些念头压制下去。


她只是太害怕了。

而且Sam昨天刚刚为了她从法国飞回来,她在意自己。


没关系,Hannah Frey告诉自己,那个人已经被抓住了,接下来她只要避开那条可怕的、黑暗的、扭曲的小路就可以了。

她应该思考一些更积极的事情,Sam已经回来了,她可以跟着Sam......


做任何事。

只要不要去想那件事就可以了。


Sam会帮助她的,Sam一直可以,她聪明,美丽,无所不能。

Hannah Frey的心情轻松了一些,但她依旧紧紧抓着座位的把手。


Hannah Frey从校车下来。

于是Sam就出现在她眼前,手里拿着两杯咖啡,身上背着巨大的电脑包。


Hannah Frey一时愣在原地,直到校车司机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她才从车门那儿下来,接过那杯按照她口味调好的咖啡,一边跟着Sam往学校里走,一边偷偷看她。


Sam变得越来越......不同了。

Hannah Frey注意到她和这个校园更加格格不入了,她的衣着很简单,但是说不上来的美丽,不像之前,之前的Sam是那种古怪的、聪明的,有奇异吸引力的女孩子;但她现在没有古怪了,也看不出聪明,光看着她,只会想要凑近。而她走路的样子,简直像是凯撒第一次进入他的城市,自信,强大,仿佛所有人都是她的小兵。


“我希望你还好。”

Sam突然停了下来,她专注的目光落在Hannah Frey身上。

Hannah从她的目光中看出了担忧和温和,但她看不到激动,或者更加猛烈一些的东西——或许是她要求过高了,Hannah想,但是她心底压着的那些情绪确实开始翻涌,混着嘴里的咖啡味,让她感到一阵难受。


她知道那是迁怒。

混合着寂寞,伤心,还有两年时光的迁怒。

但Hannah Frey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


“我和你说过了,Sam,我没事。”

Hannah Frey露出一个笑脸,她不指望这能够糊弄过Sam,但她希望这能传递出她不想多说的意图。


Sam无声地叹了口气,随即转移了话题,她的声调是温和的,讲到的东西很有趣,Hannah Frey于是陷入一张快乐的蜘蛛网中。

等到她们来到教室门口,她突然想起,她没有问过Sam的情况。


“你昨天在哪儿住的?”

Hannah Frey问道,脑子里想的是五星级的酒店,或者是高级公寓——她对明星的认知来自于各种八卦电子杂志,还有推特。


“我的监护人的房子。”

Sam笑起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好事情。

她的手臂撑着后腰,歪着脖子,那种姿势让Hannah Frey觉得惶恐,好像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别的灵魂,而非她的女朋友。


“我得去校长办公室一趟,处理之前休学的事情。”


“当然。”

Hannah Frey这么说,然后目送Sam走开。

她走进教室,手机屏幕亮起,所以她看见Sam发来的可爱图片,以及约她晚上一起兜风。


小惊喜。

Hannah Frey想,突然觉得很累,于是她趴在桌子的化学课本上,不知道为什么烦躁地咬了咬指甲。


前桌的Josh回过头来,他是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孩儿,有棕色的头发和好看的笑容。

他兴致勃勃地发起邀请。


“嘿,你愿意成为我毕业舞会的舞伴吗?”


“我不确定。”

Hannah Frey把到嘴边的拒绝改了表达,她在想Sam会不会临时需要出去,或者干脆没想过毕业舞会的事情。

这太正常了,Sam她总是精力满满,也总是......不在这里。


Hannah Frey有时候觉得,Sam来学校只是为了她而已。

这过去让她感到飘飘然,但现在她却感到焦虑。


因为她不确定Sam还会一直来。

高中就要结束了。


“嘿,没关系,任何时候,你决定好了,只要给我打个电话。”

Josh无所谓地笑了笑,他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身上那种让人感到轻松的气氛蔓延开来,Hannah因此露出一个细小的笑。


“谢了,Josh。”

Hannah Frey说道,逼着自己深呼吸,然后拿起化学课本。

这都会过去的,她告诉自己。


午餐的时候,Hannah没有看见Sam,但她收到了短信,Sam说她得解决一些没解决的事情。

Hannah Frey不觉得意外。她吃着意大利面,刷着手机,然后看见了Sam,准确来说,是电影的宣传——有很多人都在发,各种各样的Sam的照片汹涌着挤进了她的手机,就像是一种疯狂蔓延的病毒。


Hannah Frey的手没拿住,手机摔落在桌面上,她难堪地拽了拽头发。

有人拍打她的肩膀。


Hannah抬头,是Josh,他笑了笑,但眉头皱的很紧,双眼认真地看着她,问Hannah有没有事情?

