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六)

Shaw回到安全屋是晚上。

她经过常逛的酒吧,瞥见酒保Harper冲她招手,然后摇了摇头。

Shaw觉得她回去的冲动,和小时候的Cole不到天黑就想回家玩飞机玩具的冲动,差不太多。


......但这不意味着她想一打开门,就真的看到一屋子的玩具。

还是那种棕色的、毛茸茸的、满脸写着“来拥抱我吧”的棕眼睛的泰迪熊。

Root。


她说什么来着?小恶魔,这就是个纯粹的恶魔。


“欢迎回家。”

Root晃晃悠悠地走上前,一副大大的老式眼镜挂在她的小耳朵上,几乎遮掉了半张脸。

她手上还拿着一只小小的泰迪熊。


Shaw下意识地躲开了。

这招来Root身后擦枪的Reese的一个暗笑。

Root把那只熊直直地塞进了Anthony的怀里。


“我觉得这很适合你。”

她的小恶魔可爱地皱着鼻子,好像一个杀人不眨眼、一天未必会说一句话的刀疤黑帮打手,和一只轻轻一捏就会皱掉的泰迪熊,是天生一对。


“谢谢。”

Anthony接过了熊,似乎还露出了一点笑容。

Shaw想喝酒,烈的那种。


“别害怕,我没有给你准备那个。”

Root转过脸来,用嘲讽的甜美语气说道。

Shaw深吸了口气,看向Reese。


“她给你下了魔咒吗?”


“不,我们是暂时的同盟。你不让我跟着去,大个子也不去,那我们就应该给自己找点乐子。”

Root抢着回答道。

她得意的表情让Shaw想把她的舌头狠狠拽一拽。


Shaw依旧看着Reese。

“你认为陪着一个小姑娘买泰迪熊很好玩?”


“不,但Root说你的反应会很有趣。”

Reese灰蓝色的眼珠子慢悠悠地挪动着,定焦在Shaw的脸上。

“她是对的。”


Shaw终于把目光转向了Root。


“别担心,我偷了别人的信用卡,你不用为此付账。”

Root仰着她那傲慢的小脑袋,望着Shaw。

她棕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报复、讽刺、快活、调皮还有一丝不易察觉到的探究。


Shaw只觉得好笑,以及为Root的脖子感到疲累。

她有那么一点想把这个孩子抱在腿上,然后狠狠打她一顿屁//股,并不是因为Shaw被Root的小把戏激怒了,也不是因为Root需要长长教训,只是单纯觉得很好玩。


把那个小恶魔抓住,纤细的腰肢顶着Shaw的腿,看着她摇摇晃晃地保持着水平。

被打的Root一定不会哭叫,但她的身体会发出轻微的颤抖,她的金发会晃动,直到露出沾着汗的后颈肌肤。她说不准会越发叛逆地转过脑袋,斜着,由下往上地盯着Shaw,嘴可能是抿着的,可能是翘着的,也可能是微微撅起的。


“她简直是为此而生。”

Reese火上浇油地附和着。

“你真的是捡到宝了,Shaw。”


“你感到兴奋吗?”

Shaw矮下身子,让Root可以平视她。

“在偷东西的时候。”


“有一点儿。”

Root的鼻尖挺翘,流露出天然的傲慢来。

她的舌头又习惯性地舔出来,被牙齿压着,是被吃掉的草莓蛋糕上,多出来的、发甜的红色。


“害怕吗?”

Shaw继续问道,伸出手触碰Root的颈动脉。

她可以借此知道这个恶魔是否在说谎。


“不。”

Root嗓音发腻。

“我觉得......理所应当。”


Shaw的拇指轻轻扫了下那孩子的脸颊。

“Good.”


Root和她是一样的,至少非常接近,Shaw想。

无羞耻感,无道德感。


“下一次,带我去。”

她的小恶魔理直气壮地要求道。

“如果你不想让这房子装满芭比娃娃的话。”


“Annoying.”

“Well, it works.”

“......Sure.”


是夜,Anthony准备把Root送回学校,Shaw拍了拍Reese的肩膀,让他把那一屋子的泰迪熊提前全部塞进Root的宿舍里。

Shaw毕竟也是有点不爽的。


TBC

评论(14)
热度(192)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