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amyw  
百合控的写手一只

Demon(二十八)

Root现在在Shaw的怀里了。

她懒散地亲吻Shaw的下巴,用那种令人讨厌的、高高在上的态度,长长的棕发像海藻一样缠着年长女人的身体。她的眼睛柔柔的,有一点倦,也有一点感情。Shaw收紧手臂,把她搂近,然后考究似地盯着Root。


Root绝不害羞,绝不退缩,这方面她比任何人都要勇敢。

Shaw想笑,因为这是她的勇敢的小恶魔。


“我想念你。”

Root说道,就像是在说什么强力的咒语。她讲话总是带着鼻音,颤颤的,是那种被她的粉丝狂热追捧的招人喜欢。

Shaw没有回答,手指撩起Root的长发,抚摸她通红的耳朵根。


“我知道。”

Shaw吻她,心脏在胸腔里一下又一下稳稳地跳动。Root当然想念她,几乎像只雏鸟一样依恋着她,一趟又一趟地从学校里跑出来。就算她是个爱到处乱跑的活泼性子,也负担不起这种疲累。她这么做实在是不理性。


就像是她觊觎Shaw的感觉那样不理性。


“Zoe说让我挑下一个剧本,明天早上九点的会面。”

Root贴近Shaw,呼吸Shaw肩膀的空气。

她的身体是软的,暖的,滑的,让Shaw的手掌有最高级的享受。


“你做得很好。”

Shaw笑起来,她就知道Root是个擅长多重任务的小家伙。与此同时,她继续运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腿,自己的嘴。

Root的身体纠缠着她,让Shaw有很快活的感受。


“如果不干这行,你会想做什么?我知道你有医学院的经历,但是你多半不想回去?”

Root喘着气吻Shaw。

她的胸口就在Shaw的掌握之下,起伏的弧度越来越大。


“比起救人,我更适合杀人。”

Shaw捏了下Root的臀,她喜欢在床上这么做,咬Root,捏Root,亲Root。Root从来不会拒绝,Root会对她做同样或者更加恶劣的事情。她们像动物,像野兽,每一次亲热都更接近对方,每一次亲热都留下更深但会复原的痕迹。


“但你的问法很奇怪。”

Root为这句话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她伸手,让Shaw咬她的手臂,让Shaw舔舐她白皙肌肤下的青色血管。


这是人间极乐。


“我在考虑退休计划,Sameen。”

Root叫她,用那种叫猫或者叫狗的亲昵语气。

“你知道我赚了多少钱了吗,亲爱的?”


“认真的?”

Shaw顺着Root的身体弧度抚摸下去。她当然知道Root赚了很多钱,她也知道从Root参演第一场电影开始,就有数不清的人倒数着她成年的日期,窥伺着她。如果Root不想干了,Shaw觉得自己大概也挺高兴。


她本来就不擅长分享。


“有一点儿。”

Root皱了皱鼻尖,露出半真半假的神色来。

“你站在我这边?”


“我有别的选择吗?”

Shaw翻了个白眼。

她什么时候不站在Root这边了?


“有啊。”

Root吻她,浅浅的那种,吻一下就躲在一边的那种。

然后她笑,那种无忧无虑的,漂亮至极的笑。


Shaw疑问地挑起眉。


“你永远有别的选择。”

Root一本正经的。

“就像是泰坦尼克号的结尾,Rose嫁给了别人。”


“我明天得和Zoe说一声,让你少看这些爱情片。”

Shaw翻了个白眼。

她把Root抓回来,用她喜欢的方式深深吻她,直到Root像只被抓住后颈的猫一样乖。


“晚了,我已经都看完了。”

Root撅嘴。

“而且都模仿过几遍了,烂熟于心。”


Shaw无话可说。

于是Root笑起来,仿佛觉得这样的她分外可爱似的抱过来。

这恶魔的亲近和疏离都没有什么逻辑可言,任性的像被捧在掌心的公主。


“说真的,Sameen,你想过退休生活吗?”

Root问她,脑袋搁在Shaw的胸口,头发一团乱。

“一栋郊区别墅,几条狗,草坪还有花园?”


哪儿来这么无聊的公主。


“没有。”

Shaw摇了摇头。

“不过你很烦。”


“我一直这样。”

Root仿佛被夸奖了,扭着胯,像个别扭的孩子。

“如果说我想要......”


“真的?”