没事,Hannah听见自己说,然后她开始越来越顺地解释,是出于惊讶,Josh认真地点头,接受了她的说法,然后挥了挥手,坐到他朋友的身边,继续吃饭。


Hannah Frey犹豫了好几秒钟,然后挑了一张图片,发给Sam,并且配上“恭喜”的字样,她很快得到了回复——Sam的回复一向很快,她发来了笑脸,Hannah几乎可以想象到她那种漫不经心的笑容。


美丽,但是也令人刺痛。


Hannah Frey吃完了她的意大利面,然后走去洗手间,发泄式地在里面哭了一会儿,愤恨自己的无能,和脑子里转动的奇怪念头。

为什么Sam这么无所不能呢?


Hannah Frey感觉自己踩在阴暗的角落,而Sam正拍打着洁白的翅膀向天边的金色宫殿飞去。

于是Hannah Frey下午上课的效率就是一团糟。


到了放学时间,她走到门口,门外的阳光很大,而Sam就站在摩托车旁,有人认出了她,于是她们就站在那儿合照——Sam在笑,那简直太刺眼了。Hannah感到那双黑暗的手又抓住了她,她开始后退,无意间撞到一个结实的怀抱。


Josh。

Hannah几乎是有些心虚地站稳,她看向Sam,Sam显然是看到她了,但是她的脸上依旧有漂亮的微笑,显然没有误会,也没有别的同龄人会有的戏剧性的情绪。


Hannah往外走,Sam变出一朵玫瑰花递到她面前,棕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很美。”

Hannah听见自己说,然后她坐上车,带好头盔。Sam开车其实不是很快,所以她的思绪可以继续在脑子里徘徊。她责怪自己看的那些书,那些声音在搅乱她的脑子。


她们吃了晚饭,Sam给她点了音乐,一切都太好了。

好到Hannah Frey觉得不现实和陌生。


她站在摩托车前,Sam坐在上面,正在等待送她回家。

Hannah Frey看了一眼身后,巨大的广告牌上是Sam的电影的宣传海报,她只感到脚很酸,很疼,蜗牛的味道在她嘴里没有散去。


“上来吧,Hannah。”

Sam笑着说道。

她真好看,好看到Hannah陡然觉得虚假。


Hannah的理智知道她不太对劲,但是她的感情从心底里跑出来,把她的视线都聚集到了Sam的手腕上。

为什么她现在才发现呢?


“你的手链到哪儿去了?”

“Sam?”


Hannah Frey觉得自己的嗓音在颤抖,但是她没有上前,而是往后退了一步。


“我一定是把它落在浴室了,你知道,这手链不能碰水。”

Sam轻轻地皱了皱眉,然后说道。


“你打算和我一起去毕业舞会吗?”

Hannah Frey听见自己追问,她的手在颤抖,Sam看见了,Sam低声问她还好吗,Sam试着过来牵她的手,但是Hannah摇了摇头。

她又问了一遍,她知道自己前言不搭后语,但是她又问了一遍。


“当然。”

Sam说道,她的语气很郑重。


“然后呢?”

Hannah Frey继续问,她觉得自己像是在玩老式的刮刮卡,而她已经看到了“谢谢”两个大字。天啊,她怎么能够忽略掉这一切?


Sam没有在笑了。

她的笑容收敛起来,侧脸被灯光打的一片深蓝色。


“我想要保护你,Hannah。”

Sam说道,然后她笑起来,那种让人心冷的笑容。

Hannah Frey莫名地感到害怕。


“保护我什么?”


“不被我伤害。”

Sam这么说,她的眼里闪着光,这让Hannah想起了黑暗里的那双手。

Hannah Frey意识到Sam身上有和那个男人一样的东西。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但她确实这么想了,而且她感觉自己像一只羊羔,或者什么类似的东西。

她在颤抖。


“我把那个男人杀掉了,Hannah,用超出你想象的残忍的方式。”

Sam低低地说,她的眼里有一点试探。


Hannah Frey惊吓地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那点试探消失了,就像从未存在那样彻底。


“你需要个心理医生,Hannah,但放心,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Sam倾身过来,手掌松松地按在Hannah的双臂上。

有一个很轻的吻落在Hannah的脸颊。


Hannah意识到这是她们的第一个亲吻。

她意识到,尽管Sam和她相处的时间很长,但她的目光从未落在自己的嘴唇上。她意识到,Sam已经比她要高出许多了。她意识到,她根本不了解Sam。


以及她更害怕,而不是难过。


“我得走了。”

Sam这么说道,她跨上车,穿在皮裤里的双腿修长有力。

“Josh看上去是个不错的男孩儿。”


Sam离开了。

Hannah Frey很快收到了短信,在看到分手两个字的时候,她抑制不住地哭出声来,同时也感到有一口堵在胸口的气泄了出来。


Hannah Frey抬头,没有看见黑暗,反而看见一片灿烂的星空。

很美。


她知道Sam替她们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TBC

评论(14)
热度(67)
  1. rooty_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