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十九)

Sameen Shaw被吓了一跳。

她正在回安全屋的路上,提着从超市买的零食,思索着过两天又是对帐的头疼日子。

就是这时候,Root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Shaw确实是被吓到了,但是她不觉得自己暴露了,她身体没有颤抖,也没有任何躲避或者攻击的动作,可以说是非常......


“被吓到了?”

Root低下头,扬着该死的笑容说道。

她顺势将Shaw拉入小巷,手臂的力气让Shaw觉得Reese算是个合格的教练。


Shaw一脸厌烦地用后脑勺贴上墙面,空开一段距离,然后把手提袋扔进恶魔崽子的怀里,听见她发出下意识的小小呼声。

Shaw满意了。


“让我看看,洋芋片,花生酱......”

Root自然无比地低头翻着购物袋,长长的棕发顺着她的动作往下,那张脸在光下显得愈加白,也愈加小——但这只恶魔崽子确确实实地已经长大了,她仔细修饰过的眉,也不再是小时候那种毛发稀稀拉拉的模样。


Shaw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在那儿点算,考虑着把这女人带去一起对账。

反正迟早都是她的钱。


“Sameen,这些东西可不够健康。”

Root鼓了鼓脸,说教的口吻活像是她才是年长的那个人。


“我只是不爱吃鸟食。”

Shaw翻了个白眼。

“今天可不是你向我报告的日子,有什么特殊事情吗?”


Root的动作僵了一下,她找出了一包洋芋片,然后把剩下的购物袋丢回到Shaw怀里。Shaw就看着她撕开包装,黑色的指甲在路灯下闪着光,边缘有一点翘起。

Root往嘴里丢了一片,用力地嚼起来。


“我不开心。”


“等一下。”

Shaw面无表情地拿出手机把她的模样拍了下来。

还特意用了闪光灯。


Root就像一只松鼠那样惊叫起来。

Shaw趁势夺回了洋芋片。


“不要发给Zoe!”


Root扑了过来,由于地方太窄,Shaw不太好躲,于是Root整个人挂在了Shaw的身上,从她的动作来看,应该还顺便用Shaw的皮衣擦了嘴。

Shaw生气地弹了一下她的脑袋。


Root不管这些,她伸手去摸手机,Shaw的手开始躲,Root的手追着从Shaw的侧腰,到臀后,再到胸口,直到Shaw意识到这些动作有些过火,Root靠在她脖颈间的呼吸清晰得过了头,才咳嗽一声,把手机主动递过去。


Root颇为得意地把照片删了,然后开始设置Shaw手机的拍照参数。

“这样拍我更加好看。”


“......你可以自己收着。”

Shaw动了动肩膀,甩脱了Root,决定这部手机就不要了。

她提着购物袋,出了小巷,继续往安全屋走。


Root跟了上来。


“我真的不开心。”

Root这么宣称,声音提高了一点,就像是在索取关注的孩子。


“那就去做让你自己开心的事情,偷点什么,砸点什么。”

Shaw真诚地说道。

“要玩枪也可以,但我们说过的,得有Reese在场才行——我可不想再看到你因为手指被震伤而吵着要吃布丁的样子。”


“我试过了。”

Root背过身体,正面对着Shaw,倒退着走路。

Shaw拉了她一把,免得她被人撞到。


Root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男士钱包,又从钱包里拿出好几张信用卡,然后一脸厌烦地把它们丢进路边的垃圾桶。

然后她看向Shaw,用那种纠缠不休的目光,好像在控诉Shaw应该做点什么。


“我真的不太擅长安慰人。”

Shaw叹了口气,然后妥协。

“来吧,今天准许你喝酒。”


Root眼睛亮了亮,于是伸手拉住Shaw,稍微加快了步速往后跑。她依旧保持着正面对Shaw,所以Shaw的目光没法从她脸上移开——这和广告或者电子屏幕上Root的照片完全不同,Shaw知道这才是Root本来的样子。