Shaw捏了捏她的脸,然后吻她的眼睛。这很神奇,Shaw是头一次这么喜欢并习惯于亲吻一个人的各个部位,好像Root的身体是某种强力的磁铁。


“假的。”

Root耸肩,于是她的锁骨越发明显,线条好看的要命,足以杀死一排摄影师。

“或者,等到我四十岁会想要那些。”


“现在,我想要......”

Root拉长了声音。


“你。”

“我。”


Shaw早就料到这是她调情的把戏了。

不过Root猫儿一样瞪大的眼睛着实令她愉悦。这只小恶魔真的以为她比年长的人聪明很多吗?她错了,大错特错。


Shaw不仅知道她有多依恋自己,也知道她那颗小脑袋里大部分的邪恶念头。

Shaw拥有她,从头到脚,从身体到灵魂。


“我知道你在仓库里设下了陷阱。”

Shaw咬住Root的耳朵,慢条斯理地舔她。

“你这是在向整个警察系统进行挑衅,Root。”


Root愣了一下,然后发出那种错愕的、畅快的、真实的笑,她的头皮发麻,指尖颤抖,每一根血管里都充斥着罪恶和欲望。

神啊,Shaw实在太可爱了。


“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宝贝。”

“我最讨厌被人威胁。”

“更讨厌有人伤害你,我的意思是,除我以外。”


TBC

Harold:一片好心喂了Root,唉。

 
 

Demon(二十七)

Sameen Shaw回到公寓,照例给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她转了转手中的杯子,金黄色的酒液在壁炉下流转着光,很漂亮,一口喝下去又辣又呛。

沙发在她身下光滑,Shaw无意识地抚过去,不期而然地想起Root。


她放任自己的想象在酒精的刺激下奔跑了那么一会儿,然后收回。Shaw滑动手机,Root的最新动态停留在昨天,也没有奇怪的短信跳出来。

那么,一切都好,Shaw耸耸肩。


Shaw发现看Root的主页是个相当好的消遣方式,这让她觉得轻松,不管是那女人随意拍的食物,还是自己。Root的主页和她本人一样,散着一股活泼劲儿,掺着古怪的笑话,不多的宣传转发,还有不少真的很赞的东西。


不过显然,至少有几百万人和她的想法一致。


手机震动。

Shaw看着Root发来的视频邀请,下意识地点了接通。

糟糕,她想,Root多半又是要给她演唱最近自己鼓捣出来的歌曲。


Shaw责怪Harold,Root不止一次说过他唱歌很好听。这个男孩儿给Root带来了很多东西,比如新的素食食谱,还有什么程序的项目。

但Shaw直觉地不喜欢他。


“宝贝,猜猜我在哪儿?”

Root举起手机,Shaw可以看见她放大的眼睛,然后是一小部分的头发。说真的,这女人完全不懂得怎么视频,下次Shaw还是干脆切成语音好了。


“把手机离远一点,Root。”

Shaw说道。

Root听话地照做了,Shaw看见了泥土,还有一些树叶子。


“你不是在打电话叫我过去帮你埋尸体吧?”

Shaw不确定地道。

Root目前还没有杀过其他人,但是她这么做了,Shaw也不会觉得奇怪。


“那听上去是个不错的邀请,不过今天不行。”

Root甜甜地道。

她变换了一下手机的角度,好让Shaw看见天上的星星。


“Harry说从星座也可以判断位置。”


“那倒是真的。”

Shaw喝了口酒,对那个叫Harold的小子厌烦程度又高了一层。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什么?亲爱的。”

Root歪了歪头。

随即她看见自己身上开始发光,准确来说,是她的胸口有红色的光,而且还在发出滴答声。


“上次给你安的追踪器。”

Shaw得意地笑了一下,看向手机。

“你又逃学,Root。”


“你的行径也非常‘成熟’,甜心。尽管它听上去就像个炸弹。”

Root从胸衣上把追踪器扯下来,她之前居然完全没有感觉到。

“我要被吓坏了,Sameen。”


“放松,我记得你买了人身保险的。”

Shaw露出一个‘别那么小孩子’的表情。


“等等,你是给我所有的内衣都安上追踪器了吗?”

Root反应过来。

“那就是你之前帮我整理行李的目的?”


