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二十一)

Sameen Shaw醒的比Root要晚几分钟。

她的恶魔趁着这个机会爬到Shaw的身上,居高临下地、安安静静地望着她,唇角有莫名其妙的笑。银灰色的被单因为Root的动作而滑动,从Root的肩头落到腰间,掩下去,层层叠叠。Root长长的棕发触碰着Shaw的脸颊,痒的,以至于Shaw睁眼的时候,忍不住避了避。


于是Root被逗笑了,她低下头,虔诚地吻了吻Shaw的手,然后是Shaw的手臂上的刺青,再然后用舌尖一路舔到Shaw的肩头。


“Zoe会杀了你的。”

Shaw听见她的恶魔这么宣称,她的声音半黏不黏的,往往缀在最后的颤音放大,把音调向下拉,沉的紧,有那么些唬人的严肃。


如果她不是这么贴着Shaw,又或者她没有在笑的话,Shaw可能会把她的话当真。


“为什么?”

Shaw懒洋洋地说,手指沿着Root的脊背往下,挨个地,轻轻按着暗红色的痕迹。

“因为这个,还是这一个,还是......”


Root不时地躲着,她确实有点怕痒,Shaw再次确信了。


“那些都好掩饰,但这个......”

Root扬起了一点儿自然的笑,那种快乐的,小鸟儿或者小猫崽一样的笑。

她侧了侧脑袋,伸手撩开长发,露出脖颈上的掐痕和别的印子。


好吧,Shaw开始反思自己,她对于Root的脖子做的事情或许太糟糕了一点。但这完全是有理由的,比如,呃,好吧,Shaw想,她就是喜欢Root的脖子。

有谁会不喜欢呢?


“某种程度上,你也有份。”

Shaw笑起来,想起Root主动的怂恿和厮缠。


“某种程度上。”

Root舔了舔唇,一点儿也没有惭愧或者羞怯的表情。

“所以,一半一半?”


Shaw其实觉得大部分责任在Root身上,鉴于她昨天的表现,但Shaw是更年长的那个,所以她点了点头。

“一半一半。”


然后Shaw把Root按在自己的胸口,轻轻地吻她。Root的长发在她的手里,一缕一缕,很柔软,缠得很紧,就像那女人被单下的长腿所做的那样。


“你在清晨看起来真漂亮。”

Root吻着Shaw说道,她们在亲吻这件事上保持着默契,并不深切,只是触碰,或轻或重地。这大概是有点黏人的,Shaw想,然后发现自己并不怎么在乎。


“你看上去......”

Shaw顿住,手指抚摸着Root的侧面,从她的手臂,到肋骨,再到胯骨,最后伸进被单里,轻轻地揉着那只恶魔的臀。

“像被人狠狠F过一样。”


Root歪了歪头,露出一点儿恼了的表情,嘴唇也离开Shaw的,任由长发挠Shaw的胸口,然后她开始恶意地朝Shaw的耳朵吹气。


“是、啊。”

Root这么说道,漂亮的牙齿紧紧压着唇。

“某个人就是停不下来。”


Shaw被她的说法一噎,悻悻地转过了脸。

Root于是又凑过来,像猫,像狗,像兔子,像软软的云彩,像一切又轻又小又可爱的东西那样,吻Shaw的嘴。


“难受吗?”

Shaw被她的讨好弄笑了,忍不住伸手抚摸Root的肌肤,从她的耳后到颈前,手掌依照惯性地收紧了一点。Root不自觉地咬住下唇,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好极了。”

Shaw说道,然后把这只恶魔抓下来,肆无忌惮地开始咬她的耳朵。Root很快被她反压在身下,但她也不怕,而是自如地调整位置,靠着柔软的枕头,活像个妖精那样发出诱人的笑。直到Shaw进攻她的要害时,这只恶魔才肯乖顺起来,拿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挠Shaw的背。


Root很快到了,她蹭进Shaw的怀里,安静了可能有两分钟吧,然后又开始用腿的内侧磨蹭Shaw的手。


“精力充沛的青少年。”

Shaw翻了个白眼,往下吻着Root的身体。

她这会儿感觉很怪,不像平常起床那样精力充沛,也没有太多的酸痛——不,她感觉有点懒,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Root又发出那种声音了。

Shaw想,趁着阳光,得以再仔细看这只恶魔的全部。Root显然是享受极了,她闭着眼,嘴唇微张,胸口那儿可爱极了,肌肤细的看不出任何瑕疵,再往下,则有一些淡色的软软的毛发,摆出被犁翻的样子,委委屈屈的。


Shaw吻了吻。

然后她听见手机铃声。


Root几乎是立刻复活了,伸着那条长手臂,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手机。Shaw这会儿有点后悔了,她最后不应该把Root抱回床上的,或许按在浴缸里才是更好的那个选择。

或者桌子,或者沙发,或者地板。


“继续,Sameen。”

Root晃了晃她的腰肢,当作命令。

她显然是个贪心不足的恶魔。


Shaw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她的动作,Root大腿内侧的肌肤于是被她糟蹋得尤其惨烈,一个又一个的复刻昨晚的印记。


“噢,Zoe,我就猜是你。”

Root的声调很自然,甚至还有力气用指尖挑逗Shaw的耳朵。


Shaw对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笑,然后动了动舌头。


“怎...么了?”

Root咬着牙,声音勉强回归了正常。

这挺令人惊艳,因为Shaw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其实在微微的颤动。


这只表里不一的恶魔。


“给我一个小时。”

Root思索道,她放慢了说话的速度,所以一点儿也听不出来,她到底在经受怎样的折磨。


“一个半小时。”

Shaw对她做口型,手指蹭了蹭Root的膝窝。


“不,两个小时。”

Root说道,然后不得不赶紧挂掉了电话。

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显然对刚才的刺激很满意,棕色的眼里充斥着兴奋。


“我们昨天是不是忘记了衣帽间?”

Root挑了挑眉。


TBC

作者:好了,接下来正式走黑帮大佬和她的明星情人的剧情。

评论(12)
热度(100)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