她有长长的棕发,几乎像童话故事里公主那样柔顺,但她们和主人一样是富于变化的,Shaw还记得Root有段时间折腾头发很厉害,一会儿染成一种颜色;但这会儿,她们就是最普通的棕色,蓬松的,染着浅淡的香气(Root本身不太喜欢重的气味,除非她故意想Shaw打喷嚏)。


她的眼睛一样是棕色的,但在不同的光下,会有细微的差别,有的时候能看到一点浅绿,有的时候是浅黄,如果她凑得太近(而且Root很喜欢这么做),那么那双眼睛就会显得很深,不见底,好像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她的鼻梁很高,鼻尖很明显,嘴唇从形状到弧度都饱满漂亮,找不到一点儿不合适的地方。就像是Shaw第一次从那个贩卖女人的家伙口里听到的那样,Root是个漂亮宝贝。

不,现在应该说,她是个漂亮的女人了。


她抓住Shaw的手,已经很大,指骨纤细,手臂也有一些还不错的肌肉。她的腿也是一样,长,纤细,有力,被皮裤一裹,惹眼得很。


Shaw跟着她一路回到安全屋,路灯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地照耀着Root,有风吹Shaw的眼睛,让她不得不稍稍眯起来,更加专注地看过去。等到Root把Shaw压在安全屋的门上,一边浅笑一边低下头去摸她口袋里的钥匙时,Shaw不得不咽了口水,承认这只恶魔已经足够成熟了。


Shaw想说服自己她是醉了,但,到这会儿为止,她还没有碰过酒。


“我们到家了。”

Root打开门,径直去冰箱那儿找威士忌。

Shaw甩甩头,把采购的东西放在厨房,然后烦躁地玩了一会儿刀具。


她冷静了不少,直到看见Root躺在沙发上,一边喝威士忌,一边被呛得流出眼泪的狼狈样子。哇哦,Shaw想,然后那些奇怪的旖念一下子消失了。


“怪家伙。”

Shaw走过去,揉了一把Root的脑袋,那些棕色发丝的手感棒极了,Shaw思考着让这只恶魔去当明星还是有很高的回报的。她没松开手,继续顺着摸下去,直到Root的脸颊陷入她的手掌心,温热的,那女人甚至肆无忌惮地亲吻了一下Shaw的掌纹。


然后她笑,Root的笑,那种恶劣,散漫,戏谑的笑容。


“这一切比我想的容易多了,拷打或者什么的。”

Root说,她拉了Shaw一把,让她们一个成年人一个即将成年的人,挤在一张不大的沙发上。她的双腿很自然地缠过来,Shaw感觉自己无法动弹,但这沙发还挺软的,所以她暂时可以忍受。


Root侧过脸,把那瓶威士忌抵在Shaw的嘴唇上,喂她喝了一口。

Shaw试着不去想Root刚刚同样喝过,或者是Root现在几乎就是靠在她怀里的事实。


“你有天生的才能。”

Shaw这么说,威士忌的酒液在她喉咙里滚动,莫名地辣。


“我昨天睡得很好,没有做噩梦,但沙发的确弄得我后背不太舒服。”

Root抱怨道,然后喝了口酒。她又呛到了,于是顺理成章地掉了几颗眼泪。

“这下没人陪我去毕业舞会了。”


“好像你真的在乎毕业舞会似的。”

Shaw看着她,调整了一下姿势,避免两个人挨得太近。


“我在乎呀。”

Root这么说,喝了一大口酒,但这回她没有落泪了。

“音乐,灯光,漂亮的裙子,没有不让人喜欢的。”


“我不认为你没有能力维持这个,你不一定要和她分手的。”

Shaw看着Root又喝了一会儿酒,那瓶威士忌已经有点见底了。


“迟早的事情。”

Root笑了一笑,她抓着Shaw的手,玩了几下。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什么?”

Shaw问她。

Root于是把酒瓶放在旁边的地上,微微扬起脖颈,嘴唇凑近Shaw的耳边。


“我属于黑暗。”

“和你。”


TBC

评论(11)
热度(93)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