Shaw的眼珠子心虚地动了动,没说话。


“顺便,我没有逃学,只是在没课的时候顺道来看看咱们的生意。”

Root往前走,Shaw看着地图上代表那女人的红点一寸寸往前挪,手指忍不住点上去,就像是戳着那女人的脸,或者鼻尖,或者什么地方。


“我收到风,政府已经盯上你了。”

Root很快停了下来,Shaw认出那是他们存放军火的一个仓库。


守门的人Shaw并不认识,但他没有好好做自己的工作,至少,在看见Root的那一霎那,他的眼里闪着的光让Shaw觉得很不快。

就和帮派里的其他人一样,Shaw暗自咕哝了一句。


Root坦然接受了对方的打量,露出甜笑,并且把手机上的Shaw朝守门的人晃了晃。

她理所当然地被放行了,作为奖励,Root亲了一口屏幕上的Shaw。


“噢,亲爱的,这里居然还有火箭炮。”

Root把手机固定在了一个比较好的位置,然后就像是逛衣服一样开始点评那些军火。更糟糕的是,她时不时掺杂着可恶的双关语。


Sameen Shaw忍受了好一会儿,然后洗澡去了。

她回来的时候,Root已经不在那个军火库里,拿着手机,一边在说些什么,一边走路。


“你刚刚对着空气说了十五分钟的话,Root。”

Shaw擦着头发。

“说真的,我该把你送进精神病院了。”


“我很孤单呀,Sameen。”

Root撅起嘴来,她晃了下镜头,所以Shaw可以看见一家熟悉的快餐店。

“离你那里还有三十分钟的路,要带份夜宵吗?”


“要。”

Shaw下意识地回答道,然后才反应过来Root的前一句话。

“孤单?”


“我不喜欢一个人呆着。”

Root说道,她的周围确实没有什么人。

而且晚上天气很凉。


“......哦。”

Sameen Shaw隐隐觉得有点不舒服,但她身体好得很,所以只能是别的地方。或许她感觉到了一点Root的不舒服,但是那完全不符合道理。


“我都感觉自己老了,Sameen,像我一样大的人不应该感觉到孤单这种情绪。”

Root鼓了鼓脸颊,这让Shaw想笑,又想捏她。


“我就从来没有任何感觉。”

Shaw说道。

“所以,有感觉和年龄没关系,小鬼。”


“但你会想念我在你耳边吵闹的,对吧?”

Root一挑眉。


“当然,当然。”

Shaw尽力让自己听上去不像敷衍,但她大概做的不太好。不过没关系,她知道Root只是想听肯定的答案而已。


“快点回来。”

Shaw补了一句,然后掐断了通话。


TBC

猜猜Rootie在军火库的一刻钟做了什么呀~

 
 

Demon(二十六)

“你的目的是什么,‘鸟’先生?”

Root索性把牌摊开,她的坦诚和尖锐赢来了Harold Finch腼腆的一笑。她很少在Harold面前表现出这种样子,但他提到了Shaw,所以Root不得不拿出全部精力。


“我的朋友,Nathan,死于随机的射击,子弹来自于一名黑帮成员。他进了监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我觉得不够。”

Harold Finch说道。

“我想要和平。”


“在纽约?或者说,在美国,在这个世界?”

Root摇了摇头,她看向Harold,用他最讨厌的高高在上的那种目光。

“你是个理想主义者,Harry。”


“我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但我也相信,只要能救下一个人,那就是值得的。”

Harold Finch抿了抿唇,他伸手,覆上Root的手背。他的目光很真诚,他的触碰很温暖,有那么一瞬间,Root想要去相信他说的一切。


不过,也就是一瞬间。


“Ms. Shaw是个......可敬的人,在她掌控下,黑道维持了平衡,事故冲突也减少了很多。”

Harold Finch谨慎地选择字眼。

“但她不够稳定。”


“你得原谅Sameen有自己的脾气,Harry。”

Root勾起嘴角,有不自觉的洋洋得意。


“我觉得,你就是关键,Root。”

Harold Finch说道。

“对Shaw来说。”


Root几乎是下意识地笑了起来,那种嘲弄的,大大的,以至于看上去有些傻气的笑容。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Sameen了,她不懂在意的,Harold。”

Root说道。

“我敢向你打赌,她可以眼睛不眨地爆了我的头。”


Root一边说,一边做了个手枪的姿势,抵住自己的脑袋。她自顾自地配音,自顾自地演出被杀的表情。


“我认为她在意,Root。”

Harold Finch的语气很温和,说到下一句的时候,甚至朝Root眨了眨眼。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的魅力了。”


Root收敛了笑容。

“别逼我杀了你,Harry,你知道我很不愿意那么做。”


“别误解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要对Ms. Shaw不利。”

Harold Finch摇了摇头。

“事实上,我想要帮助她。”


“Shaw不需要你帮忙。”

Root的视线下移,很明显地开了个不太合适的玩笑。

“她有我了。”


Harold Finch瞠目结舌,呆楞着说不出话来。


“另外,你觉得黑道是怎么存在的?是因为有人类,Harry,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罪恶,你无法阻止这个,这是人类的天性。”

Root继续说道。

“就算现在,你把纽约所有黑道人物都关进监牢,还是会有新的人出现。”


“我知道。”

Harold Finch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就像我说的,只要能救下一个人,那就是值得的。”


“我想要救Shaw,而你要帮助我完成这件事。”

Harold Finch紧紧盯着Root。

“她的才能不应该用在犯罪上,她是个医生,优秀的那种,Root。”


“Sameen更擅长杀人,而不是救人。”

Root笑了笑,她同样不甘示弱地盯回来。

“是什么,让你有上帝的资格,来评判她需要什么?”


“那么,你来告诉我,Root,她需要什么?”

Harold Finch似乎被刺痛了。


Root顿住了,她想要回答Shaw需要刺激,需要打人或者开枪的快感,需要发泄,但她知道这些并不一定需要通过犯罪来达成。

她是知道的,其实,Sameen什么也不需要。


这就是Harold觉得她不稳定的缘故。


“把杀死Nathan的人送进监狱的,是John Reese,发号施令的人,是Sameen Shaw。”

Harold Finch说道。

“我不认为他们真的认同黑道的生活方式,他们只是迷失了,缺少目标。”


“再说一次,Harry,你不是上帝。”

Root的语气不太好。


“我确实不是。”

Harold Finch点头。

“但我确实可以给他们一个目标,一份工作,就像我也可以给你一样。”


“我知道我要什么,Harold。”

Root被逗笑了。

Harold狂妄的一面真是可爱。


“警方一直很想抓捕Shaw。”

Harold Finch勾起嘴角。

“Shaw是人,Reese也是人,你也是,Root,如果你们再继续现在的事情,最终你们都会死去。狂暴的欢愉招来狂暴的结局。”


“而且你们为之赴死的事情,一点意义也没有。”


“不错的演讲。”

Root夸奖道。


“煮烂的菜,家庭纷争,一生一世一双人,你难道不想要这些吗?”

Harold Finch继续说道。


“我......”

Root终于找不到合适的言语。

她为此在心里咬了Shaw一口,如果在遇见她之前,Root会在Harold Finch能说出这句话之前就让他把它们吃回肚子里去。


现在?

现在,Root也不确定了。


“为了表现出我的诚意,我会告诉你,最近一次警局针对你们的行动。”

Harold Finch退了一步。

“不是每一次,你们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


“你是在低估我的能力吗?”

Root调侃道。


“就算是你,Root,也不是全能的。就像是我不是上帝一样,你也不是。”

Harold Finch推了推眼镜。


“好吧。”

Root撅起嘴唇。

“Shaw要是知道了,肯定要揍我的屁股。”


“我可以提供给你合适的垫子。”

Harold Finch十分正经地说道。


TBC

作者:夭寿啦,黑帮老大的情人决定要劝老大从良啦。她们还要买大别墅,养狗,开始虐狗啦~

 
 

Demon(二十五)

大学是个充满巧合的地方。

Root加入了Harold所在的小组,研究一些人工智能方面的议题;她没有住宿舍,而是选择了居住在个人隐私保护较好的高级公寓,Harold就恰好住在她的对面;最最有趣的是,Shaw发来的邮件,经过Root调查之后,这位“鸟”先生,毫无疑问地指向了Harold Finch。


Root原先还以为大学会和高中一样无聊呢。

她最后选择瞒下了他的信息,给了Shaw部分调查结果,隐瞒了Harold和她认识的事实;然后借助便利接近,监视他。

就像是Harold可能对她做的一样。


Harold是个挺好的人,在他身上有很多品质,坚持,善良,温和,聪慧。最重要的是,他还很有招女孩子喜欢的魅力。

Root喜欢他轻拍自己的肩膀,然后指出她代码上可以改善的地方。


在她和Shaw打电话说起这一点时,Shaw似乎隔空翻了个白眼,并且毫不留情地把Root这样的表现归于“恋父情结”。

Root在电话亭里头笑,手上玩着硬币,时间快到的时候继续投币。


她不得不保持和Shaw联系的谨慎,准备了数个一次性电话,如果要时间久一点,就随机找公共电话亭。

Root从中找到了几分偷情的乐趣。


Harold的生活很是规律,工作日在小组研究项目,非工作日则在咖啡厅打工,他不缺钱,因此这份打工的工作就显得相当奇怪。

Root本以为这和他的“鸟”先生的身份有关,但在观察了几次后,她发现Harold确确实实是在做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于是她打算在午餐时直接问Harold。

研究组的午餐通常是外卖,只有日本籍的Daizo会带便当过来,但Root不太喜欢吃生冷的东西,所以她拒绝了分享他的食物。Harold通常会给自己泡一杯煎绿茶,Root平常喝果汁或者咖啡,最近喜欢上了奶茶。Harold对Root这一行为不太赞同,并且非常委婉地,用手机发了一份关于奶茶热量值的邮件给她。


“我的运动量很大,不多喝一点,很容易撑不住。”

Root替自己辩解。这并不是撒谎,身为明星的压力就在这里,她最近都被健身教练勒令吃肉了。

“说回到你,Harry,为什么你要在那家咖啡厅打工?”


“我是在体验生活,Root。”

Harold说道,并不意外或者感到冒犯,Root对他表现出来的好奇心和兴趣十分明显,以至于他已经把这当作了Root本身的一种特质。

“另外,咖啡厅的薪水也不错。”


“我不理解。”

Root耸了耸肩,放下了奶茶,开始给自己的嘴里塞一堆草。她皱着眉,这个沙拉的味道真的是太垃圾了。


“服务员是一份很好的工作,很有规律。在他们之间,我会有一种同样是普通人的感受。”

Harold Finch尽可能地解释自己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我们是一群怪胎。”

Root挑了挑眉,她选择的言语有一点儿攻击性,招来了Harold有些歉疚的一瞥。Root顿了顿,把气氛调节得更加轻松一些。

“平均智商超过140的那种怪胎。”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Harold引用了一句蜘蛛侠的名言。


“能力越大,乐趣越大。”

Root偏偏要和他对着干。

“和普通人在一起有什么好玩的,在你眼里,他们和一群猴子也没太大区别。”


“我们是一样的,Root,都是人。”

Harold Finch不悦地道,他稍稍板起脸,但那比起Shaw的冷面要好得多了,所以Root根本不怕他。

“当你攻击普通人的时候,他们会感到疼痛,当你被攻击的时候,你也会感到疼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智力或者任何能力的优越感只不过是一种标签,一场幻梦而已。在更大的东西面前,我们都是蝼蚁。”


“你是说共情能力。别那么看我,Harry,我不是什么没有同情心的怪物。”

Root露出一个受伤的表情。


“我无意让你难过......”

Harold Finch连忙道,然后他眼睁睁看着Root迅速地收起了受伤的表情。这下他真的有点恼了,微微别过身子,不去看Root。


“你看,Harry,人类的情感是可以操控的。”

Root转到Harold面前,她撅起嘴。


“......我不是很想继续和你说下去,Root。”

Harold Finch吐出这么一句话。


“你太好了,Harold。”

Root笑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给Harold一点空间。

“但事实是,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尊重。”


Harold Finch张了张口,但是没有辩解,他还记得他这会儿不想和Root说话。


“你感受过来自其他人纯粹的恶意吗,Harry?”

Root继续道,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刀片,夹在两指之间。


Harold Finch受惊一样地后退了一步。


“如果有人,为了金钱,或者权力,或者感情,或者乐趣,用这给你划一道口子。”

Root歪了歪头。

“你认为这个人,值得尊重吗?”


“这不代表所有人。”

Harold Finch深吸了口气。


“我不认为这世界上有纯粹的好人,因此,没有人的生命值得尊重。”

Root收起了刀片。

“圣经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他’。”


“于是没有人拿起石头,因为所有人都有罪。”

Harold知道Root的意思,但他不赞同她的观点。

“即使是你自己的生命,也是一样吗?”


“即使是我的。”

Root用一种笃定的态度说道。


“那么,即使是Shaw的吗?”

Harold Finch的嘴唇抿紧,终于露出了一点儿尾巴。


“......”

Root的胸口一阵紧缩,她撑起一个邪恶的笑容。

“她不会在意的。”


“那么你呢?”

Harold Finch就像是在看落入网中的雀鸟。

Root比任何一刻都要憎恨他的眼神。


“你是否知道,你到底在帮助她做些什么?而这些事情,最终会给她带来怎样惨烈的结局?”

Harold Finch逼近了一步,又问了一遍。

“你真的知道吗?”


“你是什么?某种义警吗?”

Root没有后退,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嘲讽。


“有关的第三方罢了。”

Harold Finch推了推眼镜,他把奶茶递给Root。

“需要喝一点吗?”


Root接过了那杯奶茶。


TBC



 
 

Demon(二十四)

Root是搭夜班飞机离开的,她得参加新生的一些活动,以及那个叫Harold的男孩子约了她再次见面。从Shaw的角度来说,她不理解Root花费好几个小时在路上,从MIT跑到纽约城,到底有什么意义。

但她确实睡了个好觉。


Sameen Shaw在第二天醒过来,一手撑着床,一手划开手机,检阅消息。未读消息有五条,四条都是来自Root,多半又是些稀奇古怪的内容,Shaw就先点进了Reese发的那条。


“别忘了开会,Boss。”


Shaw向后靠,脑袋撞上床板,而那和昨天晚上撞的相比,完全是两种感受。

她越来越觉得她这个黑帮老大当的和公司总裁一样,说真的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管黑帮的破事儿,不管是谁又不守规矩贩毒了,谁又赖账不还了,还是谁又勾结警察打算来个窝里反了。


好吧,别的部分无所谓,如果她能开枪处决几个家伙,那Shaw大概还是很乐意的。

然后Shaw点开了Root的消息。


第一张是图片,Root偷拍的Shaw的熟睡的样子。

Shaw果断把它删掉了。


第二条是文字消息,很好认,莫斯电码,意思是“我差点走不动了”。

Shaw盯了它几秒钟,把它存了下来。


第三条是一串无意义的字符,直到Shaw把它倒过来,才发现是一只狗的图案。

Shaw翻了个白眼。


第四条显然是Root落地后发的,是一条网址,当Shaw点开,就跳转到了Root的ins主页,那儿发了一张Root本人的自拍照,配字是“期待我的大学生活”。

Shaw嗤笑一声,想这回Root会隔多久时间跑回来。


这很有趣,几乎就像是丢回旋镖的游戏。

Shaw知道Root会回来,只是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或者什么时候。某种意义上来说,Root一直在给她惊喜,这是她的一项优点。


然后Shaw起床,准备去开会,这一切是很顺遂的,毕竟她接管这个帮派也有多年了。Shaw适应这个环境,适应Reese替她开车门,Anthony一边开车一边告诉她最新的进展。

Shaw顺口问了几句Root工作室的情况,听到收益的数字之后,差点想再多培养几个艺人出来。


该死的,娱乐产业比卖白粉还赚钱。


“或许我们该把Root叫回来。”

John Reese说道。

“暴露在公众视线下,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她玩得正高兴,别打扰她。”

Shaw滑动Ipad,记忆这场会议的重点,以及几张新面孔。

新人总是最麻烦的,说不定就有警方的卧底。


“这位‘鸟先生’,是个什么东西?”

Shaw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匿名头像,她点开,发现这是最近和帮派开始往来的一位神秘人物。做生意得谨慎,所以通常Cole会接手,把对方的身份调查清楚,像这种连照片都没有的,十分罕见。


“大人物。”

John Reese低着嗓子说道。


“停止扮演蝙蝠侠,你根本就没有他帅。”

Sameen Shaw吐槽了一句。


“噢,我以为我是在配合你,猫女小姐。”

John Reese露出一个龙猫笑。


“......所以,大人物?”

Sameen Shaw这回注意先把自己的音量调到正常了。她责怪Root,这完全就是Root的错。


“非常有钱,是个大主顾,购买了好几批枪械,而且对自己的隐私很看重。Cole认为他请专家消除过自己的痕迹。”

John Reese说道。

“大概是那种内敛的类型,有怪癖的富翁那样。”


“和警方有联系?”

Shaw总有点不太好的感觉,对这个黑影。

直觉救过她很多次的命。


“目前没能发现联系。或者你可以让Root帮个忙?Cole现在都开始问我要Root的签名了,所以我猜她真的很有能耐。”

John Reese建议道。


“可以。”

Shaw拿起手机,给Root打电话。


“想我了?”

Root活泼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背景音有些嘈杂,可能是在公共场合。


“是啊。”

John Reese咳嗽了一声,语气戏谑。


“噢,我就知道你总对我心软,Reese叔叔。”

Root惊讶了一瞬间,紧接着就用上了那种腻死人的口气。


于是John Reese被噎住了,回道。

“你Shaw阿姨有事找你。”


这可太过分了。

Shaw摇了摇头,伸出食指点了点Reese,意思是适可而止。

John Reese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亲爱的,你打算怎么用我呀?”

Root笑得很欢。


“有个家伙要你查一下。”

Shaw冷静地说道,照例无视了Root的双关语。

“资料我稍后给你发邮件。”


“没问题,宝贝,十万刀?”

Root吻了一下电话,对向她走来的Harold Finch做了个“我女朋友的电话”的口型。后者腼腆地笑了笑,然后自发地站住了,没有上前。

他手里拿着份社团的宣传册,朝Root挥了挥,显然是来拉人入伙的。


“......什么?”

Sameen Shaw眨了眨眼。


“已经给你打了半折,这年头消息可是很值钱的,甜心。”

Root理直气壮。


“......行。”

Shaw捏了捏鼻梁,然后挂断了电话。

John Reese露出好笑的表情,就连Anthony也微微翘起了嘴角。


这个小恶魔,嘴巴再甜,几句话换了几个昵称,还是手黑心更黑。


“小孩子,哈?总之问你要这要那的。”

John Reese挡了下嘴,给他的上司留了点面子。


“工作归工作。”

Shaw翻了个白眼。

“这叫做专业。”


“是,女士。”

John Reese已经不忍心再多说什么了。


“对了,你把Root的签名给Cole了?”

Shaw问道。


“还没。”

John Reese耸耸肩。

“Zoe说在ebay上能卖几十刀呢。”


“很好,别给他。”

Sameen Shaw扯了扯嘴角。

“顺便从他工资里扣十万刀。”


TBC

 
 

预知梦

发布了长文章:预知梦

点击查看

 
 

Demon(二十三)

Root翻窗而进的时候,恰好看见Shaw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有洁白的浴巾裹着她的黑发,有水珠从她的脖颈落到锁骨。如果这些还不够,那么,Shaw最喜欢的黑色背心下摆自然地上卷,露出她的腹肌和漂亮的胯骨,以及往下,三角短裤包着的臀,笔直的双腿......

坦白地说,Root差一点就没扶稳窗台,掉下去了。


“你特地为我打扮的吗,亲爱的?”

Root关上窗,靠着玻璃,一边偷笑一边咬着嘴唇。


Shaw对此的反应是把毛巾整团砸她脸上,然后无视她,自己随意跨坐在沙发上,打开体育频道,还有威士忌的瓶盖。


“噢,那么,女士,请允许我......”

Root摊开有些湿润的毛巾,走到Shaw身后,仔仔细细地给她擦干。Root是头一次做这种活计,她模仿着发型师对她会做的那样,但更小心,也更温和,像是在给一只小动物安抚——某种程度上来说,Shaw确实更像野兽,而且她也确实很容易受到刺激而一口气跑得远远的。


她们共同沉默了一会儿,只有电视里的声音在嗡嗡作响。

Root擦完了,她把毛巾折叠好放在一边。


“我以为今天是你入学的第一天?”

Sameen Shaw懒懒地问,Root的手指现在开始给她按摩肩膀了,这可真有趣。来自恶魔的讨好是Shaw所不熟悉的,但这不妨碍她享受,或者,同时兴师问罪。


“确实如此,我还认识了个新朋友,Harold,他是个不错的家伙,你会喜欢他的。他大概是我到现在为止,认识的最聪明的家伙了。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Root松了手,翻过沙发,非常老练地脱掉沾着灰的外套,坐在Shaw旁边,然后递过来一本封面像是上个世纪的口袋书,像在献宝。


“垃圾借口。”

Shaw嗤笑了一声,微妙地放下了Root会在MIT呆够四年才跑回来的想法(之前在法国,这个家伙就是这么做的)。她从Root手里接过书,那是《理智与情感》,她早在高中就读过了,没什么新鲜的。


Root一点儿也不为她的言语恼怒,反而好整以暇地拿手托着脸,做口型让Shaw翻开看看。


Shaw翻开了。

里面是一枚钻石戒指。


说真的Shaw被吓到了,但很快她发现这枚戒指显然是偷来的,尺寸比她的要大上一圈,戒圈内侧还刻着什么“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的惯常话。

Root已经笑开了,她一面摇头,一面说着“噢,你真的以为我这么快就会向你求婚吗?”这样的话。


Shaw现在是愤怒了。


“但我确实想你了。”

Root在此时又恰如其分地蹭过来,她的棕发还染着点儿奇怪的味道,或者那就是MIT的味道吧,毕竟听上去就是个怪咖的集结地。Shaw不快地咕哝着,在给Root一拳还是一个吻之间,最终选择了后者。


Root就这么被她压在沙发上,这只恶魔的小爪子扣着Shaw的背,挑逗般地用爪子尖勾着她的腰。Root亲吻起来当然是很棒的,这不在于她嘴上高价的唇膏香气,或者是刚吃过黑森林巧克力蛋糕,而在于她对Shaw的热情和渴望。


Shaw已经知道她在为自己融化了,而这很好。


“我讨厌学校。”

Root咬着Shaw的耳朵,她这完全就是在任性了。Shaw对此翻了个白眼,挑起那枚戒指,拿钻石冰冷的光面蹭过Root的胸口。

Root立刻就颤抖了,脸颊泛起一丁点儿红色。


“学校对你有好处。”

Shaw这么说道,然后低头吻了一下钻石碰过的地方,把那儿变得火热一点儿。


“你对我才有好处。”

Root这么说,接着一边发出颤音,一边说着她偷窃的过程。她的身体一直都在颤抖,因为兴奋,因为刺激,Shaw其实觉得她挺烦的,但是Root到后来声音就变了调,夹着点哭腔,那倒是十分可以忍受的。


Shaw的头发这回是彻底干了。

Root名正言顺地躺在她怀里,还嫌不够,勾着Shaw的脖颈一下又一下地吻她。


“你要是真的想呆在这里,也一定有你的办法。”

Shaw不经思考地说,她摸着Root的背,指尖沿着脊柱线往下,抽取着Root的力气,直到那只恶魔停下那种黏糊糊的吻,乖乖地落回她怀里,眼睛里泛上迷乱的水光。


“你是在建议我留下来吗,甜心?”

Root笑起来,她看上去十分意动,脸上是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情。是的,Shaw在这里的时候,她确实什么都不在乎。


Sameen Shaw的心脏就好像被Root拽出来,狠狠地捏了一下。

她意识到自己之前失言了。


“不。”

Shaw说道,Root不满地开始咬她,噢,也可能是满意地咬,谁知道呢?

“我希望你有自己的人生。”


“要是帮派的其他人听到这句话,你的麻烦就大了。”

Root很快又变得支离破碎了,她开始吻Shaw的眼睛,还有鼻梁,还有嘴唇。

“我的‘审判官’阁下......”


Root的手指落在Shaw的胸口,敲击着,像是最精锐的勇士在攻击最坚固的城墙。


“你有一颗炽热的心,Sameen......”

Root单手搂着Shaw的脖颈,嘴唇贴着她的肌肤,下流地吐息着。

“太热了,你要把我融化到天堂去了,宝贝。”


她是在说Shaw是个好人吗?

Shaw有些不快。


“像这样?”

Shaw更深地进攻了,Root忍不住地惊叫起来,她显然意识到这是带有惩罚性质的,于是愈加兴奋起来。


“乖乖上学,乖乖工作,然后呢?”

Root显然是在挑衅Shaw了,用她扬起的眉毛,和晃动的臀。

“或许,吃点煮烂的菜,遵从一夫一妻制?”


“我可没说到那份上。”

Shaw摇了摇头,但她的脑里确实闪过了Root穿着蠢兮兮的碎花裙的样子。

上帝,那可真是太可怕了。


“这些是你想要的吗?”

Root吻着Shaw的唇,指尖描绘她的下颔。

“你想要我成为你的继承人,所以让我学会洗钱,学会看账;还是想要我成为一个身份干净的漂亮宝贝,所以给我拍电影,把我放在公众的视野之中?”


Sameen Shaw被她问住了。


“没关系。”

Root开始低语,她吃吃地笑起来,露出洞悉人心的恶魔本相。

“我都可以。”


Sameen Shaw看着Root骑到她身上,低下头来,十指紧紧扣进她的。


“只要你想。”


TBC

 
 
1
© Noramyw/Powered by LOFTER